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borough 黃岩's Blog (75)

伊麗莎白·斯塔·希爾:一個小女孩的禮物

夜間,雪靜悄悄地綿綿而降。 

我們一家人——丈夫拉斯,女兒,兒了和我,站在窗口又驚又喜地朝外望去,多美的景色啊!現在,我們的城鎮似乎已披上了聖誕節的盛裝。房子圍著白絨般的頭巾。前天還是光禿枯黃的樹木,現在卻已換上了閃閃發光的冰上衣。甚至連電線桿也戴上了一頂斑白的帽子。在呼嘯的風聲中,人們能聽到聖誕節的歌聲。

試想一下,正好還有一個星期的此時此刻,我們將走在去教堂做聖誕禮拜的路上。這就是我們13歲的兒子布萊德喜歡的家庭傳統節日之一。我們踏著清晨的寒霜,向教堂走去。一路上,遇見鄰居和朋友們。

“噢,”我丈夫說,“我們的早餐還可以吃到香腸、蛋糕和小蜜桔呢。”…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11pm — No Comments

竹菁·一個商人買忠告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西班牙的某城有一個人,他以賣忠告為職業。有一天,一個知道後。就專程到他那里去買忠告。那個人問商人,要什麽價格的忠告,因為忠告是按價格的不同而定的。商人說:“就買一個一元錢的忠告吧。”那個人收起錢,說道:“朋友,如果有人宴請你,你又不知道有幾道菜,那麽,第一道菜一上,你就吃個飽。”

商人覺得這個忠告不怎麽樣,於是又付了兩倍錢,說要一個值二元錢的忠告。

那人就說了這麽一個忠告:“當你生氣的時候,事情沒有考慮成熟,就不要蠻幹;不了解事實的真相,千萬不要動怒。”

像上次一樣,商人覺得這個忠告也不值那麽多錢。於是又要一個值一百元的忠告。…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10pm — No Comments

普羅特尼科娃·一個女人的夜晚

方圓·譯

關上房門,薇拉契卡自豪地搖了搖頭,精神抖擻地朝車站走去。

“都結束了。”她想,“終於分道揚鑣了……而且,不是他離開我,卻是我離他而去。在我們這個時代,這還有點兒意義呢。我自豪地走了——只拎著一只皮箱。現在我可以自做主張了:高興的話,可以去看戲,來了情緒呢,可以去看電影,誰都不會礙我的事兒……”她一刻不停地朝前走。

“再不會有人追在我屁股後頭一個勁兒地問:‘上哪去?’……”她凝神諦聽了片刻。前面沒有腳步聲,兩旁也沒有……可背後似乎有聲音,盡管這聲音並不很響……薇拉契卡把皮箱換到另一只手里。…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9pm — No Comments

劉孝存·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的故事

博大精深的《周易》六十四卦,分“上經”和“下經”兩大部分。其上經三十卦,是論述“天道”的;其下經三十四卦,則屬描述“人事”。

下經三十四卦依次為:咸、恒、損、益、夫、兌、渙、中孚、節、小過、既濟、未濟。

——四十二個字,竟然言簡意賅地寫出了一篇遠古時代的“紀實文學”!

——一篇遠古時代“紀實文學”的破譯一人的世界,有男、女之分。

天下的人,全都是男女交合而生的。…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9pm — No Comments

佚名·索洛杜布

一天清晨,一位婦人帶著一個4歲的小男孩在郊區的街道上散步。那孩子天真活潑,面色緋紅。那婦人年齡不大,穿著考究。她一邊幸福地微笑著,一邊細心地照看著自己的兒子。孩子正在滾著一個黃色的大鐵圈,他穿著短褲,揮動著棍棒歡快地笑著,跟在鐵圈後面跑。他把棒子舉得高高的,本來沒有那種必要,可他就是那麽做的。

真開心!方才他還沒有鐵圈,可是現在有了,真叫人高興!一個雙手粗糙、衣服襤褸的老頭,身體緊靠柵欄站在十字路口,好讓那女人和小孩走過去。老頭用那昏花的兩眼凝視著孩子,臉上露出呆癡的笑容。…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5pm — No Comments

馬戈·法伊爾:天堂回信

詹妮譯

1993年10月的一個清晨,朗達·吉爾看到4歲的女兒戴瑟莉懷中放著9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麽還不回來呀?”丈夫肯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朗達想,要是我能讓她快樂起來就好了。

