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文化營銷

每個地方都在找尋投資家、觀光客和新居民,有的還希望留學生到來留學,這是否有竅門呢?文化創意幫得上大忙。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November 1, 2021 at 2:41pm

These costs manifest themselves in situations where you find yourself trying desperately to share your life-changing experiences with your friends only to be met with eyes of boredom and a stifled yawn.

No matter how many pictures of Louvre you pull up on your phone, they can’t seem to get how truly spectacular it was to stand in front of the 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 While one might be tempted to assign this lack of interest to simple envy, the truth is often at once more simple and complex than that.

“You had to be there to experience it,” you say, casually. And that statement might just contain the answer to your friends’ lack-of-interest.

They just weren’t there.

Your friends did not set out to be intentionally callous. The problem is that they just can’t relate because they weren’t there. You speak of washing down the most delicious cod croquettes with a glass of rosé at the 58 Tour Eiffel, but back here among the humdrum of the every day, your hometown mates are probably more excited about the local pizza joint that recently opened two streets over.

The lack of shared experiential vocabulary can create some social friction. Extraordinary experiences, while personally life-changing, might leave the traveller feeling socially divided from his or her community.

If you want to bond over how beautiful the sunlight looked sparkling on the water as you walked along the Seine, why not seek out a fellow traveller who understands without having to pull up a dozen photos that ultimately don’t do it justice anyway.

Reconnect with the travel buddies you met along the way. You’ll both be able to intuitively understand each other’s experiences and reciprocate with sharing similar stories more enthusiastically.

Growth is normal.

Understand that many of these experiences often confer non-social pleasures that might best be accepted as a personal journey.

If you claim that these have been life-changing experiences, then changes are bound to reflect in your person. How have your philosophies or outlooks on life shifted? Your previously irreligious self would have scoffed at the idea of any higher deity. But after spending an afternoon listening to the choir sing at Sacré-Cœur Basilica, you now identify as a Christian.

Not all changes are that momentous. Maybe visiting all those galleries and museums has given you a newfound appreciation for Renaissance art. Your friends might not be that interested in listening to the history of the pigments used by Leonardo da Vinci in his Mona Lisa.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November 1, 2021 at 2:40pm

Be grateful.

While the democratization of travel has made visiting different locations more accessible, travelling is nonetheless still a privilege that some people are not in a position to experience.

It is only human for a twinge of plain old envy play a small role in someone’s clear disinterest in your stories. Your friend might have been pinching her pennies for years in her attempts to travel out of state. And here you are talking about missing the days where you backpacked through ten different European cities. Very soon, they’re waiting for the inevitable point where your conversation turns into a one-sided monologue. You should be proud of yourself and your newfound independence and insights. but also recognise that these are opportunities to be thankful for. No one likes a humble-brag.

At the end of the day, these small instances of social friction should not deter you from seeking extraordinary experiences. Be self-aware in your communications and don’t take it personally if a flicker of boredom appears in your friend’s eyes as you recount your adventures. Travelling is often an intensely personal and visceral journey. Very often the joys and sorrows experienced along the way are unique to each person. And that’s okay! You can always seek out other common interests to bond over. (Source: https://blog.wego.com)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October 7, 2021 at 10:39am

我們為什麽旅行

人們常常在旅途中,猛地想起湮滅許久的往事,憶起許多故人的音容笑貌。好像旅行是一種溶劑,融化了塵封的蓋子,如煙的溫情就升騰出來了。——《願你與這世界溫暖相擁》

旅行教給我最大的一個道理是:世界上原來真的有很多很多種人,用五花八門的方式生活著他們擁有不一樣的價值觀,讓這個世界顯得紛繁復雜又有趣,讓理解他們的人有共鳴,不理解他們的人有話題。——《辭職,去旅行》

就算過幾天就得回去,依舊上班,依舊吵鬧,依舊心煩,可是我對世界有了新的看法。就算什麽改變都沒有發生,至少,人生就像一本書,我的這本也比別人多了幾張彩頁。這就是旅行的意義。——《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旅行就是,離開自以為是的生活,串聯起以前的回憶,並以開放的態度結識,日常生活之外的有趣之人,至於風景,那只是附贈品。——《我就是想停下來,看看這個世界》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靜靜坐著思維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尋、觸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論是風土的,或是心靈的,都是一種旅行。——《玄想》

