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成長年代的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17年榮景

內容工作者新提案

你還記得這個故事吧,夫妻騎驢?

兩公婆趕路,牽著一頭驢。路人見之大笑:蠢公婆啊蠢公婆,有驢不會騎,走路累不累?

兩公婆於是騎上了驢子,路人這下不笑了,開始罵人:殘忍啊你們殘忍,你們有人性沒有,兩人騎一驢,不是虐待動物是什麼?

老公聞聲,趕快下來,讓老婆騎在驢子上,自己拉繩子。

有的路人開始批評做老婆的:你這女人真不要的;人家的老婆都疼老公,你卻貪自己舒服,讓老公走路?妳怎麼那麼不懂道德倫理?

做老婆的趕緊下來讓老公騎驢子,自己拉繩子。

又有些人馬上盯上做老公的:你這還算男人嗎?人家的老公都疼老婆,你卻貪自己舒服,讓老婆走路?你信不信女權分子揍你?

老公也只好下來,兩人牽著驢子走,路人又大笑:蠢公婆啊蠢公婆,有驢不會騎,走路累不累?

兩公婆最後怎麼了?說故事的人沒交代,我想很可能是發瘋了。

(Feature Photo: Caught Out by Owen G,www.facebook.com/pages/Owengfoto/573569785997485

在生活艱苦的年歲,很多人都會問:我們怎麼會落得這般田地?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想不發瘋,唯有把自己的主權拿回來;像一個卓越的拳擊手,站在那裡就從那裡使力、出招,想法設法主動把生活提升。

有的朋友可能會說,自己的生活當然是自己過,也不是不想使力、出招;不是沒有想法設法,只是弄不清楚,自身的力道在那裡,良方善法在那裡。

事實是,我們並不無助。

誠如“蛻轉2.1”網友說的:

“2014 年,全球經濟的步伐繼續放慢?失業、裁員、減薪、通貨膨脹............的負面影響繼續衝擊我們?苦生活中,我們是否還有機會?我們每日上網遊 走在社群媒體,進出無數內容,可曾看見新的空間?可曾看見自己和周遭人群、事物的關聯,並將之轉化成新的可能,以減低甚至超越逼人的負面影響,好好過生 活?

“生活周遭的資源和記憶感情太豐富了, 網路內容工作者為何不深入去了解? 不去呈獻出來?” (見: http://iconada.tv/video/arcasamani001

借助網路工藝,我們提升生活可能的力道、善方之一,就在於“內容營銷”。

延續閱讀 》》》

當品牌變成好故事
微電影研究
說故事的力量
Host Studio's Photos
《說好的俳句》
《卡萊爾的書包》

《文創技能系列 1 》:布秧谷密碼
《文創技能系列 2 》:一切生意都是演出事業
《文創技能系列 3 》:雙子塔:兩條玉蜀黍而已?
《文創技能系列 4 》:跟著達文西密碼走
《文創技能系列 14》:你看見李英愛嗎?
《文創技能系列 26》: 守候大王花
《文創技能系列 27》: 到泗里街看螞蟻
《文創技能系列 28》: 開椰子的藝術
《文創技能系列 30》:山魔、樹妖與女鬼
《文創技能系列 33》: 捧金碗討飯
《文創技能系列 32》: 感受、體悟與表達
《文創技能系列 34》: 婆羅洲最偏遠的部落
《文創技能系列 59》: 文化遺產或口腹活動?
《文創技能系列 56》: 我的一九九七

Views: 415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ugust 6, 2017 at 1:13pm

張一靜·學中文 提升個人競爭力

學中文 提升個人競爭力 全球興起一股中文熱,據估計到二零一零年,將有一億人以中文作為外語來學習。中文教師在美國社會越來越搶手,甚而提升了華裔保姆的身價。中文何以有如此的魅力? 《新紀元周刊》第四十五期封面故事探討了此問題。科學研究發現,學習中文有益大腦的開發,提高個人的智商,並強化學習能力。在這方面的效果上,正體字又優於簡體字。法國媒體曾報導學習中文的十大理由,鼓勵法國人學說中文。德國語言學家洪堡特稱中國字為「思想的文字」,漢字的種種型構中,含有哲學工夫(Philosophische Arbeit)在其中。 「二十年內,中文將成為非常重要的語文。」這是因為國際社會窺覬十四億華人潛力雄厚的市場;面臨全球化諸多難題,回頭尋求中國古老文化中的智慧。該期封面故事共七篇文章,轉載如下:

研究證明,兒童學習中文有助提高智商與能力。圖為美國馬里蘭州Potomac一所中文學校裏,兒童正在學中文。(法新社)


科學研究發現,學習中文有益大腦的開發,提高個人的智商,並強化學習能力,在這方面的效果上,正體字又優於簡體字。

有人深信,未來的二十年內,中文將成為非常重要的語文,面對可能到來的世局巨變,你準備好了嗎?

小名喚作「阿華」的華裔兒童麥克,從小就生長在美國,由於父親是移民自台灣的大學教授,所以他只會說英語及台語,一句普通話也不會說。當他的年齡滿六歲時,就與一般的同齡小孩一樣,開始上美國的小學。

第一年第一個學期結束之後,他的成績非常差,家人失望的認為這個小孩必須要重讀,於是先讓他休學。他的父親剛好受邀到台灣的一所大學講學三個月,便把麥克帶回台灣。

在這春暖花開的三個月時光當中,麥克並沒有荒廢光陰,家人安排他到台北市的金華國小一年級上課。只會說英語及台語的他對此非常感興趣,台北兒童的書包是出了名的沉重,但麥克卻不以為苦,反而每天開心的揹著書包上學去。

與「蟹行」文字般的英文不同的是,中文是四平八穩的方塊字,因此打開兒童的寫字本,都是一格一格的練習格,兒童們就在格子裏面,用鉛筆一筆一劃的把一個中國字填滿。

別的兒童是用寫的,但麥克卻是用「畫」的,往往超出二格或四格才能「塞」好一個中國字。儘管寫中國字比其他兒童吃力,但他卻寫得很開心。

三個月的假期結束之後,麥克不僅已經具備最起碼的中文能力,智慧還因此而開竅。回到美國之後,原本要重讀小學一年級,但學校老師發現他的學習能力已突飛猛進,驚訝的直呼:「他的程度直接唸二年級沒有問題。」

家人對於麥克僅學了三個月的中文,就產生了如此巨大的轉變,也嘖嘖稱奇不已!麥克的學習成績自此揮別谷底,二十多年之後,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名小兒科醫師了。


學習中文 有益開發智能


學習中文,竟然有益於大腦的開發?這並非是麥克個人的特殊案例,世界上許多兒童學了中文之後,都有相同的結果,這一點早已不斷有科學研究予以證明。

一九八二年五月,心理學家查德林博士在全球最著名的科學雜誌《自然》,發表一篇在世界引起轟動的文章。查德林對英、美、法、西德、日本五國兒童智商進行了測查,發現歐美四國的兒童智商平均為一百,而日本兒童平均智商為一百一十一,原因是日本兒童學習了漢字。


文字建構的過程,是一場龐大的思維活動,精神貫注於其間。圖為日本神奈川縣,兩名法國人正在學寫書法。(法新社)

新加坡在今年一月的研究結果也證明,兒童學習中文有助提高智商與能力。學習漢字的六歲至十二歲新加坡孩童智商比英國、德國和澳洲的孩童為高,可能與他們學習有象形特性的漢字有關。

