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0)

你可以在西方看到這些後果。西方超負荷地使用了一個中心——理性的中心,而現在,非理性起來報復了。報復來了,它使整個秩序陷於混亂——無政府的、沒有約束的、反叛的、不合邏輯的東西正在迸發。它可能出現在音樂、繪畫或者任何方面。非理性正在報復,現有的秩序正在被非理性所替代。

理性並不是全部。如果它被奉為全部,整個文化就會緊張起來,適用於個體的法則同樣適用於整個文化、整個社會。這些法則必須被了解。而這個了解會在你里面引起一個變化:這個了解將成為一個變革(transformation)。

身體變得緊張,是因為你不在身體里;頭腦變得緊張,是因為你加給它的負荷過重。但是你的靈性的存在(spiritual being)從不緊張。我把你分成身體、心腦和靈性,只是作為一種方法。你並沒有被分割,實際上,這些分界並不存在;但是為了幫助你明白一些事情,這樣分一分是有用的。

靈性的領域是從不緊張的,但是你不與它接觸。一個連自己的身體也不接觸的人,不可能接觸靈性,因為靈性是一個更深的領域。如果你連外面的邊界都不接觸,你就無法接觸到里面的中心。

第三個領域即靈性的領域是放鬆的,甚至在此時此刻它也是放鬆的。事實上,更確切的說法是:靈性的領域就是放鬆的領域。那里沒有緊張,因為在第三領域里不可能存在導致緊張的原因。沒有第二領域,你就無法存在。你可以忘了它,但你不可能沒有它,因為你就是它;它就是你的存在,它是純凈的存在。

你不覺知到你的靈性,因為你的身體和頭腦中有著那麽多的緊張。如果你在生理和心理兩方面都不緊張,你會自然而然地了解到靈性的喜樂和靈性的放鬆。它會降臨於你,它一直在等待你。但是你的注意力全部被身體和心理的東西吸引住,以至於沒有餘力去注意靈性了。只有在身體和頭腦都不緊張的情況下,你才能去探究靈性,你才能知道靈性的極樂。靈性是從不緊張的,它不可能緊張。不存在靈性的緊張,只有身體的緊張,心理的緊張。

身體的緊張是那些以宗教的名義鼓吹反對身體的態度的人制造的。在西方,基督教特別敵視身體。在你和你的身體之間被制造出了一條鴻溝,一個虛假分裂,這樣,你的整個態度變成了緊張的制造者。你無法放鬆地吃,你無法放鬆地睡,每一個身體的動作都成了一種緊張。身體是敵人,但沒有它你就無法生存。你必須繼續有它,你必須與敵人一起生活,所以,緊張始終不斷,你從來不能放鬆。

身體不是你的敵人,也絲毫沒有對你不友善,甚至也沒有對你漠不關心。有你的身體存在本身就是喜樂。而一旦你把它當作一個禮物,一個神聖的禮物來接受,你就會回歸到身體中來。你會愛它、你會感覺到它——對身體的那個感覺的方式是微妙的。

假如你沒有感覺過你自己的身體,你就無法感覺另一個人的身體。假如你不愛你自己的身體,你就無法愛另一個人的身體。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不關心自己的身體,你也就無法關心別人的身體,也沒有人在關心!你可以說你關心,但是我敢說沒有人在關心。即使你貌似在關心,其實你也並不在關心。你的關心只是出於其他原因——為了別人的看法,為了別人眼色。你從來不為自己而關心身體。你不愛自己的身體。如果你不愛它,你就無法在它里面。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