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東西在電線桿之間移動。我的外祖母閉上嘴巴,抿緊嘴唇,瞇縫著眼睛,咀嚼土豆。有東西在電線桿之間移動。有東西在那里跳動。三個男人在電線桿之間跳動,三個男人向煙囪跳去,隨後在煙囪前面轉著圈兒;一個人回到原處,重新起跳,這個人看來又矮又寬,他跳著過了磚窯;另外兩個,又細又高,緊跟在他背後過了磚窯,又回到電線桿中間;那個矮而寬的,拐來拐去,顯得比細而高的兩個更焦急更匆忙;那兩個不得不又向煙囪跳去,因為矮而寬的那個已經跳了過去;他們剛開始跳的時候,他已經同他們兩個相隔有一個拇指寬的距離了;他們突然消失,看樣子像是失去了興頭;而那個矮的,在從煙囪跳開去的中途,也隱沒在地平線後面了。

現在看不見他們了,這可能是幕間休息,或者是在換戲裝,要不就是他們去打磚坯,領報酬了。

我的外祖母正要利用這個間歇去叉第二個土豆,卻叉了一個空。因為那個看去又矮又寬的人,還是穿著原來的服裝,爬上了地平線。那似乎是一道木柵欄,他似乎把那兩個跟在他背後跳躍的人甩在柵欄後面,留在磚堆間,或者留在通往布倫陶的公路上了。盡管如此,他仍是急匆匆的,想要跳得比電線桿更快。他以慢動作的大跳越過田地;他在爛泥地里跳動,泥塊從鞋底上甩出;在管他一跳很遠,但仍像在爛泥地里爬行。有時他仿佛粘在泥里,隨後又停留在空中靜止不動,在不高但距離頗遠的跳躍過程中,擦一擦他額頭上的汗,接著兩條腿又粘在那片新犁過的地里。這片地在五摩爾根土豆地旁邊,一直延伸到田間窄道——

他好不容易到了窄道上,這個矮而寬的還沒有在那里隱沒,另外兩個高而細的也爬上了地平線。方才他們可能到磚窯去了一趟,現在在爛泥地里深一腳淺一腳地走過來。他們又高又細,但並不瘦。我外祖母瞧著,又沒能叉中土豆;因為這樣的事情並不常見,三個成年人,盡管身材不同,都在電線桿周圍跳動,差一點折斷了磚窯的煙囪,隨後相互間隔一段距離,先是那個矮而寬的,後是兩個高而細的,這三個都同樣費勁但同樣頑強地在爛泥地里跳動,靴底的泥團,甩掉又粘上,越粘越厚。他們就這樣跳過了文岑特兩天前剛犁過的土地,消失在窄道上。

 

現在他們三個都走了,我的外祖母可以放心去又那個快涼了的土豆。她匆匆吹掉表皮的灰和土,把土豆整個地塞進嘴里,一邊想著——如果她在想些什麼的話——他們可能是磚窯上的人,一邊咀嚼著,口腔做著圓周運動。這時,一個人從窄道上跳了出來,黑色小鬍子上的眼睛發狂地四下窺探,兩下子就跳到火堆旁,同時站到了火堆前、火堆後、火堆旁,咒罵著,戰戰兢兢,走投無路,退回去已經不行,因為那兩個高而細的跟著在窄道上追來了。他拍打自己,拍打膝蓋,頭上的眼睛像要瞪出來似的,額上汗珠直冒。他大膽地爬近,氣喘籲籲的,小鬍子顫動著,一直爬到靴底前;他爬到我外祖母身邊,像一頭矮胖的小動物,瞧著我的外祖母,瞧得她不得不嘆氣,不能再嚼嘴里的土豆,腳尖翹起,靴底與地面成了斜角。她不再去想磚窯、磚堆、燒磚的、打磚坯的,而是撩起裙子,不,撩起四條裙子,同時高高撩起,讓這個不是磚窯上的矮而寬的人能夠鑽到底下去,連同他的黑色小鬍子一齊鑽進去。他看上去不再像一頭小動物,既不是從拉姆考也不是從菲爾埃克來的。他懷著恐懼鑽到了裙子底下,不再拍打膝蓋,既不矮也不寬了,盡管如此,還是找到了容身之地,他忘掉了喘息、顫抖和拍打膝蓋的手:此時,一片寂靜,好似創世的第一天,也像世界末日,微風在火堆里低吟,電線桿無聲地報數,磚窯的煙囪立正。 


①摩爾根,舊時德國的地畝面積單位,相當於二千五百到三千四百平方米。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