根據《健康網》報導,這項研究調查了七千多名年齡介於六至十二歲的孩童,使用國際認可的智商指數,衡量孩子的智商水平,結果發現,新加坡孩童在智商方面的表現,要比英國、德國和澳洲等西方國家的孩子突出。

主持這項研究的曾博士認為,這個情況,可能顯示了學習漢字,在提高智商方面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調查結果同時亦顯示,積極參與課外活動的孩童,智商也會比其他孩童來得高。

為力證學習漢字與較高智商的關係,曾博士將新加坡孩童,與同樣也要學習漢字的香港或韓國孩童相比較,結果發現三地孩童的智商不相上下。曾博士表示,這也證明了漢字的象形特色,有助於提高幼兒的智商和加強學習能力。

無獨有偶,法國《費加羅報》去年曾經發表一篇文章〈學習中文的十大理由〉,說明學習中文的好處,藉此鼓勵法國人學說中文。

這十大理由包括:有利於做生意、增加一項工作技能、學習中文以口語為主、方便在中國經商或旅遊、學中文並非很難、便於瞭解中華文化等等。

其中有一項理由就是「學習中文有助於鍛練神經細胞」,該篇文章說,中文的字可以表意,環環相扣,猶如一幅拼圖。學會瞭解各個部位的意思,往往比玩日本數獨遊戲更活動腦筋,也更有意思。

一位法國教師,也發現了這個神奇的奧秘,於是開始讓法國兒童學習中文,這位老師說:「教法國孩子學習漢語文字,主要目的不在於掌握另一種語文工具,而是通過學習漢字來開發法國孩子的智慧。」


科學雜誌《自然》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指出,日本兒童的智商高於歐美兒童,原因是日本兒童學習了漢字。圖為二零零六年新年期間,日本東京舉辦書法比賽。(法新社)


專家:中文的思想性極高


中國字何以有利於大腦的開發?台灣佛光大學創校校長龔鵬程的〈華文的特色與價值〉一文,文中引述德國語言學家洪堡特(Wilhelm Freiherr Von Humboldt)的研究,有更深入的說明。

洪堡特認為,印歐民族的文字,僅是語言的機械地表達,不須耗費什麼「精神」。可是中國字不然,每一個字的字形、字義及其與聲音的結合,都得花腦筋,以「精神直接面對概念」,直接運用思維以構造之。因此,整個文字建構的過程,即是一場龐大的思維活動,精神貫注於其間。

洪堡特便將中國字稱為「思想的文字」,他說:「漢字的種種型構中,本即顯示了哲學工夫(Philosophische Arbeit)在其中。」

龔鵬程根據這一點分析出:「漢字非但不是語言的符號,比語言次一級,不能表意;它本身直接關注意義,更令它成為一套思想的文字,思想性極高。」

除了中文可以提高個人的智商或競爭力之外,全球興起一股學習中文的熱潮,也是中國崛起之故。為了「贏在起跑點上」,許多歐美家長便讓子女從小學習中文,不少美國中小學也已經開辦中文課。

據台灣《聯合報》報導,早年來美的移民為了維護傳統,經常教子女學習祖國的語文。但現在送幼兒學習外國語文的父母,本身與子女所學語文的國家完全沒有關係。

例如,新澤西州矮丘市現年三十歲的巴西裔牙醫卡洛妲‧畢勤,每年花一萬二千元美金,送四歲和一歲的兒子到新州李文斯頓市,一所教堂內的新芽中英雙語幼稚園學中文。

有人問她,為什麼讓孩子到中文學校上課學中文?畢勤的理由很簡單:「別人認為這樣做很笨,但我相信,二十年內,中文將成為非常重要的語文。」


全球中文熱 華裔保姆身價水漲船高


今年八月中旬,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在〈漢語教學:日益成長的行業〉一文中表示,世界各地學漢語的隊伍正日益壯大,北京在世界各地正大力投資興建漢語語言和文化中心。最近兩名美國參議員甚至提議,在五年內為中文教學項目投入十三億美元的教學經費。

從庫倫到芝加哥,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似乎人人都在學中文。它的理由很簡單,中國正在崛起,人人都想接近中國分一杯羹。外國人如果會說中文,不僅能和中國新貴交流,還可以促進雙邊貿易關係賺錢。

《新聞週刊》表示,據估計到二零一零年,將有一億人把漢語當作外語來學習。今年初美國教育部宣佈,希望在二零一零年前讓百分之五的國小、中學和大學生學中文。


許多歐美家長讓子女從小就學習中文,不少美國中小學也已開辦中文課。圖為美國馬里蘭州Potomac一所中文學校裏的老師正在教兒童寫中文。(法新社)


也正因為中文在未來的世界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中文教師在美國社會越來越搶手,甚至因此提升了華裔保姆的身價,一年的年薪甚至可達十萬美元。

美國《星島日報》就曾經報導,紐約兩個家庭爭相聘用一名華裔保姆,將她的年薪提升到了七萬美元之高。目前,能流利使用中英雙語,受過高等教育的華裔保姆在紐約大受歡迎,加之「中文熱」更使華裔保姆成為市場新寵。

報導中說,史密斯(Ruth Smith)從女兒四歲開始,就送她到雙語學校學習中文。她說,「掌握了中文,如同擁有了一項祕密武器」;而語言學家建議掌握這項祕密武器的最佳時機,則是從娃娃開始。

不少條件優越的紐約家庭甚至等不及孩子到上學年齡才開始學中文,讓他們從嬰兒期就沉浸到中文環境之中。他們爭相聘請華裔保姆或管家,更加重視他們在職業以外的中文才能。這樣有利於在家中為孩子建築語言氛圍,幫助他們從小更好地學習中文這門第二語言。

報導中還舉派位利(Pavillion Agency)公司為例,這家公司成立於一九六二年,宗旨是為紐約的高收入家庭,提供個人化的專業保姆經紀服務。

執行總裁格林豪斯(Clifford Greenhouse)表示,華裔保姆大約從二零零零年開始走紅,取代歐洲保姆,成為紐約保姆界最受追逐的寵兒。公司這兩年來,每年大約接到五十位顧客聘請華裔保姆的要求,但公司每年僅能滿足10%的顧客需求。

格林豪斯說,華裔保姆不僅需要具備專業兒童看護方面的相關知識,並且要擁有合法在美居住身份,能流利使用中英雙語,普通話純正,最好是來自北京或上海等大城市,諸多條件使得華裔保姆難以尋找。

他說,能滿足所有要求,並有僱主推薦的華裔保姆可以輕鬆獲得十萬元美金的年薪,比起普通保姆二萬元的年薪,多出八萬元;甚至與一般大學畢業生四到五萬的起薪相比,也可算是天文數字了。(新紀元周刊 2008-08-03)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ugust 6, 2017 at 11:55am

全球3000萬老外強學中文
一百萬名師資需求;我們有競爭力嗎?


(《今周刊》465期 2005/11/17 )


中國的崛起,華人力量的增升,中文已被宣告是21世紀的強勢語言。

學中文的人愈來愈多,激盪出一波全球性的大學習潮,

以中文為第一語言的台灣人,你的競爭力有多少?