戴瑟莉不僅沒有漸漸地適應父親的去世,反而拒絕接受事實。“爸爸馬上就會回家的,”她經常對媽媽說,“他現在正上班呢。”她會拿起自己的玩具電話,假裝與父親聊天兒。“我想你,爸爸,”她說,“你什麽時候回來呀?”肯死後朗達就從尤巴市搬到了利物奧克附近的母親家。葬禮過去近兩個月,戴瑟莉仍很傷心,最後外祖母特里施帶戴瑟莉去了肯的墓地,希望能使她接受父親的死亡,孩子卻將頭靠在墓碑上說:“也許我使勁聽,就能聽到爸爸對我說話。”…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4pm — No Comments

佚名·童心

英國詩人華茲華斯有一次碰見一個8歲的小女孩。他問她有幾個兄弟姐妹,她回答說:“我們是7個,兩個在城里,兩個在外國,還有兩個埋在教堂的墓園里。”她每天晚上都攜著點心和小碟子,到那墓園的草地上,獨自地吃,獨自地唱,唱給她的在土堆里睡著的哥姐聽。雖然墓園里永遠都沒有回響,但她爛漫的童心卻不曾感到生死間的阻隔。所以任憑華翁多方的譬解,她只是睜著一雙靈動的小眼,回答說:“可是,先生,我們還是7個人。”

企盼一個失去了母親、還不到4歲的小女孩,在花園里看種花時,園丁告訴她,這花籽種在泥里澆下水去,就會發芽生長並開花。

那天晚上下起了傾盆大雨,她想起了園丁的話。於是,她偷偷地起床,把母親的照片揣在懷里,冒著大雨走了出去。…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0pm — No Comments

陽子·一夜小宿

人類之愛,不盡是親人之間的愛,那種素昧平生的愛,則更感人,更珍貴。

一位叫做溫特倫傑的先生,去年夏天一個人開車從波士頓到西海岸去,不幸的是在伊利諾斯州的公路上發生了車禍。當他蘇醒過來時,他發現自己躺在小城的醫院里。在這個陌生的小城,他沒有一個熟人,或者說他以為他沒有一個熟人。

關於車禍的報道出現在第二天早晨的當地報紙上。當天下午一位自稱是馬爾科姆·科雯夫人的女士要求探望溫特倫傑先生,而他根本沒能想起這個名字。

“你們肯定她是要看我的嗎?”溫特倫傑問醫院的人,“可這里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呀!”醫院的人肯定地點頭後,這位女士便被引進來。…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6pm — No Comments

讓·阿爾布: 遺書

靜軒·譯

著名作家呂西安·朱塞朗拉開抽屜。從一大疊手稿、文件和書信下面,奧德特露出她那張漂亮的小臉,情意綿綿地沖他微笑……半年來,他幾乎完全拜倒在她的腳下。可是突然間,年輕的作家不得不趕緊把照片藏好,因為,他的妻子索蘭格悄悄地走進了書房。

“我打擾你了嗎?”“怎麽會呢?”呂西安言不由衷,“我正寫到長篇小說的一個精彩段落,就寫不下去了。”“什麽情節?”妻子問。

“女主人公由於丈夫負心,感到非常絕望,想去自殺。但在此之前,她想給他寫一封遺書。這封遺書我寫了3稿,都感到不滿意。也許,只有女性的感受才能把這個段落寫得感人肺腑。”…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6pm — No Comments

因為我愛他

說什麽愛得死去活來,道什麽愛得地老天荒,一個萊爾令無數的愛情蜜糖失去。 

1993年4月,原英國人質約翰·麥卡錫與其女友吉爾·莫萊爾合著的《別樣的彩虹》一書出版。此書敘述一名年輕的英國記者在異國遭人綁架,身陷囹圄,生死不明。他的女友,一位生性靦腆的女孩,深信他仍然活著。為了營救他,她四處奔走呼喊,面對旁人的白眼與嘲諷,她無所畏懼,雖屢屢碰壁仍不肯罷休。5年後,他終於獲釋。

愛,並未隨時間流逝1991年8月的某天,英國皇家空軍利尼哈姆基地。運送被釋人質的飛機靜靜躺在停機坪上。5年了,當他們的目光再度交接時,他們知道:一切都沒有改變。…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5pm — No Comments

翔子·英雄的葬禮

“三叔,如果有一天早上你起來時什麽都看不見會怎麽辦?”

