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亡靈書 The Book of the Dead:Papyrus du Ani

埃及·亡靈書 The Book of the Dead:Papyrus du Ani

一·亡靈起身,歌唱太陽

贊美你,啊拉,向著你驚人的上升!

你上升,照耀,令諸天向一旁滾動。

你是眾神之王,萬物之主,

我們自你而來,因你而成神聖。

 

你的祭司黎明出迎,以歡笑洗心;

神聖的風帶著音樂,吹過你黃金的琴弦。

在日落時分,他們擁抱你,猶如每一片雲

自你的翅膀上,閃現著天邊反照的顏色。

 

你行過了天頂,你的心喜悅;

你的清晨和黃昏之舟都遇上好風;

在你面前,瑪特高舉她決定命運的羽毛,

阿努的殿堂因你的名而喧囂。

 

啊你完善之神,永恒之神,唯一之神!

與上升的太陽一同飛翔的偉大的鷹!

在青翠的無花果樹上,你永遠年輕的形象

閃爍著掠過天國的河心。

 

你的光照亮每一張臉,卻無人知曉。

千年萬年,你是新的生命熱切的根源。

時間在你的腳下卷起塵土,而你永遠不變。

時間的創造者,你已超越了一切時間。

 

你通過了那扇黑夜的背後閉起的門,

使愁苦中躺臥的靈魂歡喜雀躍。

語言的真實,心的寧靜,起來啜飲你的光明,

因你是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贊美你,拉,使生命從昏睡中蘇醒!

你上升,照耀,顯示你光輝的形象,

千萬年過去了,我們不能一一清數,

千萬年將到來,你光照萬年!

  • photo
  • pho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鮮拿哥 yesterday

朵漁詩選·黑犀傳

總之是沒興趣,因過於巨大

它傷心透頂,不想說話。

有人對牠吹口哨,祂頭也不抬

不屑於重量,以及腰身

不屑於一小塊軟骨的智慧

有人衝它喊:該減減肥啦!它理都不理

何況是你,過路的天使,渾身詩歌的

鳥雀們,你還要我如何不屑!

 

牠不走,因此永不走投無路。

牠渾濁,因此永不如魚得水。

牠沮喪,但不咳嗽;牠遲緩,不屑於速度;牠老子,時而莊子;

牠莊子時,貌似一個巨大的思想。牠有一條積極的尾巴,但時常被悲哀收緊;