 

徐仁全、楊翊真、李喬琚、劉名揚、林宏文

「是『生字』,不是『繩子』;『我要吃水餃』,不是『我要吃睡覺』。」TVBS駐舊金山特派員江瀛以當電視台主播的標準,正逐字逐句糾正著學中文的老公威廉(Don Williams)的發音。

威廉是矽谷有名的威爾遜(Wilson Sonsini Goodrich &Rosati)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客戶包括了惠普、蘋果電腦、華虹半導體等知名企業。雖然太座江瀛的中文說得字正腔圓,威廉耳濡目染之際,也有三分功力,但最近他決定重拾課本認真學發音,為的是明年初將代表公司西進上海,成立國際辦事處。

場景轉換到十一月初的中正機場大廳,準備赴泰國的首批華語老師,正和前來送行的家屬擁抱拍照,這幅離情依依的景象背後,說明了一股興起的全球風潮∣中文熱,正在迅速蔓延發燒。


從東方到西方 強勢語言地位已然確立


鄰近的東南亞各國已注意到中文的發展趨勢,以經濟嗅覺敏銳著稱的日本、韓國,自然不落人後,在政府的全力相挺下,學中文成為了一項全民運動。根據二○○一年日本一項調查,五九%的大學生深感有必要學習中文;而到了○二年,報考日本中國語檢定考試的人數較前一年成長了二○%。

甚至許多日本父母開始盤算讓子女從小接受中文教育。位於東京四谷、以教育華僑子弟為宗旨的東京中華學校,學生結構開始產生變化。在該校任職二十年的楊國政說,大約從五年前開始,前來報名的日本學童便有激增趨勢。楊國政攤開手邊的各班名冊,很明顯可看出日本當地學生在各年級所占比率,幾乎到達五○%至八○%。

亞洲各國因地緣關係,學習中文當然有理可循,連向來保守的英國也關切起中文的重要性。英國巴斯大學口筆譯研究所教授李豔(Valerie Pellatt)便說,中文已成為世界最多人口使用的語言,加上中國正朝世界工廠的經濟體發展,各國都必須與它有貿易往來,學中文勢在必行。

而英國語言學巨擘大衛.葛拉多(David Graddol)在《科學月刊》中也以「英文的未來」一文預測,到二○五○年時,全世界最普遍的前三大語言將是中文、印度話及阿拉伯話。他更強調,亞洲許多老闆的著眼點已越過英文,未來十年必學的新語言就是中文,中文將躍升為全球僅次於英文的第二強勢語言。

目前估計全球有三千萬人口正在學中文。中國的快速興起、經濟市場開放及國家競爭力轉強,帶動中文成為世界強勢語言之一。


覬覦世界工廠 各國擁抱中文逐利中國


海內外各地興起學中文的一波熱潮,正說明著中國勢力的崛起,逼得外國人不得不學中文,以更深入了解以往這張陌生的面孔。

觀察各國對學習中文的態度變化,中國崛起似乎已是國際社會默認的趨勢。以往冷戰期間,東南亞各國擔心境內華人與中國的「共產革命輸出」裡應外合,威脅國家安全,對華文教育往往抱有強烈敵意。但近年來,由於中國市場的重要性與日俱增,這些國家也一改態度,開始熱情擁抱華文。

以往排華最烈的印尼,最近開辦漢語水平考試(HSK);壓制華文教育最力的馬來西亞也於一九九○年代初期解禁,甚至泰國公主詩琳通,更以行動證明中文的重要性,赴北京大學留學。

除了亞洲,歐美各國大專院校,也陸續跟進設立中文相關科系。以德國為例,由於福斯汽車在中國大量投資,引發德國對中國大陸高度興趣,大專院校不但紛紛設立東亞系,甚至將漢學獨立建系,以擴大對中國的研究。中文熱,如野火燎原般開始向四周蔓延。

今年風光掛牌的大陸知名網路搜尋引擎百度(Baidu.com),就是中文熱受惠的最佳代表。百度八月五日首次在那斯達克露臉,以三五三%的漲幅,創下美國股市五年來新掛牌(IPO)股票首日漲幅的新紀錄,驚豔全球。百度在這次招股說明書中,還特別用了插畫表現其在中文世界的霸主地位。

簡單的畫面中,一個大大的英文字母I,斜斜地躺在由三十八個中國字堆成的積木上,底下寫著︰在中文裡,光「我」這個字,就有至少三十八種不同的表達方法,因此「中文搜尋是非常難搞的事」,暗示其在搜尋引擎世界不可取代的地位。也因為中文的加持,市場願意給百度比全球搜尋引擎霸主Google更高的本益比,就算目前股價遭修正,這個三百人的「小公司」市值仍超過二十億美元。


師資供不應求 需求缺口高達九十萬人


從表面看來,這股「全球中文瘋」,雖是建立在逐利中國市場的一項集體行為,但據《今周刊》實際採訪後發現,對外國人來說,賺錢雖是學習中文的誘因,但中國豐厚的「文化資產」∣∣從歷史到文化散發的魅力,同樣是讓中文學習熱升溫擴張的推手。

在此學習語文的新潮流下,對於華語早已琅琅上口的台灣民眾,是否標誌著另一項個人商機時代的來臨?

原本大學攻讀外文系的魏妙純,早就嗅到中文熱的趨勢,於是反向思考不教英文,而是積極培養自己成為一名華語教師,自師大華語研習所畢業後,她曾赴北京師範大學擔任華語師資,現正準備在國內教外國人學中文,未來也不排除到國外教中文。

沒錯!全球中文熱潮中,目前最缺乏的就是華語老師。就以泰國來說,泰國政府把中文列為僅次英文的第二外國語,更規定二○○八年,中文將成為必修課程。當地八十所師範大學仍短缺一百二十名中文師資,接受委託代訓的師大國語中心,卻只培訓了二十二位老師,顯然不夠。而預估全球華語師資需求將高達一百萬人,只是現在華語師資卻不到十萬人,缺口還很大。

再以美國為例,大學部已決定明年起實施中文列入預科課程(AP),高中生可選修中文作為外語,通過考試,即可在大學扣抵學分,預料全美將有近二千五百所高中開設中文課程,至少還需要五千名師資;以往大批美籍老師來台淘金賺錢的場景可能要物換星移了,未來台灣人赴歐美教中文的機會勢必大增。

看到如此龐大的就業市場,國內教育界早就開始培育相關人才。老字號的台灣師範大學十年前就設立華語文教學研究所,二年前更增設博士班,開創國內華語教學最高學位。

後繼跟進的包括高雄師範大學、文藻外語學院、中原大學、銘傳大學等,台東大學及聯合大學更計畫於明年增設華語文學相關系所,只是這些透過正規教育所培育的師資,每年不到五百名,完全不敷市場需求。

因此,不少台灣民間團體開始投入培訓華語師資市場,盼能搶搭這班生財列車,就連有五十年歷史的中華語文研習所,也大幅擠進準備移民的中、英文系所畢業生,甚至上班族,來報名參加華語師資班培訓。

文化大學華語中心主任林滙絹回憶五年前開設華語師資班時,雖宣傳積極,最後卻只有十多位學生前來報名;但如今,不到一周就額滿,盛況與過去有如天壤之別,很多向隅者還要求增班。師大更是誇張,基礎班名額只有四十名,想報名者一早就去排隊,還必須以號碼牌來管制,至少有一半人要再等待三個月。


