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求敗's Blog (100)

葉靈鳳·水仙花的傳奇

水仙花是香港人過農曆新年必需的點綴品。每到農曆快過年的時候,報紙上總要出現「發售漳州水仙花頭」的小廣告。這正是合時的生意。因為誠如這廣告所示,水仙花是我國福建漳州的特產,本港所出售的水仙花沒有一棵不是從漳州運來的。…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February 21, 2019 at 4:3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年晚煎堆」話廣東臘味

煎堆是香港人過農曆新年必備的食品,也是送年禮不可缺的應時禮品之一。到了快過年的時候,市上的糖果店和食品公司都有煎堆擺出來應市,若是到了年宵攤開市,專賣煎堆的檔口更多,益發可以看出煎堆在點綴過年氣氛中所佔的重要性。

因為廣東向來注重過農曆新年,而過年又注重各種應時食品,因此,遂有許多俗諺是與過年食品有關的,如「年晚煎堆」,「冬前臘鴨」都是。…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February 19, 2019 at 11:24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過年用的茶素

農曆新年和春節,各地都有許多特殊的應時食品。這些食品都是小食糖果糕餅居多。香港人和廣州人一樣,過年所必備的各種小吃,是煎堆、芋蝦、油角、馬蹄糕、蘿蔔糕及各種蜜餞糖果之類。

煎堆、芋蝦、油角之類,在店裡有現成的可買,現在通街都是,但是舊家大族或是講究「骨子」的家庭,多數喜歡自己動手制,這是家庭主婦準備過年的一件重要工作,她們稱這工作為「開油鑊」。迷信的人,在開始「開油鑊」炸物之始,絕對不能說「弊咯」、「衰咯」一類的話,以免有不好的兆頭。她們為了提防將油角炸破了或是有其他不吉利的現象起見,在正式炸物之前,先隨便將一些麵粉搓成條放進油鑊裡去炸,任它炸成什麼古怪的形狀,並依據那些形狀說出許多吉利話,然後就正式開始炸油角、芋蝦等物。這時即使有炸歪了或濃了的。也就不再忌諱了。…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February 16, 2019 at 11:26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除夕雜碎

賣懶賣懶,賣到年三十晚,人懶我啥懶?

據說這是從前年三十晚,廣州的孩子們提著燈籠上街去「賣懶」時所喊的詞句。

每逢到了所謂年三十晚,像我們這樣的人,一年四季執著筆,要懶也沒有機會可懶。在這年三十晚,若是有人「賣懶」,真想買他一天來享受一下。

孩子們除夕賣懶的風俗,不僅廣州有,就是江浙也有。蘇州人名「賣懶」為「賣癡」,所唱的詞句是:「賣懶賣癡,人癡我不癡」。可是屈大均卻說廣州人年終以火照路,名曰賣冷,未知是另一種風俗,還是他將「懶」和「冷」記錯了。…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February 10, 2019 at 8:14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香港的年糕

過年所用的年糕,雖然各地方所蒸制的形式和原料各有不同,但最主要的原料必然是米粉,而且最考究的,一定要自己磨粉自己蒸制。因為年糕並非普通的食品,它的主要用途是饋贈和敬神,同時還要從製作的成績上察觀來年的吉兆,因此舊時的家庭主婦一定要自己動手或監督僕婦蒸制,從不肯從市上購買現成的。…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February 9, 2019 at 5:5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唐花薰貨

凡是為了應時應景,用人工使得花卉提早開放的,謂之唐花。現在花市上賣給香港人過年用的最名貴的牡丹,就是用這方法催開的。這個「唐」字,並非像本地人或日本人慣用的那樣,意指「中國」。唐花的「唐」,實是「煻」的省寫。唐花的由來已經很久,有時又稱為堂花或塘花。宋人《齊東野語》載: 



花之早放者名曰堂花。其法以紙飾密室,鑿地作坎,綆竹置花其上,糞以牛溲硫磺,然後置沸湯於坎中,湯氣薰蒸,盎然春融,經宿則花放矣。
 …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February 9, 2019 at 5:3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賀年的糖果和果盤

春花秋月年年好,試戴銀幡拼醉倒;

令朝一歲大家添,不是人間偏我老。



這是陸游《元旦詞》的下半闕。是的,又過了一年,誰都大了一歲。自元旦以來,未能免俗,不免拖兒帶女的到幾家親戚朋友家裡去拜年。這時不妨特別留意一件事,留意各家捧出來奉客的「賀年糖果」。…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February 9, 2019 at 5:28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年宵花市

六種爭開向藥欄,冬來花事不曾殘;