牠有一雙扁平足,但不用來奔跑。這河谷之王,思想的厚皮囊,它有時連頭都不抬,

牠不抬頭,你就看不到牠悲哀的眼淚可以用來哭泣。

Comment by 鮮拿哥 yesterday

張子選·藏地詩篇

1

三隻小白羊銜草入世

兩頭花豹子身苦如玉


魚來燕去,草原歷歷

人間的輪回多半閒置


我前世的熱身子啊

冷落了今生的你


2

半日青草的面龐和腰身

遠隔頭生兒子

聽見九眼泉水叫門的聲音

類似大半母羊攜美撞鐘


誰的一夜無眠做了你的傷心


3

我見過一個密宗修行者

坐在漂浮於湖面的一片樹葉上

夜夜朗讀內心


我知道有人能夠進入我的夢境

並在夢中把我的靈魂

帶去遠方旅行


4

世人都在呢,你去了哪裡

諸佛都在呢,你去了哪裡


所謂悲欣交集,通常只限於

黃昏被一匹病馬的身體壓得很低


5

水聲入井姊妹淨

刀敲落草青海東


法王做了牧羊人

馬臥深秋身子輕


無邊歲月中,誰是那個

被我白白疼愛半生的空空背影


6

我在人間找你的過程

真像是去茫茫宇宙中投胎


為何我每次來到世上

你都不在


7

一馬一生涯。時光之馬

遙念開遍山南的灼灼桃花

美如白拉姆女神的粉紅色面頰


記憶,歡迎回家


8

我之所以有時哭泣

是因為百世輪回中

你我之間常常隔著茫茫人世


9

仁波且:珍貴的人

膚如羊脂腰似草

讓我的一世零亂和傷心無處可逃


而你是大道,一個女妖


10

羊羊羊,相愛在高岡

正在經歷一場雪災的世人

橫渡蒼茫


馬馬馬,盲婚啞嫁

隔山互念、遇水相忘的

親親的咱倆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Sunday

11

天天天藍。人間的面

見一面少一面

古格姑娘依舊腰身如箭


羊不見面馬見面

佛不常見你常見

不棄生死,不離涅盤

一年又一年,一堆破門板


總有一次鷹飛會讓我們淚流滿面


12

胡天胡地胡馬

一隊去往新疆,兩匹遠在拉薩


我把人世認作家時,你去哪兒

然後才是舊時胡笳吹疼了天涯


13

四月裂帛

時日跌倒的聲音


14

羊角兒尖,牛蹄子圓

無事不到你門前


類似滿腦袋月光誤闖羊圈

美好人間,空餘一世零亂


15

一筐巴珠連夜運走

兩隻小手反目成仇


此間我命堪憂、匹馬奔走

此間井水念舊、天下大愁


16

強盜妻子的短暫憂傷

婚姻睡壞的半個心跳和肩膀


情歌內部的永恆寶藏

隱秘對稱的乳房和午夜月亮


17

白貓兒跳在藏櫃上

黑貓兒蹲在腿上


象雄古國,七個帝王

趺坐於當惹雍湖面上的七萬噸光芒

鐵石心腸,如何安放


18

穿花戴銀,為愛裸身

馬蹄帶鐵,可消永夜


19

三塊藏銀四兩油

疼死個人的嫩肉肉

穩坐心頭


愛情一堆你一堆

小小羊兒為了美,排隊飲水


心上人順流而下的

一團心灰,傷了羊的胃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Saturday

20

因物賦形,佛度有緣人

眾法器一副豐乳肥臀

百萬僧眾與你預約來生


21

入夜飲馬,黎明磨刀

世事如亂草,莖莖催人老


歲月飛跑,一把短藏刀

我一生的好時光引頸就屠


22

良夜良人與時俱黑

半宿心疼為你裸睡


23

風寒傷身,水寒傷心

大地寒涼動骨傷筋


一個人在天空中種下自己

卻在我的命裡留下了深坑


24

身嬌肉貴。鳥飛即美

鳥有一個統一的地址叫飛


當年華老去,我能否

從一生之中擇出三次鷹飛

擺上你家碗櫃


25

一株青稞俯身問詢

兩朵格桑探頭親吻


亦農亦牧亦新婚,兩個舊魂靈

誰是這世上我最該見面的人


26

夕陽如妻,兒女似魚

作為一瓶飲料獻出的身體

我打算褪盡人形,做你心愛的戒指


只是,那泱泱大國中被損害的佳麗

因何為誰穿戴著我前世的肉身

以及青稞和菩薩的香氣


27

佛來自印度是受人拜的

你活在世上是讓我疼的


疼不好,瞎疼

像木頭疼火,魚兒疼水

兩雙短藏靴疼一次後悔


28

三眼笨泉水遍飲天下

香日德小鎮:愛情和一枚蟲牙不能自拔


為藏醫藥典所秘傳的藏紅花

是大自然女士的漂亮指甲


現在光棍門前寡婦盛大

乳房開口說話,滿嘴大金牙

一夜青草是我的命價


29

沒有永遠的仇人

只有一世的朋友

誰能把神靈帶回家去喝酒


30

牛吃鹽長力,羊食鹽增膘

隨風入草,好女惜腰

腰珍惜著良夜良人的親切懷抱

我只枕著你的三聲咳嗽睡覺

當腦袋去曬鹽時,請腳走好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Friday