把握大趨勢 海外創業又添一種可能


當然,頭腦靈活的台灣留學生也開始以中文教學,賺取生活費。在英國攻讀博士學位的台灣留學生Grace,五年前赴英國讀碩士時,曾嘗試以中文與外國人交換語言,但在公布欄張貼許久,卻乏人問津。

五年後她重返英國讀博士,卻在學校公布欄上發現一堆想學中文的老外,經主動聯繫,獲得教中文的機會,每周兩次教授會話,每小時薪資六英鎊(約新台幣三百六十元)。「沒想到可以用母語來賺零用錢,時代真的變了。」Grace說。

在台灣一所私人華語教學中心當老師的小張,有三年中文教學經驗,則是當起邊旅遊、邊教學的「中文趴走族」,達成環遊世界的夢想。

中文熱潮的興起,也指引出海外創業的一條路。目前仍在美國德州一家IC設計公司擔任經理的單聖明,去年創立一所小型中文學校。單聖明從台灣交通大學畢業後,先在科園區擔任研發工程師,雖然獲利與配股都不差,但他為了追求更均衡的工作與家庭生活,毅然帶著太太與三個小孩舉家搬到美國,念完電機研究所後,就留在美國德州。

今年三十八歲的單聖明一直在思考,工程師不見得可以做一輩子,有什麼事業可以讓自己持續投入?結果他發現周遭不少朋友都有興趣學中文,因此辦起中文學校。

他表示目前規模還很小,「但如果事業做大了,說不定未來可以發展為主要事業。」而且,單聖明深信學習中文一定是長期的趨勢,需求會從商務人士普及到一般人,這也是他對自己的新事業,充滿信心的理由。

國內軟體廠商也感受到中文熱的商機。投入中文輸入、中文教學軟體達十年的網際智慧,總經理晁旭光就說,此波中文熱先在華人圈開始發酵,如今全美華僑中文學校,已經大量採用中文教學軟體,他預估後年,中文熱將達到最高峰,一直維持到○八年北京奧運及一○年上海世博會的來臨。

網際智慧已開發出多套教學軟體,不僅漢語拼音及通用拼音並行,就連簡體及繁體字皆能適用,不論是兩岸政府哪邊要推行,網際智慧都能立即符合要求,外界預估網際智慧五年內業績將從現在的五千萬元成長到十億元,當然就是拜中文熱之賜。

不過,投入華語教學十三年之久,現任文化大學華語中心老師的馮元玫說,會中文不代表會教中文;要能教中文,必須得在語法及發音上下苦功學習,不然將是台灣人教華語的罩門。因為外國人要學的是北京腔,台灣國語被認為比較不正統、發音不正確,可能會被排擠。


先天優勢之外 台灣需建立師資認證制度


此外,國內沒有一套國家級的師資認證制度,到國外也會受阻。反觀對岸,有計畫推動華語教學,已有國家級的師資認證制度,還廣納海內外華人前往受訓認證,不少台灣老師已捨台灣而西進中國取得認證,著眼點就是中國證書通行無阻。

一位台商回憶剛至中國經商時,常聽到大陸民眾說「外面很緊張」,他以為又發生暴動了,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不論交通阻塞,或是物價上揚,大陸口語都以「很緊張」來形容。

也因此,為符合將來「制式國際化」的中文標準,台灣民眾可能得在了解大陸社會民情上,下些苦功夫了。


台灣邊陲化 爭奪中文主導權的隱憂


當世界掀起中文熱之際,號稱華人文化重鎮,保留中國傳統文化最深的台灣,在外國人心目中反而處於相對邊陲的地位,卻也是不爭的事實。「台灣講的應該是當地方言吧!」「和香港一樣講廣東話吧!」「學中文當然到中國啊!到台灣?從來沒想過。」這是許多在大陸的外籍學生的共同看法。

換句話說,愈來愈多老外,將台灣與學中文的概念分割,導致近年來學中文的外籍人士,大批移轉到中國。若中國崛起,成為影響世界局勢的重要力量,已是不可逆轉的定局,那麼學習中文的潮流只會有增無減。

其實,台灣不少華語中心及坊間機構早已開始進行兩岸交流了,一家老字號的華語教學中心主任私下說:「如果不教簡體字,無疑是叫外國人走不出台灣海峽,可能到對岸都看不懂中文。」「當然要教簡體字,這是市場機制使然。」

兩岸為了爭中文主導權,各施手段,大陸方面在世界各國開辦百來所的「孔子學院」,推廣漢語教學及中國文化;而台灣教育部門也積極發展華語教學課程,只可惜受限於意識形態,政府還在強調通用拼音及繁體字作為官方版的華語教學方針,也讓一場爭奪中文主導權的戰爭,在天平的兩端呈現不均衡的局面。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ugust 5, 2017 at 9:26pm

天下雜誌·直播後的下個風口:把知識變現金

直播主各憑本事賺錢不夠厲害,中國找到的下一波數位經濟成長動能,是做出真材實料、好消化的知識內容平台,讓你心甘情願花錢聽課。

童書作家、格林文化發行人郝廣才,去年底在中國知識型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創辦人羅振宇做的「得到」app上,上線了他的書《今天》。那是一個圖文加音頻的專欄,每天以不到10分鐘的內容不斷更新,持續1年,訂閱價199元人民幣(約870元台幣),已有超過1萬2000人訂閱。

作家白先勇2014年在台大開設的《紅樓夢》導讀講座,上個月開始在中國知名藝文社群網站「豆瓣」的app上,以付費產品「豆瓣時間」專欄的方式,和所有人講《白先勇細說紅樓夢》,每集不超過半小時,講132回,訂閱價128元人民幣。

豆瓣這個新知識付費服務,還找了台灣作家楊照,開設《古今:楊照史記百講》,100集,訂閱價一樣是128元人民幣。而手機頁面上夾在楊照和白先勇中間的,是詩人北島的《醒來──北島和朋友們的詩歌課》。

文化人之外,台灣藝人也很熱門。

4月,藝人林依晨在中國網路問答社群「知乎」app上的「知乎Live」,以《林依晨:偶像劇女王的轉型之路》為題,實況音頻轉播她如何從偶像劇,演到懸疑犯罪電影。至今有超過2300人收聽,每人付費9.9元人民幣。

用數位賣知識,已經成為大陸從「製造中國」,邁向「數位中國」路上新造的產業大浪。


滿足年輕人的渴望


去年,在天津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中國的千禧一代」(泛指80後、90後)議題引起眾多討論。財經作家吳曉波就指出,這一代是網際網路的一代,願意為知識付費,願意為虛擬產品付費,跟前幾代人有很大差別。知乎創辦人周源也說,「這一代相信只要努力,未來就會更好,是一種面向未來的價值觀,」更關心當下能不能消費,當下能不能得到滿足。

這股新消費浪潮,在「得到」上開設《薛兆豐的北大經濟學課》、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薛兆豐分析,中國經濟過去30多年經歷的所謂「奇蹟」,其實是開放價格管制、土地管制、貿易限制、民企與國企競爭的資格而來,「如果今天還要追求經濟成長,就要靠知識的更新和迭代。」

薛兆豐觀察,中國已出現一種群體,熱衷於關注自己手頭上能做好的事,他們有知識焦慮,每天都希望在思想上有新知、在能力上提升,在生活上有改善,「此外,是移動通訊帶來的便利,整個知識傳播的基礎設施已經完成了。」

