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20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6, 2021 at 10:02am

現在,許多人把孫子兵法降到很低的層次上,將其與一些生活上、官場上的瑣碎之事聯系起來,甚至將其與夫妻關系聯系在一起,把這部兵學聖典搞得庸俗不堪。有人認為,這是對孫子兵法最好的應用,這是孫子兵法具有現代應用價值的最好體現,實際上,這是把孫子兵法用歪了,完全扭曲了孫武子的本意,是對孫子兵法的玷汙。

出現這種現象的一個原因,是這些人根本不懂“戰略”與“謀略”的區別。戰略,是一種著眼全局和長遠的籌劃,是一種在高層理性指導下的運用力量的科學和藝術,是大智慧;而謀略,是一種缺乏理性支撐和道德要求的用詐之術,是小計謀。戰略著眼於“大”,謀劃大事,而謀略無所謂大小,什麽人或什麽層次都可以用;戰略強調“以正合,以奇勝”,奇正統一,而謀略無所謂奇正,只要達成目的,什麽手段或什麽詭計都可以用。由於沒有把“戰略”與“謀略”區分清楚,一些人則用一種微觀實用的“小計謀”的理念去詮釋孫子兵法,用一些老百姓民間的經驗之談去解讀孫子兵法。例如,有些出版物把孫子兵法與三十六計混為一談,在一些“借刀殺人”、“笑裏藏刀”、“美人計”、“苦肉計”等一些平常手段上津津樂道。甚至還有人說,現在談孫子兵法已經過時,要用所謂“謀略”來替代孫子兵法。因此,我們必須明確指出:孫子兵法是大智慧,是“統帥之道”,是有著深層哲學底蘊的揭示競爭規律的科學,是一種在戰略層面上理解和使用的學問,與人們常說的所謂“謀略”完全不是一回事,絕對不能夠相提並論。

我們不能片面理解“兵以詐立”的思想。在不了解戰略的情況下運用戰略,有很大的危害性。有專家對中國企業存在的類似問題做了描述,他們說,當今中國企業界在製訂企業發展戰略時表現出過多的剛性追求,盲目貪大成了時尚,大量的文獻書籍在論述管理戰略思想時都只是停留在“術”的層次上,缺乏“道”的統一,熱衷於從古代文化中發掘在各種克敵製勝之術,走極端連厚黑學這種難登大雅之堂的壞招也使上了,企業戰略表現出嚴重的謀略不足、取巧有餘。在過度的剛性戰略指導下戰術表現為以拼企業實力為特征的各種運作,如:盲目擴大經營規模,不加分析地兼並收購,不理智地與競爭對手打價格戰及廣告戰等。(節錄自2004年11月02日《新浪軍事》洪兵:孫子兵法的現代應用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30, 2021 at 6:27pm


謊話使人們看不到真實,胡扯則使人不想看到真實

哲學家法蘭克福(Harry Frankfurt)把那種只顧逞口舌之快,故做驚人之語,
但又完全沒有實質見解和看法的說話方式稱為“胡扯”。他在《論胡扯》(On Bullshit)中指出,胡扯是一種不同於謊話的不實之辭。胡扯與其說是隱瞞真相、說謊騙人、黑白顛倒,還不如說是自以為是、不懂裝懂、誇大其詞。

說謊話的人知道什麼是真,什麼是假,說謊話因此是故意隱瞞真情,以此欺騙別人。而說胡扯的人則不知道,也不在乎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他只想出語驚人、表現自己、顯擺學問,所以要麼誇大其詞,奇談怪論,要麼沒話找話說,為了出風頭,胡說一通。



法蘭克福認為,“就影響效力而言,胡扯遠比說謊更嚴重,是‘真實’的更大敵人”。為什麼這麼說呢?這是因為,說謊還要顧慮到“真”,而胡扯則根本就對“真”采取一種虛無主義、犬儒主義的態度。謊言是真實的對立面,謊言雖然掩蓋和歪曲真實,但畢竟還知道有真實的存在,還把真實當一回事,否則也就不會花氣力去掩蓋和歪曲真實了。胡扯則根本無視真實,根本不在乎什麼是真實或者到底有沒有真實。因此,胡扯對真實的態度極為輕佻,如同兒戲。


謊話使人們看不到真實,胡扯則使人不想看到真實,根本就對真實不感興趣。反公知的胡扯從根本上取消了討論公知的必要。這種胡扯正在越來越嚴重地敗壞當今知識分子問題討論應有的深入思考和理性話語。在這種情況下,重溫朱特在《思慮20世紀》中對知識分子問題的理性、深入思考也就有了非常現實的意義。
(徐賁:關注“小真相”的知識分子,2017-09-08愛思想平臺)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28, 2021 at 3:27pm


MOOOI·這算不算一種失貞或出軌?