只有一個人在旅行時,才聽得到自己的聲音,它會告訴你,這世界比想象中的寬闊。——《魔女宅急便》

旅行之於我,就是讓夢想照進現實的一種可能,我們必須適時地讓自己走出去,與陌生人友善地微笑,換一種和這個世界打交道的方式,去重新學習愛。——《香蕉哲學》

旅行是為了可以大聲抒發自己心底期待已久的聲音。——《親愛的伽利略》

那時,青年人不斷思考,卻什麽答案也得不到,於是他們去流浪;這天,青年人不去思考,無數答案和觀點就已將我們包圍,於是我們去旅遊。——《逍遙騎士》

旅遊和旅行的最大區別在於:旅遊僅僅是用雙腳與眼晴,而旅行還要帶上靈魂和夢想。——《花開半夏》

世界旅行不像它看上去的那麽美好,只是在你從所有炎熱和狼狽中歸來之後,你忘記了所受的折磨,回憶著看見過的不可思議的景色,它才是美好的。——《在路上》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August 27, 2021 at 3:39pm


無預約,不出遊

加長版“小長假”已近尾聲,不同於以往“說走就走的旅行”,“無預約,不出遊”成為今年“五一”旅遊的新亮點。在“預約制”漸成常態的趨勢下,如何讓遊客“來之能遊、遊之能樂、樂之能返”,實現旅遊市場的高質量發展,成為遊客和從業者的共同期待。


首個“預約制小長假”:遊客點贊“不一樣的風景”


5月1日上午8時,在閉門謝客97天後,600歲的北京故宮迎來了它恢復開放後的首批遊客。午門外,查驗健康碼、激活門票、一米線外間隔排隊、紅外測溫……在工作人員引導下,遊客魚貫而入。

5月1日,遊客從午門進入故宮。 當日,故宮博物院有序恢復開放,實行預約、錯峰、限流等措施,每日限5000人參觀。觀眾可通過故宮博物院網絡售票網站,使用第二代身份證或護照信息預約購票。 

為避免人群紮堆聚集,故宮對每天前來參觀的人數限定在5000人。“沒見過人這麼少的故宮!”首批進入故宮遊覽的遊客高興地說。


“無預約,不出遊”成為遊客眼中今年“五一”旅遊的新亮點。在北京一些熱門景區,遊客忍不住點贊景區“預約制”的實效——“山和花海代替了人山人海”“童年記憶中的北海公園回來了”。

故宮於4月29日晚間開放門票預約系統,在不足12小時內,5月1日至5月5日的2.5萬張門票全部售罄。

提前預約、搶到故宮門票並不容易。北京市民劉女士說:“牡丹花開了,前邊看看建築,後面賞賞花園,往各院落里走一走,平時錯過的風景今天可以一一細品,值得。”


70公里外,八達嶺長城景區也給遊客帶來“不一樣的風景”。

為了避免人群聚集,八達嶺長城景區制定的分段截流、循環分流、智慧控流三項控流措施,在100多名網格化管理員和420個攝像頭組成的監控系統和無人機的不間斷服務中,逐一落實。

在四川九寨溝景區,“五一”期間每日遊客限流一萬人次,須在前一天18時前預約購票。在陜西,西安城墻、大唐芙蓉園等300餘家景區,均實行了網絡實名預約制度。西安城墻景區升級了預約系統,實名制分時段預約入園,各時段預約滿員後不再接受預約。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August 26, 2021 at 12:01am

限流30%之下,依然有矛盾待解

根據文化和旅遊部推行預約制與限流30%的要求,多地景區將流量管控的關口前移,變被動的現場分流為主動的行前計劃和引導,為景區秩序帶來新變。但“限流30%”的紅線之下,依然存在一些矛盾亟待破解。

一方面,是景區整體限流與局部景點擁擠之間的矛盾。

51日,一段在社交網絡廣為流傳的視頻顯示,為了看日出,遊客排隊等候登山時造成了泰山景區局部區域的擁擠。盡管泰山景區在51日執行了接待量不超過核定最大承載量30%(3.4萬人)的要求,依然沒能避免局部擁擠情況發生。