他在「得到」上開課,精心錄製每天10分鐘的音頻,「我有兩個最大的體會,一個是過去寫書、賣書,作者對於買書人讀懂了沒,完全無能為力。」因為新科技,他現在可以監測打開率、播完率、成長率,真正了解他提供的知識品質,是否符合讀者需求。


知識電商崛起


「很多人把每天10分鐘的學習方法,稱之為碎片化學習,」薛兆豐告訴《天下》,他認為這種環環相扣的內容、每天不間斷的聽講,比買一本經濟學的書,等到心血來潮時再翻閱,更有系統化學習效果。

一群對知識饑渴的群體,關注自身能力的提升、自我價值的實現,甚至是自有財富的成長,加上付費習慣的形成和付費機制的便利,讓知識電商在中國打開全新的一個戰局。

創立知識技能共享平台「在行」與「分答」的嵇曉華(網名姬十三),過去是公益型科學知識社群「果殼網」創辦人,一個類似台灣泛科學的網站。擁有神經生物學背景,嵇曉華的初衷是想向大眾傳遞科學知識。

「創辦『在行』是滿偶然的,我有一天跑去清華大學,想了解現在的學生是怎麼學習,在清華宿舍住了一個晚上,」嵇曉華發現,很多人更在意和更不確定的是,不知道自己學了以後能幹麼?

「我當時就想,有沒有可能透過一個方式,把有經驗的人和欠缺經驗的人做一個橋梁,因為這兩個群體之間的鴻溝滿大的,」嵇曉華笑說,「誰沒幻想過和20年前的自己對話啊。」

他認為,這一波知識付費,是教育業、出版業、和傳媒業三個領域的整合,「過去教育業對一般人太重了、不好消化;出版業則步調不夠快;傳媒領域好像並不在乎用戶最後的獲得感。而集三者合體的知識付費應用,既像教育,又很輕便、容易傳播,」嵇曉華說。

渴望知識的人+願意付費+行動裝置普及, 「知識電商」在中國打開一場新戰局。

「在行」是透過媒合專家與用戶,以1個小時見面的方式,讓兩者對話。經過不同嘗試,後來推出的「分答」,則是用1分鐘以語音來交付知識和經驗。

70多人的團隊還在不斷嘗試新做法,「不同的時間長度、不同的交流方式,會帶來完全不同的體驗,」嵇曉華指出,他們最近推出的新模式是半個小時的「小講」,「本質上,我們做的是時間電商。」因為現代人的時間太珍貴。

時間的確有限,若動作不快,緊跟在後「大量複製」的競爭者,很快就淹漫過你的頭頂。

創辦知識技能共享平台「在行」與「分答」的「姬十三」嵇曉華指出,這一波知識付費創新服務,是教育業、出版業、傳媒業3個領域的整合,讓虛擬的人腦袋中的價值可以被定價、被交易。 圖片來源:邱劍英

知識付費的創新應用,是中國過去一年來最當紅的話題,但創辦「得到」的羅振宇認為根本還沒到風口。


比創意、比快、比優化


去年5月,嵇曉華團隊推出知識技能共享平台「分答」,「得到」推出《李翔商業內參》課程,喜馬拉雅(過去是免費音頻網站)推出紅牌馬東的音頻《好好說話》,而「知乎」推出實況音頻「知乎Live」。

這4個產品引起中國科技媒體大討論,「大概有四分之一的頭條新聞都跟這領域有關。去年夏天之後,更多產品出現,創業賽道已經形成,背後就是用戶行為:願意付費,」嵇曉華說。

嵇曉華分析,北京是一個創新極為密集的地方,當然也給人很大壓力,每個人在北京的角落都在聊創新,在不同模式、層面不斷探討。「往往一個團隊做出了A,另一個團隊不但複製,還要再加點什麼,創意的迭代非常快。」

他觀察,過去大家覺得新商業模式成型需要一年或更久,但在網路,週期可能是1個月。A團隊做了A,被B複製了、被B創新了,A就還要再變,這一來一回可能是1到2個月,一年之中一個產品可能變3到4次。

可以說,中國網路應用、創新、複製、再創新的速度,超乎想像。

嵇曉華舉「分答」為例,這個產品從創意提出到上線,大概是兩星期,用了10個人。因為是試驗,因此用的是業餘時間,大家下了班討論。上市3天後,發現用戶成長超乎預期,「我就把70幾個人都叫過來這裡,宣布從現在開始,大家把手頭的事都放下,全部投入分答的產品優化。」

39歲的崔恕,是音樂製作人,曾為莫文蔚、譚詠麟寫歌,也寫過《甄嬛傳》主題曲,他是「在行」的行家(達人),「分答」的答主。「每年有學校找我去講座,最後總是很多人提問,但來不及回答,我覺得很可惜。行家都是領域中願意分享經驗的人,希望對其他人有幫助,」崔恕說。

相較於泛直播的「打賞」(用戶可以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寶,直接轉錢給直播主或作者等),其實知識收費不算特別大眾的領域,「講的人要有內容,聽的人要有誠意,」崔恕說。

網路講求數量,但知識付費講求品質,從名人經濟到行業菁英,中國這一波知識付費潮,未來還會有更令人眼花撩亂的新應用出現。(責任編輯:王珉瑄)

每個人都在使用行動裝置,而大量的知識訊息充斥其上,如何提供有價值、個性化的服務?這一波知識電商其實也是時間電商,為用戶節省寶貴的時間。(邱劍英攝,收藏自台灣天下雜誌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ugust 5, 2017 at 9:24pm

天下雜誌·中國數位應用新浪潮

本期封面故事「數位中國」,由《天下》總主筆蕭富元、主筆馬岳琳聯手完成。了解中國本不易,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蕭富元為現在中國情勢下了「一個泡沫、兩隻老虎、三把利劍、四海不平」的判斷。

二○一七年下半年中國將召開十九大,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入第二任期,將面臨的挑戰包括:一個大到不能破的房地產泡沫,一線城市的人們不是在搶房路上,就是在遺憾的心路上,一線城市外卻是嚴重的供大於需。

兩隻老虎是社會改革和社會矛盾,哪隻老虎跑得快,決定中國社會能否安定;三把利劍意指任何一把劍掉下來都會產生劇痛,除了前面提到的房價、社會改革,另一嚴重問題是政府效能。四海不平則是,中國大國崛起,與周邊諸國多有衝突,黃海、東海、南海、台海皆不平靜。四句標語就勾勒了中國現況。

中國在這樣的嚴峻挑戰中,民間創新力量卻不斷捲起浪花,最強勢浪頭是台灣最弱的「數位應用」產業。

一群對知識飢渴的群體,關注自身能力的提升、自我價值的實現,甚至是自有財富的成長,加上付費習慣的形成和付費機制的便利,讓知識電商在中國,打開了全新的戰局。

各種知識頻道的收費產品不斷推陳出新,消費者願意為知識付費,竟然是過去被認為盜版、山寨大國的中國商業新風景,很值得台灣研究與了解。


一七年的台灣風景


回視台灣,一七年政經局勢的挑戰也不遑多讓。台灣房地產價格稍為止漲,但年輕人仍買不起房。年金改革與社會矛盾不斷拉鋸,在改革軍公教的年金給付過程中,依然顛簸前進。最新推出的軌道經濟,是前瞻計劃還是錢坑計劃?有望帶動國車國造的產業升級?本期專文解讀前瞻計劃內容及其效益。