公司裏有些男人談起政治,煞有介事似的。

也不過是上半年吧,甲对當權的所谓轉型計劃,充满了激情,認為當權的真的有誠意。

而乙則對在野的所謂改革宣言,一樣充满想象。好像只要反對派成為當權派,世界馬上就没問题了。

两人于是各自選擇了自己要追随的對象,下了班去為他們各自所追随的黨派摇旗呐喊,上班則吵得臉红耳赤,午飯常常不歡而散。

可是,再大的激情也亢奮不了多久,慢慢大家發現两人针锋相對的時刻居然少了。

再過一陣子,反而聽見他們在批判各自原来所追随的頭頭,两人反而變成似乎同是被騙了的人,漸漸同病相憐起来。

不時在挖苦自己一時的衝動,把自己給獻了出去。

我對他們說:你們怎麼變成不甘心的怨婦似的?

就算過了初戀的季節,男人在社會上還是会春心蕩漾的,结果發現自己年纪一大把了,還讓人给骗了感情。

這算不算一種失貞或出軌?

想着想着,還真的笑壞我小女子。( moooi on September 23, 2012 in iconada

(Photo Appreciation: F*** the politics! by Patrick Sean, https://www.facebook.com/PatrickSean91)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26, 2021 at 10:14pm


面具:革命和反革命

革命和反革命戴上面具,準備下一次正面衝突。短暫的坦誠!老鷹間的搏擊變成了章魚間的扭鬥。人的天賦,自以為發現了正式的真理,實際上把直接害人的真理調節成容許害人。在全副武裝並氣喘籲籲世界邊緣,受到啟發的人浩浩蕩蕩地走上歧路!這時,聚在一起的神經質在傳奇和象征的眼中互相譴責;有肉身的人讓他的身體忍受酷刑,沒有一絲悔意。筆下的花,可憎的花,把它的黑色花瓣轉向太陽瘋狂的肉體。源頭,您在哪里?良藥,您在哪里?結構,你最終會改變嗎?
(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4】)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23, 2021 at 4:01pm


同一個災難命運中,人類能在更高層次上合作嗎?

信息互聯網讓我們能隨時掌握,疫情在一個又一個國家的蔓延進展。然而,這並沒能啟動更高層次的國際合作,它激發的只有科研人員和醫生自主發起的跨國協作。無論世衛組織還是聯合國,都無力為最貧困的國家提供抗疫援助。

(2020年3月14日,在意大利米蘭,一幢樓裏的人們紛紛打開窗戶、走上陽臺參加抗擊疫情的音樂快閃活動。新華社發)

我們生活在一個傳統的團結互助體系敗落的社會裏。最大的難題之一就是修復鄰裏間、勞工間、公民間團結一致的聯系……我們在受到這些約束時,父母和不再上學的孩子之間、左鄰右舍之間的一致利害關係會更加牢固……我們的消費力會遭到重創,而我們應該利用這樣的境遇,好好地去重新思考消費主義,也就是“消費成癮” —我們對毫無用處的糟粕之物中了毒,要從此學會寧缺毋濫。


我們必須要重拾民族團結,它不是封閉自私的,而是向“地球人”的命運共同體敞開的……在病毒出現之前,各大洲的人類已經面對著共同的難題:生物圈退化、核武器擴散、缺乏調控的經濟使不平等加劇……這個命運共同體早已存在,只是人們心中充滿焦慮,意識不到它,反而向民族或宗教的利己主義尋求庇護。


誠然,民族團結是必須的,然而如果人們對人類的共同命運沒有取得共識,如果人們的團結不能更進一步,如果不去改變政治思想,人類的危機只會進一步惡化。病毒的啟示清晰明了,要是我們冥頑不靈,終會禍事臨頭。
埃德加·莫蘭:隔離,能幫人們開始為自己的生活方式“解毒”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17, 2021 at 11:00pm


自保

如果說“犬儒”的出發點是為了自保,那麽這一做法最終是否能讓人收獲幸福? 自保是人最低程度的生存需要,不是幸福。17世紀英國思想家霍布斯把保全生命看成是人最根本的需要,他自己一生都處於不安和恐懼之中,他的情緒反應在他的“自保”說中。

犬儒主義經常是人不斷被傷害,卻又始終無力抵抗,終於徹底無望和放棄的結果。犬儒主義者始終處於一種莫名的不安與焦慮之中,這種不安與焦慮讓犬儒主義者在慢性的不幸福中艱難度日。

犬儒主義的特征是不拒絕的理解、不反抗的清醒、不認同的接受,都是不能有能動的行動。



2000多年前,亞里士多德就在他的《倫理學》中指出,“幸福”不是一種靜止的狀態,而是一種進行中的生活方式,一種以德行為目的的行為:“幸福是一種完全合乎德行的現實活動”。他說,許多人“以生活享受為滿足”,更有許多人過著“很明顯是一種奴性的生活,然而,卻顯得滿有道理”。自保的安全感是奴性的安全感,不應該成為我們今天的幸福樣本。
(徐賁:當今中國犬儒社會文化的困境與出路,2016-01-27, 愛思想平臺