業內認為,景區內部景點出現的“冷熱不均”現象,與局部導流不到位、重要節點的管理存在短板有關。在此情形下,即使整體人流得到控制,仍然因人流分布不均,增加局部的擁堵風險。

另一方面,是觸發限流應急預案與遊客體驗優化之間的矛盾。



51日晚,陜西西安的大唐不夜城步行街(上圖)遊客暴增。對此,景區及時實行人流管控,臨時取消了“不倒翁小姐姐”的演出項目。

一些網友在社交網絡表示,被臨時啟動的人流管控預案,影響了遊玩體驗。“雖然理解景區為了控制客流取消演出的做法,但希望能提前通知。專門來看演出但跑了空,很可惜。”

此外,對於“預約制”短時間內的迅速鋪開,部分受訪遊客坦言“不太習慣”。“以往說走就走,一家人臨時起意想去哪兒玩都行。現在不但要提前預約,有的人氣旺的景區還得提前兩三天搶票,真有點不適應。”西安市民黃薇薇說。


“詩和遠方”如何承載新期待?


如何在安全的前提下,在限制人流、提振消費、優化體驗三者之間找到平衡點,讓遊客“來之能遊、遊之能樂、樂之能返”,這對疫情防控常態化後國內旅遊市場的高質量發展提出新的要求,也是未來假日期間景區需要繼續面對的挑戰。

業內表示,景區客流管控,既要講究整體限流,也要重視局部導流

對於整體限流的把握,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教授魏翔認為,景區限流需統籌兼顧經濟性、安全性、體驗性三個方面。

“景區應結合國家、地方和行業的相關政策、法規、標準,根據自身實際,采用定量與定性、理論與經驗相結合的方法核定最大承載量。”中國旅遊研究院景區研究主管戰冬梅說。


針對景區內的局部導流,魏翔建議,在涉及人身安全的區域,通過剛性手段,防止遊客穿越、禁止人群聚集等方式進行管控。更重要的則是以柔性的管理手段,即通過合理的動線規劃設計和科學的導引操作進行動態導流

結合當前旅遊與科技的深度融合趨勢,魏翔表示,物流網應當成為未來旅遊景區人流管理的一個重要工具。“通過使用視頻攝像頭、路面傳感器,跟人工智能系統進行對接,對遊客行為進行實時實景的監測、提示和有效引導,不失為智慧旅遊一個可以努力的方向。”(新華社記者張漫子、蔡馨逸 / 新華社北京2020年5月4日電,原題:“預約制”漸成常態,“詩和遠方”如何承載新期待?” 4.5.2020 新華社)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ly 8, 2021 at 8:12pm

喬治桑散文詩《威尼斯之夜》

威尼斯藍天的嫵媚和夜空的可愛,是無法用語言來描繪的。在那明凈的夜晚,湖面水平如鏡,連星星的倒影也不會有絲毫顫動。泛舟湖心,四周一片蔚藍、寧靜,真是水天一色,使人如入甜美欲睡的綺麗夢境一般;空氣是那麼清新,潔凈,擡頭望去,這兒的星星似乎遠比我們法蘭西北部夜空中的星星要多。我發現,由於夜空到處布滿星辰,那深藍色都變得暗淡了,融入了一片星輝。

如果你想領略一番這兒獨有的清新和恬靜,你可以在這迷人的夜晚去皇家花園附近,沿著大理石臺階往下,直到運河邊上。要是那裏鍍金的柵欄已經關上,那你可以乘坐一種名叫岡多拉獨特風格的威尼斯小艇,緩緩蕩去,到那夕陽餘溫尚未散盡的石板小路旁,那裏就不再會有人來打擾你的寧靜。晚風從鍛樹頂上輕輕吹過,把片片花瓣灑落在水面上,天竺葵和三葉草淡淡的芳香一陣陣向你襲來。聖瑪利亞教堂那雪花石膏的圓頂,和螺旋形的尖塔在夜空中高高地聳立著,周圍的一切,包括作為威尼斯三絕的碧水、藍天和色調明麗的大理石,都給抹上了一層薄薄的銀輝。當聖馬可大教堂頂樓上的鐘聲在空中徐徐迴蕩時,就會有一種難以言傳的平靜感透入你的靈魂,使你覺得整個身心都已溶化,在那足以忘掉一切的安謐和靜止之中了。