在紛亂政經局勢中,令人欣喜的故事也是來自民間。這篇報導是「通靈少女向南行」。《通靈少女》是由公共電視和新加坡棱聚傳播(IFA)、HBO Asia共同製作,也是HBO的第五部亞洲原創影集,已經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等二十三個國家同步上映。

這部劇集在亞洲得到不錯的收視與評價。菲律賓《商業世界報》(BusinessWorld)報導,四月二日首映後,在新加坡的收視率超過其他HBO Asia原創影集。

《天下》記者及影視中心,分別以文章及影音報導了這支台灣年輕影視團隊的幕後故事。

最後推薦Off學的文章,讓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沈方正帶你鑽進宜蘭巷弄,享受有溫度的台味。(收藏自 台灣天下雜誌 作者·吳琬瑜 2017-04-25 天下雜誌 621期)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ugust 5, 2017 at 9:23pm

壹讀·知識電商這個市場會有多大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ItTalks」(ID:wwh_33330533),作者魏武揮 ,執教於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設計學院,天奇阿米巴創投基金投資合伙人;36氪經授權發布。

其實,我更願意把知識電商說成是「內容付費」(或內容收費)。一來的確有些付費的內容,難登「知識」之大堂,二來,這個領域本來就是內容創業的分支,內容付費似乎更加符合脈絡。不過這都是名詞之爭,就像某共享單車投資人在面對我問「產權歸屬運營方的單車哪裡是共享呢?」這個問題時,笑曰:我們就不較真名詞了吧?

商業圈,一向有這個傳統。到今天,還有人籠而統之把幾乎所有的微信公號都說成「自媒體」,我也懶得深究了。

(台灣天下雜誌照片)



在我寫完《知識電商究竟是不是一個好東西》時,有兩位朋友留言,都提及這樣一個問題:知識電商能做多大?

我想,他們問的,應該是這個市場規模會有多大。

隔了個把小時,我給其中一個留言回覆說:「我想了想,總量不好說,今年會井噴」。

ADVERTISEMENT


井噴的意思,就是相對於2016年知識電商所實現的市場規模。

就我所知,知識電商大致上有四個平台,在2016年有一些可見的規模。


第一個是:得到。

得到上的規模比較容易查,在得到APP上,一共有18個收費專欄,基本上是199元/年,有兩個例外,其一是王爍的,199元/9個月,另外一個是羅振宇自己的,1元/年。訂戶數都是公開的,各位有興趣可以去總和一下。

第二個是,在行/分答。

比較難以知道這兩個都是果殼出品的產品,究竟實現了多少流水。在行一度火過,我認識一位學心理學的美女博士,通過在行收到了十萬以上的收入。但與得到和專欄五五分成不同,在行並沒有提成。而分答,運營方有提成,一度比在行還火,進入去年年底後,略顯沉寂。

第三個是,知乎live。

這個平台已經運營得很穩健,一共建立了17個類別,每個類別下多則過百,少則幾十個。每個live,也有幾十到幾百不等的人數參與。票價從10元不到一直到400不等。這些都是公開可見的,有興趣的,也可以去計算一下。

ADVERTISEMENT


第四個是,喜馬拉雅。

喜馬拉雅位列中國最大的網絡音頻平台之一,於去年12月搞了一個「123知識狂歡節」,主攻收費音頻。按其向媒體公布的數據是,當天實現5088萬的流水——雖然這個數字看著實在有點那個,哈哈。但千萬級別的流水應該不假。喜馬拉雅上現在有很多收費音頻節目,我一度還琢磨過要不要上去搞個讀書欄目。


開年以來,36氪推出了收費專欄,第一批邀請到了當年網際網路頭號IT博客keso。當keso寫下《我為什麼現在開始出來賣以及這個公眾號還會更新嗎》一文,騰訊似乎有點坐不住了。

根據公號i黑馬的披露,馬化騰在keso朋友圈底下留言:應該等微信公眾號付費訂閱啊。keso則反饋你們這個測試太久了,馬化騰旋即表示:我們爭取加快。

去年8月,就開始流傳微信要測試付費訂閱,小半年過去後,看來騰訊真得要出手了。馬化騰親自過問的產品,歷史上騰訊的進度就不會慢,現在應該也一樣。

這可能是對這個市場規模的一種判斷。

ADVERTISEMENT


太小的生意,騰訊不會感興趣的。

有幾位騰訊略高層的朋友閒聊時開玩笑說,不過億的生意,是上不了總裁辦會議的。過億都不一定。


我對內容收費這個市場的判斷「井噴」,是基於對市場心理的估計。

在《知識電商究竟是不是一個好東西》,我提到《民主與法制》這本雜誌,在85年1月,發行了260萬份。

85年,基本上是改革開放初期,已經有一部分人富了起來——比如農村裡的所謂萬元戶(說起來這三個字是80年4月新華社一篇報導中首次使用並得到普及的),而有更多的人衝到追逐財富的行列中。社會上,談賺錢已經不再是一個羞恥的事。

但同時,大學生依然是天之驕子(77年才恢復高考),社會民眾普遍教育水平不高,最大的70後都還在學校里,60後深知自己年輕時的教育空白,整個社會,對求點知這件事並不反感,甚至有點趨之如騖。

不過,同樣也要看到,85年那個時候,造原子彈不如賣茶葉蛋拿手術刀不如拿理髮刀的說法也很普遍。人們雖然有求知慾,但未必對正經去讀書有什麼太高的期望。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話,並未興起。

ADVERTISEMENT


當時的人們,可能不需要知識,但絕對需要內容,並願意為之買單。

我昨兒已算過,2毛6分錢的一本雜誌,在當年月入普遍不超過一百的前提下,還是占有一點比例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年的冰棍四分錢一根吧,雪糕也不過八分錢。

80年代中後期到90年代,產生了不少百萬發行的雜誌,這些雜誌基本上都是靠發行作為收入,廣告不多,標準的依靠內容收費為生。

比如著名的鳳姐口中的《知音》,創刊於1985年。被美國讀者文摘盯上威脅要起訴後來不得不改名的《讀者》,那就更早了,創刊於1981年。


家父在我那篇文章底下留言,認為當時做《民主與法制》的人,腦中其實根本沒有生意兩個字。

這個我同意。但這屬於動機。我們還是要看結果。

那個時代,真的是重內容(有貪慾肯定希望攝入諸如技能法則技巧之類的精神食糧,或者是勵志及雞湯)輕知識(系統性念書的耐心是木有的),雜誌業興起,並不奇怪。

80年代,絕不是一個安靜的年代,那是一個浮躁的年代。

閘門打開,億萬人向財富涌去。


網際網路到來後,雜誌業的好日子還沒結束。2005年,中國網際網路人口突破一個億,但讀者當年在某月的發行量依然能逼近千萬之巨,不過,這個可能是它最輝煌的時刻,旋即迎來了衰退。

網際網路的深化,使得越來越多的人成為網民,並由此而獲得免費內容。需求雖然依然在,但有免費的,為什麼要付費呢?

