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borough 黃岩's Blog (83)

凱特·肖班 葛林:一小時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馬拉德夫人的心臟有毛病,所以在把她丈夫的死訊告訴她時是非常注意方式方法的。

是她的姐姐朱賽芬告訴她的,話都沒說成句;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地暗示著。

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德也在她身邊。正是他在報社收到了鐵路事故的消息,那上面“死亡者”一項中,布蘭特雷·馬拉德的名字排在第一。他一直等到來了第二封電報,把情況弄確實了,然後才匆匆趕來報告噩耗,以顯示他是一個多麽關心人、能夠體貼入微的朋友。

要是別的婦女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手足無措,無法接受現實。她可不是這樣。她立刻一下子倒在姐姐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當哀傷的風暴逐漸減弱時,她獨自走向自己的房里,她不要人跟著她。…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October 25, 2018 at 9:08pm — No Comments

徐冰·一條緞帶

真正使她來到沃勒商店的,肯定不是什麽傳奇之類的事。她已經向母親保證她自己買一雙長筒靴,可是,當她在商店漫步遊逛時,她卻在渴望地盯著那些她買不起或不讓穿戴的東西,比如那件正像莉妮有的遊泳衣。

莉妮,是的,伯特也許正帶著她參加募捐舞會呢,在星期六這個美妙的夜晚。

而她自己呢,有誰曾邀請她到鄉村俱樂部去參加募捐舞會呢?當然,沒有人會邀請這個害羞的珍妮。她沿著走廊走著,耷拉著頭,從她的樣子來看,心情很沈重。一塊標著“吸引異性物”的招牌擋住了她,牌後放著一些絲帶,周圍擺著各式各樣的蝴蝶結,牌上寫著:各種顏色應有盡有,挑選適合你個性的顏色。…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October 20, 2018 at 12:05am — No Comments

凱特·肖班 葛林:一小時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馬拉德夫人的心臟有毛病,所以在把她丈夫的死訊告訴她時是非常注意方式方法的。

是她的姐姐朱賽芬告訴她的,話都沒說成句;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地暗示著。

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德也在她身邊。正是他在報社收到了鐵路事故的消息,那上面“死亡者”一項中,布蘭特雷·馬拉德的名字排在第一。他一直等到來了第二封電報,把情況弄確實了,然後才匆匆趕來報告噩耗,以顯示他是一個多麽關心人、能夠體貼入微的朋友。

要是別的婦女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手足無措,無法接受現實。她可不是這樣。她立刻一下子倒在姐姐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當哀傷的風暴逐漸減弱時,她獨自走向自己的房里,她不要人跟著她。…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1pm — No Comments

小芸·一夜平安覺

沒有人比我更喜歡旅行,因公或是因私,步行或是坐船,我都不在乎。任何時任何地方我都很樂意去。但是現在,我正坐在火車站的候車室里,詛咒著離開家的那個壞日子。

理由十分簡單,我的火車將晚點三個小時。我喜歡旅行——但我討厭等待!忽然,我有了個主意,為什麽不改乘長途汽車呢?我正要沖出候車室,一個服飾整齊的老先生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年輕的女士,在趕長途汽車之前為什麽不先看看時刻表?”我張大嘴吃驚地望著他:他如何知道我的心思?沒容我吐一個字,他又笑著說:“你很奇怪我怎麽知道你的計劃是不是?你看,我的火車也晚點了,我也動了同樣的念頭。但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出門在外時,頭腦太靈活往往得不償失。願不願聽我談談如何得此經驗的?愉快的談話能打發時間,在你知道這點之前,你的火車恐怕早到站了。”好吧,事實上我很喜歡聽故事,所以是不會拒絕的。

一俟我坐下,老先生便開始了他的故事。“你看見了,我帶著幾個照相機,我是個職業攝影師,幹得不壞,能自由選擇何去何從。但在我年輕的時候,情況可大不一樣。我必須接受給我的工作。那一年,我的主要工作是在奧地利冬季奧運會上攝影,我沒日沒夜地幹了8天。…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0pm — No Comments