註:喬治·桑(法語:Georges Sand,1804年-1876年),原名阿芒蒂娜-露西爾-奧蘿爾·迪潘(法語:Amantine-Lucile-Aurore Dupin),是19世紀法國小說家、劇作家、文學評論家、報紙撰稿人。她是一位有影響力的政治作家,著有68部長篇小說,50部各式著作其中包括中篇小說、短篇小說、戲劇和政治文本。喬治桑的愛情生活、男性著裝和1829年開始使用的男性化的筆名在當時引起很多爭議。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ly 1, 2021 at 6:28pm

〔唐代〕劉禹錫·楊柳枝詞九首

其一


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樹小山詞。


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



其二


南陌東城春早時,相逢何處不依依?


桃紅李白皆誇好,須得垂楊相發揮。



其三


鳳闕輕遮翡翠幃,龍墀遙望麯塵絲。


禦溝春水相暉映,狂殺長安少年兒。



其四


金谷園中鶯亂飛,銅駝陌上好風吹。


城東桃李須臾盡,爭似垂楊無限時?



其五


花萼樓前初種時,美人樓上鬥腰支。


如今拋擲長街裏,露葉如啼欲恨誰?



其六


煬帝行宮汴水濱,數株殘柳不勝春。


晚來風起花如雪,飛入宮墻不見人。



其七


禦陌青門拂地垂,千條金縷萬條絲。


如今綰作同心結,將贈行人知不知?



其八


城外春風吹酒旗,行人揮袂日西時。


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垂楊綰別離。



其九


輕盈裊娜占年華,舞榭妝樓處處遮。


春盡絮花留不得,隨風好去落誰家?


劉禹錫(772~842),唐代文學家、哲學家。字夢得,洛陽(今屬河南)人,自言系出中山(治今河北定縣)。貞元(唐德宗年號,785~805年)間擢進士第,登博學宏辭科。授監察禦史。曾參加王叔文集團,反對宦官和藩鎮割據勢力,被貶朗州司馬,遷連州刺史。後以裴度力薦,任太子賓客,加檢校禮部尚書。世稱劉賓客。其詩通俗清新,善用比興手法寄托政治內容。《竹枝詞》、《柳枝詞》和《插田歌》等組詩,富有民歌特色,為唐詩中別開生面之作。有《劉夢得文集》。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22, 2021 at 10:41pm


名家遊記
(宋) 范仲淹《岳陽樓記》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俱興。乃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備矣。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


若夫淫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曜,山岳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薄暮冥冥,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岸芷汀蘭,郁郁青青。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躍金,靜影沈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乎。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時六年九月十五日。


延續閱讀 》


吉隆坡景觀·雙子塔城中公園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6, 2021 at 8:54pm


中國文旅
IP產業:收益平衡問題

近年來,中國文旅IP產業數量規模日漸壯大,但從整體上看,中國IP所能實現的價值卻差強人意。國際授權業協會在《2018年全球授權市場調查報告中》指出,中國IP市場發展迅速,超過百億美元,但在超過3000億美元的全球市場中,占比不到5%,其中可挖掘的市場空間非常大。 

IP無疑是文旅產業不可割捨的部分。但當下,文旅行業能拿的出手的IP並不多,如何把IP的運作方式,嫁接到旅遊產業當中困擾著旅業人。

IP經濟日趨火爆,“得IP者得天下”的觀念已經深入人心。但中國從來不缺IP,缺乏的是具有破圈實力的IP


一個好的IP首先是文化,然後是創意、內容,最後是定位,怎麼定位一個IP,怎麼打造一個好IP,持續困擾著文旅界的各方人士。

是什麼樣的IP才適合當下的社會?中國大多的主題文旅IP是依賴傳統歷史文化,但大多數人認為中國文化是廟堂之物,旅遊更多是社會屬性,未來需要的是可持續、有親和力有爆發力的商業模式。


但除了基於中國歷史文化底蘊的IPIP也可以是影視IP、電影IP、動漫IP,還可以是中國泡泡瑪特(註)這樣體驗類產品的原生IP,同樣類似星巴克的生活方式也是IP的一種。不應該僅僅把眼光局限在歷史文化上,IP是一種價值觀,是文化、生活方式所積累的精華,具有獨特的生命力的,也是消費升級下的特定場景連接。在經營過程中,文旅IP長期發展和短期收益達到平衡,這極為重要,但摸索融合需要時間。