“讓我想想……”三叔仰首望天片刻,突然略有所悟地以手敲了敲頭說:“嗯,對了!天還沒亮嘛,笨蛋!”然後,5英尺9英寸高的三叔會抱起他在空中打轉,發出一陣足以驅走任何惡魔恐懼的爽朗大笑聲。

後來一次,該是高中的事了吧。三叔搭著他的肩膀走出眼科醫務所時,已快和三叔齊高的小華沈郁地說:“三叔,瞎了眼是不是件很悲哀的事?”

三叔噴出滿口滿鼻的煙說:“小華,不幸的大小,是由當事人來決定,而不是局外者來衡量的。”三叔搭在他肩上的手掌慢慢收縮,他感到手掌透過自己堅實的肩肌,注入一股散發全身的信心。…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4pm — No Comments

威廉·薩羅揚:一張創造奇跡的唱片

宋靜存·譯

他胡亂花錢,理應挨頓鞭子──可是這時,音樂突然響了。

1921年,我剛滿13歲,一天,我從弗雷斯諾市中心騎自行車回家,車上捎著一架勝利牌手搖留聲機和一張勝利牌唱片。

那架留聲機在1935年我去歐洲旅行時,把它送給了基督教救世軍。可是,那張唱片我始終保存著。我對它懷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我之所以特別喜愛它,是因為每當我聽這張唱片的時候,就想起當初我挾著留聲機和唱片走進家門的情景。…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1pm — No Comments

瑪麗亞·帕弗洛娃:一枝紅玫瑰

她為千百個幼小的心靈打開了通向世界的窗口,她用自己的愛,在他們的心靈中播下了善和美的種子。

她是一個身材矮小、體質衰弱的老人,穿著一身舊衣服。她的頭發在腦後盤成兩個小發髻,加上蒼白的面孔,使那雙藍眼睛更顯得純樸了。每逢天氣暖和的時候,這位老婦人總是到街心公園去,在那里一直呆到天黑。只要天氣一冷,她便開始到花店去。在花店,有兩個按歲數可以做她孫女的賣花姑娘,她倆總是高高興興地接待她,因為有她在店里,她們也可以離開一下,去喝一杯咖啡。每當這個時候,她都會感到莫大的欣慰,她的兩只手異乎尋常地敏捷起來,兩眼閃著亮光,蒼白的臉頰上還泛出了一絲血色。凡進花店的人都覺得,不買一束花就離開那個花店是太過意不去了。…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0pm — No Comments

薩拉·朱伊特:一只白鷺

青閏·譯 

初夏6月的一個夜晚,小女孩希爾薇匆匆穿過樹影婆娑的森林。已經8點鐘了,希爾薇不知道祖母會不會因為她回去這麽晚而生氣。希爾薇每天傍晚5點半離開祖母的房子,去把她們的母牛趕回來。老牛天天都放牧在曠野里,啃吃著甜美的草兒。

希爾薇每天的工作就是將牛趕回家擠奶。聽到希爾薇的呼喚聲,那牛常常躲進灌木叢。

這天傍晚,希爾薇費了比平時更大的勁兒才把那牛給找到。她匆匆地趕著牛,順著一條狹窄的小路,穿過黑黝黝的森林,向祖母的房子走去。牛在一條小溪邊停下來飲水。在等候的當兒,希爾薇把光腳丫伸進清澈涼爽的溪水中。…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39pm — No Comments

米洛斯拉夫·茹拉夫斯:一只背袋

陳英·譯

 

我妻子說:男人自從亞當夏娃時代就和女人住在一起。奇怪的是,男人對女人的了解並不比那時的亞當好多少。到了今天,男人看女人,好像還是初次見到,甚至連最簡單的東西,比如女人的眼淚都不懂。我童年時經歷過這樣一件事,至今難以忘懷。

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父親上前線去了,媽媽獨自一人帶著我和妹妹,住在里沃夫城外的一個小村子里。

當時,我和妹妹都小,記不得爸爸的模樣了,只從照片上見過。不過,媽媽總是給我們講起爸爸。…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38pm — No Comments