即便是打小就閱讀報紙雜誌的70後乃至60後,開始慢慢放棄紙媒,投身到網際網路受眾群體中。

內容收費,由此開始沒落。

但內容這個需求,並沒有沒落。內容生產者們,需要一個契機,讓他們再度王者歸來。


2011年,科技圈非常有名的一個博客阮一峰,做了一個測試。

他在他的每篇博文底下,放上了一個支付按鈕,一開始是0.99元人民幣或0.99美元——用戶讀完後看著給,後來他發現由於國內支付系統所需要的手續費,使得0.99完全不現實,就上調為9.9元人民幣。

測試一年後,2012年5月,他寫下了這段文字:

從去年5月到今年5月,我一共寫了88篇博客,共計收到1079筆付款,其中美元255.97元,人民幣4106.04元。

緊接著,他寫道:

這個數字算多嗎?我的每篇博客,讀者人數平均接近2萬人。根據上面的統計,可以推算出,其中大概有12個人願意向我付款。"轉化率"(訪問者轉化為消費者的比率)不到0.1%,而電子商務網站的正常轉化率大概是2%到5%。嗚呼,付費閱讀的艱難可見一斑。

我想,如此之低的轉化率,說明目前階段付費閱讀還不可行。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看到,即使有各種不利條件,還是有人願意付款。如果交易費用更低、支付過程更便利、付費後能得到實際利益,我覺得付費閱讀是可行的。當然,前提是你的內容必須對讀者有用。

需要註明一下,阮一峰是一個技術型博客,就是博文經常探討技術上的技巧,甚至還有一些技術程序使用的教程,技能型內容很明顯,我個人以為,也當得起「知識」二字。

阮一峰提到了付費閱讀的三個條件,我再羅列一下:

交易費用更低、支付過程更便利、付費後能得到實際利益。

前兩者,今天的移動網際網路及其支付系統,已基本解決。

比如微信讚賞。


老實講,今天中國的大學,和二十年前,真的不一樣。

94-95年,是我在安徽那個三流大學裡的最後一年,我依然記得課程滿滿,上課的那位外教還特別較真,我要是不到,他一定會問這個人跑哪裡去了。直到95年上半年我大學四年最後一個學期,我的學校課程才算真正減少。

2007年,我進入交大這所國內一流大學執教的第二個年頭,學院開始商量進行教學計劃改革,改革的主要目標是調整課程安排,讓所需教授的課程儘可能在一二年級解決,三年級課程已經很少,四年級可以說就是一個漫長的實習年。

真正的系統知識教育,至少從時間上,已經從四年壓縮到了兩年(這可能是文科的關係)。大學這麼做,當然有客觀原因。就業難,或者說,社會歷練得越早可能對進入社會越有利,是做出如此安排的重要原因。

社會的運轉速度是「加速型的」,這使得這個社會,同樣很浮躁。

慢慢來是不行的。

在網際網路一些細分領域,你會看到,半年定勝負的例子有的是。


我過去不太看好知識電商的一個原因在於,這是一個不斷掏空自己的過程,總有一天,你的付費用戶都被你養的都有一定內涵一定眼界了,你自己又掏空了,何以為繼呢?

直到前兩天,我忽然想明白了一個道理。

這個道理,寫在了《這是一個加速的時代,但這裡有個致命的問題》一文中。

供需雙方,可能不是我以前所想像的那種。

那道鴻溝,普遍意義上,其實是越來越大,而不是越來越小。

因為有太多的人,是把門當成整個房間的。


小結一下:

1、當今社會土壤,恐懼與貪婪非常明顯的並存,決定了人們對內容其實是有強烈需求的;

2、付費工具本身大幅進步,支付幾塊幾十塊可能連一秒鐘都用不了;

3、加速時代,供需雙方的鴻溝會變大,收費內容供給者得以為繼。

不過,這裡有個不過,

我堅信,整個網際網路,依然是免費內容為主流。

但這不排斥,相對於2016年,2017年,將迎來知識電商也好,內容付費也好,的井噴。(2017-02-15 收藏自 《壹讀》平台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July 26, 2017 at 10:52pm

朱曄:如何看待IP熱

《胡潤原創文學榜IP價值榜》發榜之際,《胡潤百富》雜誌專訪朱曄,解讀一位遊戲人、投資者和泛娛樂行業領跑者,在IP進擊時代的“IP觀”。

以下是采訪實錄:


胡潤:如何看待現在的IP熱?


朱曄:“IP熱”是有因可循的。這個時代我們的“注意力”被分散、時間被切割,而好IP是能夠收獲受眾註意力的。無論是娛樂、休閑還是獲得信息,它能幫助在我們做選擇時節約時間。所以人們的生活越是豐富,泛娛樂的選擇越多,IP的價值就越大,圍繞IP可以做的事情就越多。


說到底,IP其實是一個流量入口,受眾因為IP背後的世界觀、故事和人物進入到裏面來。這決定了“IP熱”實際上是那些“好IP”,以及能接得住故事、留得住用戶的IP產品的舞臺。真正的“好IP”不僅擁有一個好的原始“胚色”,更是要通過識別、孵化和深耕的。


所以,“IP熱”不是一個IP數量、或是消費人口數量的紅利期,不應該是一個“燒錢熱”,反而是我們行業對IP有一個更深理解的印證——“IP熱”背後是一批包括天神娛樂在內“IP工作者”,對IP進行認知和再造的過程。



胡潤:天神互動所打造的最成功的一個遊戲IP是什麼?打造一款成功遊戲IP有哪些關鍵因素?


朱曄:從開始我們做《傲劍》,全球營收10億多,到最近的《凡人修仙傳》手遊,都是相當成功的遊戲IP。現在我們手上有《瑯琊榜》,還有《遮天》《將夜》《武動乾坤》《妖神記》等一批很不錯的IP,之前他們可能是影視劇,是小說或者動漫,但核心在於他們不僅具備好的故事,也有立得住的人物——我認為這是打造一款遊戲IP時,天神會考量的。


另外,和影視劇改編不太一樣,遊戲要有很強的世界觀,一個縝密、完整的架構可以讓遊戲情節、人物在其中變得順理成章。這也是天神遊戲在面向海外做研發時首要考慮的——我們有來自加拿大的遊戲架構師在做世界觀的搭建、推演,從而讓天神“出海”遊戲真正能和國外玩家有“共同語言”。


IP好,未必遊戲好,一個是適不適合,另一個是遊戲能不能“接得妝好IP,能不能圍繞著這個IP能夠制造出足夠優質的場景、酣暢的玩法和生動的人設。這就需要以玩家對這個IP的期待為核心,展現豐沛的遊戲性。如果遊戲IP只是想方設法讓玩家掏錢,那麼IP就退化成為一個初級的套現工具了。



胡潤:如何結合影視和遊戲兩個方面實現IP價值最大化。


朱曄:IP價值最大化,包括天神在內的中國泛娛樂產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就天神而言,無論是做影視還是遊戲,現階段“受眾想看的,想玩的”就是我們需要把握的核心。一個受歡迎的IP,把觀眾喜歡的核心特質提取出來,就能讓它在不同平臺上結出果子。它可以是一部小說,可以是一部電視劇,也可以是設計精巧的遊戲,因為自身有價值,所以才能多元化。


市場上有顯性價值的強勢IP好比樹上的果子,天神娛樂不僅要“摘果子”,也要會“種果子”。對於我來說,同樣是一個學習成長的過程——我平時會瀏覽一部分小說的梗概、看大量的書評,發現對於這個時代新鮮的、受眾沒見過的東西。

比如最早拿到《余罪》這個故事的時候,我第一感覺男主角余罪很真實,叛逆、狡黠、滑頭,卻是以往我們在相同題材影視劇裏看不到的形象,這成為我投拍這部劇的最大動力。

所以我看網劇永遠開著彈幕看,屏幕上用戶反饋都是最直接、感性和真實的,受眾覺得什麼“有意思”是我們開發IP時最應當第一時間領會的。(2017年07月24日250中國經濟網)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July 13, 2017 at 11:56pm

Malaysians' purchasing behaviour revealed in Google's latest tool

Did you know that some 60% of Malaysian smartphone users use their device as an alarm clock?