謝志強·一路平安

盡管相遇的陌生人緘口不語,然而,心靈撞擊的火花竟融在溢於言表之情中……他指著空位,問空位對面的中年男子:“同志,這里有……有人沒有……?”中年男子搖了搖頭。

他欣然落座。

列車啟程時,他晃晃隨身帶著的扁形茶葉罐:“來……來點吧?”中年男子舉起茶杯,表示:已經有了。

他朝中年男子笑笑,呷了一口茶,心里泰然了。他是第一次單獨出差,因為他口吃得厲害,平時不肯出門,這次,廠里人手緊,他只得硬著頭皮上路了。

車廂里,一片靜謐,前前後後的座位,都由睡意籠罩著,此起彼伏的鼾聲更加濃了這氣氛。他腦海里一個閃電:不要乘過站了。…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13pm — No Comments

卡拉·瑞德:一顆善良的心

張又寧譯

“你別再制造這可怕的噪音,好不好?我的頭都要炸了。”巴科斯特·海斯對著窗外大聲喊道。自打隔壁搬來的新鄰居開始每天下午吊嗓子練聲起,窗外的春色都給攪渾了,搞得他整天心煩意亂,不得安寧。

“這個討厭的女人,為什麽不到別處出醜呢?”他惱火地自言自語道,“或許我該立刻搬走。”

他是名退役警官,經過數十年的搏殺後,渴望過上一種平靜安逸的生活,頤養天年。他特地選擇了街區邊緣只有孤零零兩座房子的地方安了家。可這會兒,隔壁那座房子里又搬來了一個退休的歌劇演員。他討厭歌劇。…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13pm — No Comments

彭虹·一腳

〔總想刺探父母當年的“清宮秘史”。媽媽守口如瓶,爸爸的“瓶子”密封欠嚴,終於泄露了下面的故事。〕小橋。流水。人家。我吃了晚飯,照例到小河上遊的一泓清水里去快樂。樂畢歸途,望西天雲霓變幻萬千,如洛神翩翩遊龍宛宛,不禁搖頭晃腦起來:“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正唱到“毛主席聽了心歡喜”時,聽到聲“哎喲!”我下意識地罷唱,止步,定睛原來,我得意忘形之時,已踩著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腳!我忙連聲說:“對不起。”這“對不起”似乎是靈丹妙藥,那個婦女臉上立刻堆滿笑,也連聲說“沒關系”——不過她用的是土語:“活絡的!活絡的!”—就低頭繼續搓衣捶衣。…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12pm — No Comments

A·卡西莫夫:一件婚紗裙

這是戰爭年代里我所經歷的事,每每回想起來都令我激動不已,使我更加熱愛周圍的人們,珍惜今天的生活。

長時間的戰爭使越來越多的人陷於貧困,我的家也是一樣。終於有一天,一直最大限度抑制和隱瞞著自己的絕望的媽媽,嘆著氣說:“孩子,我們再也不能沒有面包而僅靠幹果生活了。”

每一天,戰爭都帶來許多可怕的不幸和痛苦,許許多多的家庭都失去家庭生活的支柱。我的姐姐斯卡納和我就是在沒有父親的情況下長大的。自然,所有生活的負擔也就完全落到我的媽媽——一個年輕寡婦的身上。…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11pm — No Comments

伊麗莎白·斯塔·希爾:一個小女孩的禮物

夜間,雪靜悄悄地綿綿而降。 

我們一家人——丈夫拉斯,女兒,兒了和我,站在窗口又驚又喜地朝外望去,多美的景色啊!現在,我們的城鎮似乎已披上了聖誕節的盛裝。房子圍著白絨般的頭巾。前天還是光禿枯黃的樹木,現在卻已換上了閃閃發光的冰上衣。甚至連電線桿也戴上了一頂斑白的帽子。在呼嘯的風聲中,人們能聽到聖誕節的歌聲。

試想一下,正好還有一個星期的此時此刻,我們將走在去教堂做聖誕禮拜的路上。這就是我們13歲的兒子布萊德喜歡的家庭傳統節日之一。我們踏著清晨的寒霜,向教堂走去。一路上,遇見鄰居和朋友們。

“噢,”我丈夫說,“我們的早餐還可以吃到香腸、蛋糕和小蜜桔呢。”…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11pm — No Comments

竹菁·一個商人買忠告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西班牙的某城有一個人,他以賣忠告為職業。有一天,一個知道後。就專程到他那里去買忠告。那個人問商人,要什麽價格的忠告,因為忠告是按價格的不同而定的。商人說:“就買一個一元錢的忠告吧。”那個人收起錢,說道:“朋友,如果有人宴請你,你又不知道有幾道菜,那麽,第一道菜一上,你就吃個飽。”