31

藏式土掌房,一花一天堂

山羊綿羊都是羊,菩薩心腸

抬頭仰望,別浪費了月亮


32

遠方如病,病入我心

此心此病主要由你構成


凡藥三分毒。一大堆歌舞和幸福

面壁觀修綠度母

大靜似鼓,擂我肚腹


33

重死不重生,重情不重命

馬幫驛道上的趕馬人


小小法鈴贖來你們抵押已久的神靈

以及我的一口袋病容


34

你是馬,你是天下


你是寂寞巨大

忽略了眾生的生死和下巴


35

好鐵不打釘

時無喇嘛騎桶飛行


我和生存一榮俱榮

我和死亡一損俱損


36

時無深淺精神短。迎送生涯

你和一個獨眼獸醫的短暫春天

擠到我們圍坐的火塘邊


點燈入夜,我原打算

與四隻半老虎的命運抵足長談

孰料其中半隻沒穿虎皮

且敬畏閃電


37

那山嶺奔行啊,樹木飛馳

瀾滄江水陡漲三尺

苯教法師的咒語被雨淋濕


38

向魚問水,向馬問路

向神佛打聽我一生的出處


而我呀

我是疼在誰心頭的一抔塵土


一尊佛祖,兩世糊塗

來世的你呀

如何把今生的我一眼認出

(張子選·藏地詩篇)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June 5, 2024 at 3:42pm

【原諒】

……如果這件事的確存在,阿爾貝蒂娜向我隱瞞嗜好也是為了不讓我傷心。聽見我自己對這個阿爾貝蒂娜說出這番話我心裡甜滋滋的。再說,我難道還認識另一個阿爾貝蒂娜嗎?一個人在同另一個人的關係中出錯的兩個最大的原因,一是自己的好心,一是愛上了這個人。一莞爾,一撫肩,就這樣愛上的。這就足夠了;就這樣,在長時間的希翼或憂傷中你可以塑造一個人,構想一個人的性格。當你後來再與你所愛的女人交往時,無論你遇到多麼殘酷的現實,它也不可能排除與你顧盼撫肩的人兒那善良的性格和熱愛你的女人那天生的品質。……我追憶著這個阿爾貝蒂娜那美麗善良而又楚楚動人的眼神,她那豐腴的面龐,她那皮膚粗糙的脖頸。那是死人的形象,然而這死人還活著,因此我很容易立即做到她活在我身邊時我肯定會做的事(倘若我在來世能找到她我也會這麼做),我原諒了她。


【聖日耳曼區精神】

聖盧遠沒有他舅舅有時具有的獨特的深邃。但是,他性格和藹可親,而他舅舅則疑神疑鬼。他仍然像在巴爾貝克時那樣可愛、紅潤,還有一頭金髮。他舅舅無法超越他的,只有聖日耳曼區的精神狀態,具有這種精神狀態的人們認為自己同聖日耳曼區的關係最為疏遠,而這種精神狀態既賦予他們對天生並不聰明的人們的尊重(這種尊重確實只盛行於貴族之中,並使那些革命顯得如此不公道),又在其中摻雜了一種毫無意義的自滿。通過謙卑和驕傲的混雜,後天獲得的思想好奇和天生的威嚴的混雜,德·夏呂斯先生和聖盧經歷不同的道路,具有不同的觀點,又相隔一代人的時間,卻成為任何新思想都會使其感興趣的知識分子,又都是那麼健談,任何人都不能使他們剎車。因此,一個有點平庸的人,會根據自己當時的情緒,認為他們倆都十分迷人或都惹人討厭。

(摘自:《追憶似水年華》[法語: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英语:In Search of Lost Time: The Prisoner and the Fugitive],[法国]馬塞爾·普魯斯特 [Marcel Proust ,1871年—1922年] 的作品,出版時間:1913–1927,共7卷)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May 31, 2024 at 9:18pm

[秘密]

我去與外祖母一起用晚餐,感到自己心中有一樁她不了解的秘密。同樣,對阿爾貝蒂娜來說,明天她的女友們和她在一起時,也不知道在我們之間剛剛發生的事。在邦當太太吻她的外甥女的額角時,她根本不知道在她倆之間還有一個我,她的外甥女頭髮梳成那個式樣,是為了討我喜歡,而這個目的對所有的人都秘而不宣……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不太清楚。總之,這個大旅社,這夜晚,在我看來已不再空空蕩蕩,它們蘊含著我的幸福。

【魔杖】

轉瞬間,我又看到了外祖母,她還是那副模樣,坐在我們從巴黎去巴爾貝克的那列火車上。……這一痛苦的回憶猶如魔杖一樣,重又把我近來正喪失的靈魂歸還給我;當我極度渴望擁抱一位死者,雙唇因此而顫抖的時刻,我能怎樣對待羅斯蒙德呢?當我外祖母經受的痛苦時刻都可能出現在我心頭,我的心臟因此而如此猛烈跳動的時刻,我能對康布爾梅和維爾迪蘭家的人說些什麼呢?我不能再呆在這車廂裡了。