Or that 42% of Malaysians had used their smartphones when making their last purchase?

These data, and much more, are now made available to the public through Google’s latest Consumer Barometer 2014, a dedicated site offering data, graphs and charts of online behaviour and consumer purchasing habits in 46 countries.

The data, which can be downloaded free of charge, are based on surveys conducted by market research company TNS Infratest throughout 2014.

Among the key findings on Malaysia presented on the site, 51% out of the population uses smartphone, compared to 39% computer and 13% tablet users.

Malaysians also use an average of 1.2 devices each. This has risen in the last three years, according to the site's data.

On what Malaysians use their devices for mostly, 65% of the surveyed smartphone and internet users said they take photos, 60% said their device serves as an alarm clock while 51% use their phones to play games and listen to music.

In regards to the role of Internet in the purchase journey -- the steps between product awareness and acquisition -- Google pointed out that 86% of the respondents in Malaysia made their last leisure flight purchase online, followed by hotels (75%) and apparels (42%).

The survey also asked about a recent purchase across 10 categories: car insurance, cinema tickets, clothing and footwear, groceries, large home appliances, leisure flights, leisure hotels, make-up, mobile phones and TV sets.


Among the Asia Pacific countries surveyed, Malaysia came in third in using smartphones in their purchasing decision at 42%, behind South Korea (44%) and Vietnam (45%).

Meanwhile, 70% of respondents -- one of the highest rates in the region -- revealed that they conduct online research first before purchasing something offline.

On the global scale, Google pointed out that the country with the highest rate of smartphone usage is Singapore (85%), followed by China (70%) and the United Kingdom (68%).

Social media usage is highest in Turkey, where 92% of those surveyed reported using these services.

Google said this new and free tool was to allow anyone interested to explore how consumers behave online, particularly with regards to specific product categories.

Results or the question from the survey may also be filtered by country, gender, age, income level or parental status.

(Cynthia Ng, Astro Awani | Published on October 24, 2014)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July 13, 2017 at 11:48pm

4年增长4倍 智能手机用户普及

從2010年至2014年,我國智能手機用戶的普及率從14%上漲至53.4%,增長了4倍。

大馬通訊及多媒體委員會的調查顯示,從2013年至2014年短短一年內,智能手機用戶就從37.4%增長至53.45%,成長幅度達16%,反之普通手機用戶比率則從原有的61.8%下滑至46.4%,下跌了15.4%。

調查指出,我國智能手機用戶近年來大幅度增長,除了是政府及商家提供各種優惠政策,許多來自中國等國家、價格較為中等的智能手機品陸續牌進軍我國,也是吸引了不少消費者改用智能手機的主因之一。「這些來自中國的品牌,如今已佔國內智能手機市場消費至少達10%。」

該委員會員會於《2014年手機用戶調查》,針對國內智能手機市場所做調查,如是指出。

調查指出,智能手機主要消費群平均年齡為29.7歲,而非智能手機或普通手機用戶平均年齡則為38.3歲,而智能手機用戶則以男性居多(55.9%),反之女性只有44.1%。

若以年齡階層來看,年齡介於20歲至24歲者佔智能手機用戶最大比例,即高達24.5%,接下來是25歲至29歲者(18.8%)、30至34歲(14.0%)及年齡介於15歲至19歲者(13.5%),而40歲或以上者則佔整體15.3%。

調查也點出,國內智能手機用戶,主要來自是來自月薪介於1000令吉至3000令吉的階層相比之下,月入低於1000令吉者則佔11.3%,反之月薪達3000令吉及5000令吉以上者則個別佔13%及7.2%。


受訪者常用手機上網


「其余則有31.3%智能手機用戶是來自靠他人撫養的階層。這說明了,隨著市面上出現更多價格低廉的智能手機,促使這些中低階層有能力購買智能手機。」

調查發現,從2013年至2014年,這些用戶使用免費手機應用程序來通話及發信息的幅度也大幅度增長,而真正使用各大通訊公司需付費的服務來傳短訊(sms)的用戶也大幅下滑了36.1%。

調查說,在相比去年同期,相比起前年,只有42.3%的民眾使用有關免付費應用程序來通話,今年已有關用戶增長至64.7%,而使用免費服務傳短訊則從原有的56.3%增至71.1%。

該委員會也補充,根據有關調查,智能手機作為受訪者最常用為上網的工具,各大領域商家包括銀行、商家、以及政府所推出的網絡服務及網頁,料將能充分為如是手機用戶及消費群帶來更大便利。(2015年07月19日 東方日報)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July 13, 2017 at 11:43pm

Mobile Internet and social media in Malaysia

Malaysians are well versed in the use of mobile devices, Internet and social media, with high Internet and mobile penetration, and proficiency with social media. Among the leaders in Southeast Asia both in terms of volume and intensity of use, Malaysia has a strong potential to develop activities and business online.


Through an overview of Internet, social media and mobile users, here are the latest numbers of the digital landscape in Malaysia.

Going into finer details, this presentation dives into the detailed habits that make Malaysians part of the leading users of Internet and mobile in Southeast Asia and the world.


Key points on mobile, Internet and social media in Malaysia


The figures presented here are as of January 2014.

Internet penetration is 66% in the Malaysian total population of 29 million. As Malaysians are in the upper middle income category, this percentage corresponds to 19 million, quite affluent, Internet and mobile savvy users.

Mobile penetration is very high at 140% (1.4 phone per person), higher than the US and Indonesia. Smartphones are the main category of devices used by Malaysians to connect to the Internet.


Though feature phones are still predominant, Malaysians buy primarily smartphones. They also change their phones quite often with an average renewal period of 21 months.


In terms of smartphone operating systems, Android dominates 65% of the market, before iOS and Windows (13% each), and Blackberry (9%).


Three companies share the carriers market: Celcom (37.8%) Maxis (33.3%) and Digi (28.9%). 4G is quite well spread in Malaysia.


The average number hours spent on Internet on mobile devices by Malaysians is the highest of Southeast Asia with 3.1 hours/day/user.


79% of mobile owners use it for social media. Facebook is the leading social network with 18 million users, then come Google+, Twitter, Instagram and LinkedIn. They also have a larger average number of friends per profile compared to other countries.


90% of mobile users use it for entertainment: video (80%), music, games (74%).


Malaysians can be influenced by social media before making purchase decisions.


91% of Malaysians shop online, with total sales of 380 Million USD in 2013. Yet only 0.3% of online transactions are made on mobile; this is due to the popularity of other methods, lack of infrastructures and low awareness.


These dynamic numbers and trends enable both entrepreneurs, governement and investors to have ambitious perspective to develop online business in Malaysia.

Presentation from February 2014 by On Device Research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July 13, 2017 at 11:26pm

Number of Smartphone Users

For 2016, the number of smartphone users in Malaysia is estimated to reach 11 million, according to a report on www.statista.com.

It also said smartphone users in Malaysia are expected to reach 13.16 million in 201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