商人覺得這個忠告不怎麽樣,於是又付了兩倍錢,說要一個值二元錢的忠告。

那人就說了這麽一個忠告:“當你生氣的時候,事情沒有考慮成熟,就不要蠻幹;不了解事實的真相,千萬不要動怒。”

像上次一樣,商人覺得這個忠告也不值那麽多錢。於是又要一個值一百元的忠告。…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10pm — No Comments

普羅特尼科娃·一個女人的夜晚

方圓·譯

關上房門,薇拉契卡自豪地搖了搖頭,精神抖擻地朝車站走去。

“都結束了。”她想,“終於分道揚鑣了……而且,不是他離開我,卻是我離他而去。在我們這個時代,這還有點兒意義呢。我自豪地走了——只拎著一只皮箱。現在我可以自做主張了:高興的話,可以去看戲,來了情緒呢,可以去看電影,誰都不會礙我的事兒……”她一刻不停地朝前走。

“再不會有人追在我屁股後頭一個勁兒地問:‘上哪去?’……”她凝神諦聽了片刻。前面沒有腳步聲,兩旁也沒有……可背後似乎有聲音,盡管這聲音並不很響……薇拉契卡把皮箱換到另一只手里。…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9pm — No Comments

劉孝存·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的故事

博大精深的《周易》六十四卦,分“上經”和“下經”兩大部分。其上經三十卦,是論述“天道”的;其下經三十四卦,則屬描述“人事”。

下經三十四卦依次為:咸、恒、損、益、夫、兌、渙、中孚、節、小過、既濟、未濟。

——四十二個字,竟然言簡意賅地寫出了一篇遠古時代的“紀實文學”!

——一篇遠古時代“紀實文學”的破譯一人的世界,有男、女之分。

天下的人,全都是男女交合而生的。…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9pm — No Comments

佚名·索洛杜布

一天清晨,一位婦人帶著一個4歲的小男孩在郊區的街道上散步。那孩子天真活潑,面色緋紅。那婦人年齡不大,穿著考究。她一邊幸福地微笑著,一邊細心地照看著自己的兒子。孩子正在滾著一個黃色的大鐵圈,他穿著短褲,揮動著棍棒歡快地笑著,跟在鐵圈後面跑。他把棒子舉得高高的,本來沒有那種必要,可他就是那麽做的。

真開心!方才他還沒有鐵圈,可是現在有了,真叫人高興!一個雙手粗糙、衣服襤褸的老頭,身體緊靠柵欄站在十字路口,好讓那女人和小孩走過去。老頭用那昏花的兩眼凝視著孩子,臉上露出呆癡的笑容。…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5pm — No Comments

馬戈·法伊爾:天堂回信

詹妮譯

1993年10月的一個清晨,朗達·吉爾看到4歲的女兒戴瑟莉懷中放著9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麽還不回來呀?”丈夫肯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朗達想,要是我能讓她快樂起來就好了。

戴瑟莉不僅沒有漸漸地適應父親的去世,反而拒絕接受事實。“爸爸馬上就會回家的,”她經常對媽媽說,“他現在正上班呢。”她會拿起自己的玩具電話,假裝與父親聊天兒。“我想你,爸爸,”她說,“你什麽時候回來呀?”肯死後朗達就從尤巴市搬到了利物奧克附近的母親家。葬禮過去近兩個月,戴瑟莉仍很傷心,最後外祖母特里施帶戴瑟莉去了肯的墓地,希望能使她接受父親的死亡,孩子卻將頭靠在墓碑上說:“也許我使勁聽,就能聽到爸爸對我說話。”…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4pm — No Comments

佚名·童心

英國詩人華茲華斯有一次碰見一個8歲的小女孩。他問她有幾個兄弟姐妹,她回答說:“我們是7個,兩個在城里,兩個在外國,還有兩個埋在教堂的墓園里。”她每天晚上都攜著點心和小碟子,到那墓園的草地上,獨自地吃,獨自地唱,唱給她的在土堆里睡著的哥姐聽。雖然墓園里永遠都沒有回響,但她爛漫的童心卻不曾感到生死間的阻隔。所以任憑華翁多方的譬解,她只是睜著一雙靈動的小眼,回答說:“可是,先生,我們還是7個人。”