延續閱讀 》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文創領導

韵文化:气韵、神韵

《媒体愛墾》內容重點推薦

自吹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2, 2021 at 3:20pm


陳明發《病毒給我上了一堂政治課》

病毒給我上了一堂政治課,Covid-19始于509

在政治上,冠毒其實是一位好老師,教懂了我們馬來西亞政壇的本質。


結論是很清晰了:希盟份子冠毒似的腦子,是馬來西亞目前抗疫艱難主因。


要有效抗禦肺炎,先得認識更早存在的腦炎。



首先來看看,新冠肺炎病毒的結構是怎樣的。


它看似一種生物,一種我們60年建國史前所未見的新物種。其實它根本不是。


按照人類對生物的定義,生物必須擁有完整的細胞結構,細胞內包含著生物的遺傳物質。


就像任何結構堪負責任的政治組織一樣,要有建設性首先必須有像個人樣的生命力。


但希盟是新冠病毒式的組成,一種披著蛋白質為保護層的有毒物質,然後借助人們自由而天真無防備的(民主)空氣,瞄準並侵襲無辜者的(腦)細胞。



宿主一個不謹慎,便讓本身接觸到這毒質。病毒一接觸到人的細胞,它便立即金蟬脫殼,將蛋白質的外殼,丟棄在人的細胞外,長驅直入宿主細胞,進行繁殖復製搞顛覆、破壞。


我從哲學的角度來了解、詮釋這場病毒,清晰地看見希盟的新冠病毒本質。


也更能明白,他們為何頭戴60年來的一頂新皇冠,卻給這個國家製造了更窒息、更致命的病態。



看出了他們的蛋白質外衣,就能明白承認統考、族群平等、施政透明、尊重人權、新聞自由、宗教平等.........;給趙明福翻案、結束埋毒案、找回失蹤的牧師、叫1MDB水落石出.........,這些這些議題的蛋白質,對他們來說真是太豐富了,結果都成了馬來西亞選民最早的腦毒宿主。


最新的兩個,是G會和H宮。



怎麼解決?我過去18個月來,學到三個英文:1 Social Distance ;2 Break the Chain;3 New Norm。


馬來西亞要脫險前進,以前面兩項對待希盟人及其邪說就對了;這樣,我們的政經文教命運,才可能有New Norm


政治這回事,我知道總是見仁見智。但在509,我們都見鬼了。


見過鬼怕黑;更珍惜好好做人。人鬼殊途,道不合不相為謀。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14, 2021 at 11:13am


勒内·夏爾:準備下一次正面衝突


37

革命和反革命戴上面具,準備下一次正面衝突。

短暫的坦誠!老鷹間的搏擊變成了章魚間的扭鬥。人的天賦,自以為發現了正式的真理,實際上把直接害人的真理調節成容許害人。在全副武裝並氣喘籲籲世界邊緣,受到啟發的人浩浩蕩蕩地走上歧路!這時,聚在一起的神經質在傳奇和象征的眼中互相譴責;有肉身的人讓他的身體忍受酷刑,沒有一絲悔意。筆下的花,可憎的花,把它的黑色花瓣轉向太陽瘋狂的肉體。源頭,您在哪里?良藥,您在哪里?結構,你最終會改變嗎?

38

他們任由成堆的偏見墜落,沈醉於錯誤準則的炙熱。和他們合作,給他們驅魔,讓他們輕裝前進,讓他們變的強壯並堅韌;然後使他們相信從某個出發點來說固有的觀點有著極大的局限性,而最終,“事情”是生死之間的抉擇而非一個文明所強調的細膩,一場災難過後,命運的海洋上留不下任何痕跡;我極力想對周圍的人證實這點。(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4, 2021 at 8:26pm


奥威爾·你不懂形而上學


奧勃良微微笑道:“溫斯頓,你不懂形而上學。到現在為止,你從來沒有考慮過所謂存在是什麽意思。我來說得更加確切些。過去是不是具體存在於空間里?是不是有個什麽地方,一個有具體東西的世界里,過去仍在發生著?”


“沒有。”


“那麽過去到底存在於什麽地方呢?”


“在紀錄里。這是寫了下來的。”


“在紀錄里。還有——?”


“在頭腦里。在人的記憶里。”


“在記憶里。那末,很好。我們,黨,控制全部紀錄,我們控制全部記憶。因此我們控制過去,是不是?”


“但是你怎麽能教人不記得事情呢?”溫斯頓叫道,又暫時忘記了儀表。“它是自發的。它獨立於一個人之內。你怎麽能夠控制記憶呢?你就沒有能控制我的記憶!”


奧勃良的態度又嚴厲起來了。他把手放在儀表上。


“恰恰相反,”他說,“你才沒有控制你的記憶。因此把你帶到這里來。你到這里來是因為你不自量力,不知自重。
(喬治·奧威爾《1984》【83】)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1, 2021 at 10:31am


陳明發寓言《五脚蝦C菌無戰事》

當蝦身上感染C病菌,“主流”一面是責無旁貸賣力抗疫,一面是趁機表現本身的藝術/醫術、拉攏民心,豈知果子芭與速鐵道被忽視了,芭主與道長生氣了,“多數聲音”成了唆使的催眠聲,15個月來再次發揮善煉希望的口舌本事,這回不再是廣大雪亮的眼睛,而是芭主和道長軟軟的耳朵就夠了。有夢是美好的,有承諾的交易更妙。F院與G會,只能是 院與會了。(1.7.202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