(摘自:《追憶似水年華》[法語: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英语:In Search of Lost Time: The Prisoner and the Fugitive],[法国]馬塞爾·普魯斯特 [Marcel Proust ,1871年—1922年] 的作品,出版時間:1913–1927,共7卷)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May 22, 2024 at 8:15pm


向神佛打聽我一生的出處


我之所以有時哭泣

是因為百世輪回中

你我之間常常隔著茫茫人世


入夜飲馬,黎明磨刀

世事如亂草,莖莖催人老

歲月飛跑,一把短藏刀

我一生的好時光引頸就屠


佛來自印度是受人拜的

你活在世上是讓我疼的

疼不好,瞎疼

像木頭疼火,魚兒疼水

兩雙短藏靴疼一次後悔


你是馬,你是天下

你是寂寞巨大

忽略了眾生的生死和下巴


向魚問水,向馬問路

向神佛打聽我一生的出處

而我呀

我是疼在誰心頭的一抔塵土

一尊佛祖,兩世糊涂

來世的你呀

如何把今生的我一眼認出


風吹西藏,風吹雅魯藏布江

以及花的身體和乳房

風吹過很多年代

現在吹在我的身上

一如風曾經並仍將吹在別人身上


無論彼此熟悉還是陌生

風都將吹遍我們每個人的一生

拿走大家使用多年的馬匹、經卷、鼻息和眼神

再去吹更多事物的手腳和內心

這一點常常令我吃驚


風吹的季節裡也可能天天天藍

只是人間的面見一面少一面

憶及兩隻小小羊兒曾經銜草入世

卻於草淺春深處,被愛情無意間染紅了口唇

滿腹傷心霎時化作知足與感恩

這正像我們在茫茫人間偶遇的過程


多年以後,倘若眾法器由喧囂歸於大靜

整個高原穿戴上一場大雪過後的冷與空

如果那時風仍然吹,這將會成為

你我並肩游走和結伴老去的最好理由嗎


遠在藏北草原,牧人的婚禮上

我們把誰都不認識的那個人叫命


風吹。風其實也吹著

那個叫命的半神

——如果它也覺出了一些生之冷清

我們就去請它也坐過來一起烤烤火吧

況且此間,這世上有些風聲可能颳得正緊


日深——

你替誰操心


夜冷——

誰為你點燈


天下太大,以你為家

是非太吵,有愛撐腰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May 4, 2024 at 8:36pm


翟永明詩歌·人生流轉

壽高多辱 當我睡下

你必不可喚醒我

這顆老皺 腐濁

血流緩慢的心臟


此刻我的愉悅

必如混沌 急於回至母體

蜷縮 無知無覺

急於降生 你便知

我急於離開


沿著老邁之血匆匆返回

我停止生長 骨疏筋縮

姿態已難看 只有夢裏

迷人而無羈

此刻我的愉悅

必如快樂之嬰 猛然伸展


必將四肢百骸抻開

去撕裂天空 去吞吐

你便知 我並非貪戀此身


沿人生椎骨爬行

到中部或上部?

中年或壯年?

靈魂已磨損至粗糲疲盡

曾經喜愛的 已讓人厭倦

人人在此骨節間喪失

不管能否察覺 (喪失)

所追求的 所得到的


此時僅腦子還算靈活

必如少年璀燦 渴求運轉

那節骨眼上 不知前程遙遠

也不計算

山窮山盡不到老

你便知 我不再攢勁

去爭取贏字


在一生之路

總有個賽末點

坐看 來來往往人

走向南 走向東

走向北 走向西

有人與你 在此點失散 有人還在

有人扯你到溝渠 有人陪伴

有人稱為朋友或敵人 在此交換

你便知 都不重要


高下或對錯

也在這個點上渙散

老年和青年

也在此點擦肩經過

奔向最後終點:


老人說:人生如流水線流轉

你我只是來一個扔一個的廢品

唯有機器不停地運轉


年輕人唱:人生如流水線流轉

你我都將被歲月拋光鋥亮

唯有機器不停地運轉

延續閱讀:

積極老去

埃及情歌

埃及亡靈書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