另一方面,近年來,傳統文化領域也有故宮文創這樣大文旅IP破圈,據悉故宮的文創產品銷售額從2013年的6億元增長到2016年的近10億元。而到了2017年,故宮文創產品的成交GMV(Gross merchandise value 商品交易總額)15億元。文化IP的想象力空間並不低。


但故宮IP只有一個。旅遊和IP融合的最終目的是希望得到不錯的商業轉化率,文旅IP的商業轉化率困擾著敦煌集團。即便奔跑多年,與世界IP迪士尼、樂高等高效率的商業轉化率對比,當下中國文旅IP帶來的商業價值無疑相形見絀。

文旅項目IP的商業模式要可持續,重點在於因地製宜。中國文旅項目打造IP,大多是隨波逐流,當一個項目生產玩偶周邊,而後其餘項目迅速跟近,從未考慮商業屬性和主題屬性的平衡。(黃書陽,2020,文旅IP不要追求“網紅”曇花一現的短期收益,環球旅訊


註釋:POP MART泡泡瑪特,成立於2010年。 發展近十年來,圍繞藝術家挖掘、IP孵化運營、消費者觸達以及潮玩文化推廣與培育四個領域,POP MART泡泡瑪特旨在用“創造潮流,傳遞美好”的品牌文化,構建了覆蓋潮流玩具全產業鏈的綜合運營平臺。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瑪特國際集團有限公司在港股掛牌上市。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May 30, 2021 at 10:25am

 


抓摸客人充满想像的心境


愛懇編註體驗的奥妙,與當下的心境息息相關;故此,在人們渴盼到来實現想像時,要帮助他們圓夢。)

我們繼續坐在那兒,不發一語。接著我嘆口氣:“我想或許都是我的錯。”


她轉過頭看我。“你的錯?你為什麼會這麼說?”


“你們現在之所以會吵架,假期之所以泡湯,全都是我的錯。是那間旅舍對吧?品質不是很好,對嗎?”


“旅舍?”她似乎有些困惑。“那間旅舍。唔,確實有些缺點。但畢竟就是旅舍,其他旅館也一樣。”


“但是你有注意到,對不對?你注意到所有缺點。你一定都發現了。”


她似乎仔細想了想,然後點點頭。“沒錯,我確實有注意到那些缺點,不過堤羅並沒有。他很自然地覺得那間旅舍好極了。他一直說我們好幸運,好幸運能找到這樣的旅館。今天早上,我們吃了早餐。對堤羅來說是頓很好的早餐,簡直是最棒的。但是我說,堤羅,別傻了。這不是什麼一流的早餐,也不是什麼一流的住宿。他說,不、不,我們是如此幸運。所以我就發火了。我把所有問題全反映給女主人。堤羅建議說我們去散個步吧然後你會覺得好點,所以我們就過來這兒了。然後他說,頌雅,看看這些山,是不是很美?我們可以來這樣的地方度假,是不是很幸運?他說,這些山丘比當時我們聽艾爾加時所想像的樣子還要美。他問我,是不是?或許是我又生氣了。我告訴他,這些山才沒有那麼好,跟我聽艾爾加音樂時想像的根本南轅北轍。艾爾加的山壯闊而神秘,而這裏,不過是個大公園而已。我這麼跟他說,結果這次換他生氣了。他說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就自己散步去了。他說我們的感情差不多完了,現在什麼事都意見不合。沒錯,他說,頌雅,你和我,我們倆結束了!然後他就走了!就是這樣。所以他人在上面那邊,我自己一個在下面。”她遮了遮陽光,看看堤羅走到哪兒了。


“真的很抱歉,”我說:“要是我一開始沒把你們送去那間旅舍就好了……”


“拜托。重點不是旅舍。”她把身體前傾,想把堤羅看得清楚些。接著她轉頭對我微笑,我想她的眼底微微泛著淚。
(石黑一雄《夜曲》 の《莫爾文丘 Malvern Hills》)

延續閱讀 》

埃及新王朝時期的情歌

埃及新王朝時期的情歌

THE LIGHT OF CITY


THE LIGHT OF CITY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