企盼一個失去了母親、還不到4歲的小女孩,在花園里看種花時,園丁告訴她,這花籽種在泥里澆下水去,就會發芽生長並開花。

那天晚上下起了傾盆大雨,她想起了園丁的話。於是,她偷偷地起床,把母親的照片揣在懷里,冒著大雨走了出去。…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May 23, 2018 at 8:00pm — No Comments

陽子·一夜小宿

人類之愛,不盡是親人之間的愛,那種素昧平生的愛,則更感人,更珍貴。

一位叫做溫特倫傑的先生,去年夏天一個人開車從波士頓到西海岸去,不幸的是在伊利諾斯州的公路上發生了車禍。當他蘇醒過來時,他發現自己躺在小城的醫院里。在這個陌生的小城,他沒有一個熟人,或者說他以為他沒有一個熟人。

關於車禍的報道出現在第二天早晨的當地報紙上。當天下午一位自稱是馬爾科姆·科雯夫人的女士要求探望溫特倫傑先生,而他根本沒能想起這個名字。

“你們肯定她是要看我的嗎?”溫特倫傑問醫院的人,“可這里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呀!”醫院的人肯定地點頭後,這位女士便被引進來。…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6pm — No Comments

讓·阿爾布: 遺書

靜軒·譯

著名作家呂西安·朱塞朗拉開抽屜。從一大疊手稿、文件和書信下面,奧德特露出她那張漂亮的小臉,情意綿綿地沖他微笑……半年來,他幾乎完全拜倒在她的腳下。可是突然間,年輕的作家不得不趕緊把照片藏好,因為,他的妻子索蘭格悄悄地走進了書房。

“我打擾你了嗎?”“怎麽會呢?”呂西安言不由衷,“我正寫到長篇小說的一個精彩段落,就寫不下去了。”“什麽情節?”妻子問。

“女主人公由於丈夫負心,感到非常絕望,想去自殺。但在此之前,她想給他寫一封遺書。這封遺書我寫了3稿,都感到不滿意。也許,只有女性的感受才能把這個段落寫得感人肺腑。”…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6pm — No Comments

因為我愛他

說什麽愛得死去活來,道什麽愛得地老天荒,一個萊爾令無數的愛情蜜糖失去。 

1993年4月,原英國人質約翰·麥卡錫與其女友吉爾·莫萊爾合著的《別樣的彩虹》一書出版。此書敘述一名年輕的英國記者在異國遭人綁架,身陷囹圄,生死不明。他的女友,一位生性靦腆的女孩,深信他仍然活著。為了營救他,她四處奔走呼喊,面對旁人的白眼與嘲諷,她無所畏懼,雖屢屢碰壁仍不肯罷休。5年後,他終於獲釋。

愛,並未隨時間流逝1991年8月的某天,英國皇家空軍利尼哈姆基地。運送被釋人質的飛機靜靜躺在停機坪上。5年了,當他們的目光再度交接時,他們知道:一切都沒有改變。…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5pm — No Comments

翔子·英雄的葬禮

“三叔,如果有一天早上你起來時什麽都看不見會怎麽辦?”

“讓我想想……”三叔仰首望天片刻,突然略有所悟地以手敲了敲頭說:“嗯,對了!天還沒亮嘛,笨蛋!”然後,5英尺9英寸高的三叔會抱起他在空中打轉,發出一陣足以驅走任何惡魔恐懼的爽朗大笑聲。

後來一次,該是高中的事了吧。三叔搭著他的肩膀走出眼科醫務所時,已快和三叔齊高的小華沈郁地說:“三叔,瞎了眼是不是件很悲哀的事?”

三叔噴出滿口滿鼻的煙說:“小華,不幸的大小,是由當事人來決定,而不是局外者來衡量的。”三叔搭在他肩上的手掌慢慢收縮,他感到手掌透過自己堅實的肩肌,注入一股散發全身的信心。…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4pm — No Comments

威廉·薩羅揚:一張創造奇跡的唱片

宋靜存·譯

他胡亂花錢,理應挨頓鞭子──可是這時,音樂突然響了。

1921年,我剛滿13歲,一天,我從弗雷斯諾市中心騎自行車回家,車上捎著一架勝利牌手搖留聲機和一張勝利牌唱片。

那架留聲機在1935年我去歐洲旅行時,把它送給了基督教救世軍。可是,那張唱片我始終保存著。我對它懷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我之所以特別喜愛它,是因為每當我聽這張唱片的時候,就想起當初我挾著留聲機和唱片走進家門的情景。…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