王蒙·玫瑰大師及其他

玫瑰大師栽培的玫瑰四遠馳名,他布置的玫瑰大廳堪稱歐洲大陸上的一珠璀璨。有一次英國女王和荷蘭女王慕名前來賞盛,到了約定的時間卻見不到這位大師。一找,原來他正在廚房裏與四個女傭吵架。見到本國的皇室文員,他訴苦不疊:一個女傭買菜賬目不符,第二個女傭與大廚有染,第三個女傭說話用了臟字(動詞),第四個女傭偷吃了他給兩位女王準備的布丁。大師非常激動,義憤填膺,滔滔不絕,他解釋說:“不,絕不能讓步!決不!你讓她們一回她們就會騎在你的脖子上拉屎,她們就會認為你怕了她們?女人?女人怎麼樣?女人惡起來更不得了……”直用了15分鐘使本國皇室文員徹底地理解了他的苦處,同情了他的境遇,附和譴責了四個該死的女人。然後,玫瑰大師洗臉梳妝更衣打領帶,來到玫瑰大廳,當然,女王已經離去。…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33pm — No Comments

H·G·Wells:盲人國

努涅斯是一個山民,聰敏而有膽識,被一批前來厄瓜多爾攀登巴拉斯考托培克英國人雇為向導。這一行人爬到這座山最後一個懸崖底下,於雪中在一處巖架上建立一個棲身所。夜裏,努涅斯失蹤了。天亮時,可以看出他失足跌落的痕跡——他是朝東邊滑落的,一直跌到一個懸崖的邊緣,再從那裏掉下。

但是在大堆雪中宣落千尺的努涅斯沒死。他摔得暈眩,卻連一根骨頭都沒折斷,人滾到一個較不陡峭的山坡上,埋在白皚皚的雪堆裏。他從雪堆中掙紮出來,看到下面另一處陡峭的懸崖有一道狹窄巖縫,一個陷於絕境的人可能就會冒險從那裏爬下去。

他並不特別困難地爬了一陣之後,到達一個樹木蔥郁的山坡,;在山坡後面,這個峽谷豁然開朗,遠處有連綿的草地,他瞥見草地上有一簇石舍。在高處,有一道墻把這個山谷環繞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32pm — No Comments

陳靖·馬背上的小紅軍

在延安時期,有的同志向陳賡同志提出這樣一個問題:“老陳,聽說你一生有兩怕,在國民黨怕廖仲愷,在共產黨怕彭德懷,是真的嗎?”陳賡平靜地點頭默認著。

站在一旁的賀炳炎同志說:“老陳還有第三怕呢……”陳賡給賀炳炎一拳,人們都靜下來了。陳賡同志心情特別激動,眼圈發紅,大家也就不便往下問了。

這位在黃埔時代就被稱為“黃埔三傑”之一的人物,人們只知他是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的英雄,怕的卻是一個廖先生,第二次國內戰爭中,又有人傳他怕彭總。但誰也不知他還有第三怕。直到全國解放後,賀炳炎同志逝世的那個晚上,陳賡同志道出了他的第三“怕”。…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January 1, 2018 at 3:23pm — No Comments

卡爾維諾·裸泳

費慧如·譯

在某海濱浴場洗海水浴時,伊佐塔太太遇上了一件麻煩事:當從深海遊回岸邊的途中,她突然發覺自己的遊泳衣不在身上了。她弄不清事情是剛剛發生的,還是發生得有一陣兒了,總之,她穿的那件新比基尼泳裝只剩下了胸罩。可能是她臀部扭動時,扣子脫落,那個像布條一般的三角褲衩從另一條大腿滑了下去,也許正在她身下不遠處往下沈呢,她試圖潛入水中去尋找,但沒有成功。…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4, 2017 at 9:09pm — No Comments

福勞里恩·驢子和笛子

一只驢子在靜靜地吃薊。他看到一個牧羊人坐在樹下吹著優美動聽的笛子。聽人都覺得很悅耳,唯獨我們這只不滿的垂耳驢子例外。他自言自語道:“這個世界要瘋了!瞧,那些人張著嘴巴在欣賞一個滿頭大汗的傻瓜朝一根空心小管使勁吹氣。討好人類真是太容易了,可是我——不過沒關系,讓我趕緊逃到聽不見這傻子吹笛子的地方吧。我簡直受不了啦。”

我們這頭忿忿不平的驢子剛邁開輕快的步伐跑開去時,差一點點就踢到一根笛子上,這是一個戀愛中的牧羊人遺忘在草地上的。驢子停下來,機警地環顧四周,然後左右打量擱在草地上那根笛子,慢慢地低下頭去,把下唇湊在笛子吹孔上,吹起他所鄙夷的樂器來。說也奇怪,笛子居然發出頗為悅耳的聲音。我們的驢子認為自己是個聰明的家夥,得意地用後蹄朝空中亂踢,高聲大喊道:“妙極了!我也會吹笛子啦!”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4, 2017 at 9:0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