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加·莫蘭:隔離,能幫人們開始為自己的生活方式“解毒”(下)

問:與1918-1919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時,統治者們謹守“緘默原則”(omerta)相比,如今的政府多少做到了公開透明……這難道不是全球化的積極影響嗎?

莫蘭:在西班牙大流感的時代,統治者不希望人民(特別是戰士)意識到這一災難。這樣的不透明性在今天是不可能做到的。……信息互聯網讓我們能隨時掌握疫情在一個又一個國家的蔓延進展,然而這並沒能啟動更高層次的國際合作,它激發的只有科研人員和醫生自主發起的跨國協作。無論世衛組織還是聯合國,都無力為最貧困的國家提供抗疫援助。


問:“我們回到了戰爭時期”,馬克龍在演講中多次用這句話來描述意大利和法國的現狀。您曾經親歷過戰爭年代,這個類比會讓您想到什麽?

莫蘭:在(德國)佔領時期 ,曾有過封禁、戒嚴的現象,還有(猶太人)隔離區……但這和現在最大的差別在於,那時的封禁措施是敵人強加給我們的,而現在是我們通過強制措施去抵抗“敵人”,也就是病毒。德軍佔領幾個月後,就開始出現了糧食限制配給。而假如這場危機持續下去,隨著國際商品運輸的減少,配給制的回歸是可以預見的。類比僅止於此,我們並沒有身處同一種戰爭中。


問:大中小學全面停課也是自1940年來的第一次……

莫蘭:是的,但那時候關閉學校是非常臨時性的。法國潰敗發生在六月,當時剛剛放暑假,到十月學校就又重新開放了。


問:封禁會帶來什麽可以預料的後果?恐懼?人與人之間的猜疑?或者正相反,發展出新的人際關係?

莫蘭:我們生活在一個傳統的團結互助體系敗落的社會裏。最大的難題之一就是修復鄰里間、勞工間、公民間團結一致的聯系……我們在受到這些約束時,父母和不再上學的孩子之間、左鄰右舍之間的一致利害關係會更加牢固……我們的消費力會遭到重創,而我們應該利用這樣的境遇,好好地去重新思考消費主義,也就是“消費成癮” —我們對毫無用處的糟粕之物中了毒,要從此學會寧缺毋濫。

問:我們與時間的關係可能也會改變…… 

莫蘭:是的,封禁讓我們重新獲得了這樣一段時間,它不再是被切成碎片、精確測定的,逃離了“通勤—坐班—睡覺”的三點一線,我們能夠找回自己,繼而明白什麽是我們最基本的需求:愛、友誼、溫情、團結、生活的詩意……封禁可以幫助人們開始為我們的生活方式解毒,讓人們明白所謂好好生活,是讓“自我”盡情盛放,而我們也總是身在多種多樣的“我們”之中。

(2020年3月14日,在意大利米蘭,一幢樓裏的人們紛紛打開窗戶、走上陽臺參加抗擊疫情的音樂快閃活動。新華社發)


問:歸根結底,這場危機反而是對身心有益的嗎?

莫蘭:讓我非常感動的一幕,是那些意大利婦女在陽臺上高唱他們歌頌博愛精神的國歌《馬梅利之歌》(Fratelli d’Italia,亦譯為《意大利的兄弟》)。

我們必須要重拾民族團結,它不是封閉自私的,而是向“地球人”的命運共同體敞開的……在病毒出現之前,各大洲的人類已經面對著共同的難題:生物圈退化、核武器擴散、缺乏調控的經濟使不平等加劇……這個命運共同體早已存在,只是人們心中充滿焦慮,意識不到它,反而向民族或宗教的利己主義尋求庇護。

誠然,民族團結是必須的,然而如果人們對人類的共同命運沒有取得共識,如果人們的團結不能更進一步,如果不去改變政治思想,人類的危機只會進一步惡化。病毒的啟示清晰明了,要是我們冥頑不靈,終會禍事臨頭。(2020年03月24日 / 來源:澎湃新聞網

Views: 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