天南春色無來去,長與東皇共歲寒。



這是屈翁山的冬日對花絕句。所謂六種,是指梅花、菊花、月季、高麗菊、雁來紅和水仙。廣東因為氣候與北方不同,這冬天,不僅菊花與梅花同開,就是桃花也會提早開放。前天才過立春,可是小園的夭桃,已經開得落英繽紛了。這種情形,我們如果到灣仔海邊的年宵花市上去看一下,就更可以明白,所謂「花歷天南最不同,吹噓不必定春風」,是一點也不錯的。…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February 9, 2019 at 5:26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黿頭渚的秋光

許多年以來,每見到畫報上所刊載的太湖黿頭渚那一座飛甍畫棟的小亭照片,總要為之神往,認為能站在那座亭上欣賞太湖的景色,實在是人生一樂。想不到終於有了這機會,而且還拍了一張照,真是此身已作畫中人了。

年輕時候虛度韶光,應做而未做的事情很多,住在上海那麼多年,往來滬寧路上那麼多次,竟不曾到無錫去一遊太湖,實在也該列為這種應做未做,想起來要頓足追悔的事情之一,現在居然有機會游過了,總算完成了人生的一願。…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February 8, 2019 at 9:2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小樓裡的生活

我忘不掉年輕時候在鎮江住過的那間小樓,是因為有許多事情,都是從住在裡面的那個時期開始的。

我在裡面開始看雜書,看筆記小說;開始學刻圖章,開始學畫中國畫,甚至還開始學做舊詩,做了幾首便放下不做了。

學刻圖章和畫中國畫,都是沒有師承,自己摸索的。一部廉價的石印《六書通》,成了我唯一的老師。一把普通的刻字刀,幾塊青田石,就使我刻了又磨,磨了又刻。當然不會有人拿石頭來找我刻,因此刻來刻去,都是刻給自己的。好在已經讀了一些閒書,又在學畫中國畫,又在學做舊詩,因此要刻圖章,不愁沒有字句可用。我還記得當時曾刻過一方「某某二十以前作」的陽文章,印在自己的畫上,十分得意。…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January 24, 2019 at 10:24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金山憶舊

金山在鎮江,古名京口,以三座山著名,這就是北固山、焦山和金山。我的家曾在鎮江住過,我自己也在鎮江的一所教會中學裡念過幾年書,金山正是我的舊遊之地。不要說是在舞台上,就是在紙面上每見到金山兩字,也令我分外感到一種親切。





以三山著名的鎮江,焦山矗立大江的急流中,北固遠在郊外,只有金山最接近市區,交通也方便,因此,平時逛金山的人最多。它本來也是在江中心的,由於長江改道,日向北移,因此滄海變成桑田,本來接近長江南岸的金山,由於沙洲高漲,久已完全成為陸地上的一座小山了。…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January 17, 2019 at 6:0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江南柳

有一年的春天,在新會縣的賓館小住,賓館的園林全是按照中國民族風格佈置的。有小橋流水,水裡有浮萍,橋頭岸邊種了一排垂柳。

許多年沒有見過江南的春天了,在南國的這個花園城裡,撫著橋邊這絲絲的垂柳,雖然尚未成蔭,已經很使我有古人所說的「銷魂」之意,當時曾請朋友給我拍了一張照片。…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December 30, 2018 at 10:38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瘦西湖的舊夢

翻開一冊《文藝世紀》,見到有一篇《春到揚州瘦西湖》,讀了一遍,使我又回到記憶中去了。

我只游過一次瘦西湖,那還是少年時代的事情。在更早的時候,我的家住在鎮江,與揚州僅有一江之隔。「兩三星火是瓜州」,真的站在江邊上就可以望得見,可是我一直不曾渡過江。直到我離開鎮江,到上海去學畫,反而從上海遠道背了畫箱畫架到揚州去游瘦西湖。…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December 26, 2018 at 1:52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煙花三月下揚州

有一年的春天,我同全平應洪為法之邀,到揚州去玩。我們從上海乘火車到鎮江,擺渡過江到瓜州,再乘公共汽車到揚州。那時正是鶯飛草長的三月天氣,「春風十里揚州路,捲上珠簾總不如」,一路坐在車中,油綠的郊原不停地從車窗外飛過,不曾進城,我已經心醉了。 …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December 15, 2018 at 2:0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大橋使我想起的昔和今

我已經看過了《南京長江大橋》的紀錄片,只差還不曾實地乘車通過這座了不起的大橋。

紀錄片的字幕一開始就說:津浦鐵路和寧滬鐵路,是我國南北交通的大動脈。多少年來,長江天塹把祖國的南北交通線割斷,來往的列車只能用輪船擺渡過江,每次過江需要兩個多小時。

在這座橋不曾建成通車以前,情形就一直是如此。前幾年從北京乘京滬車南下,到了浦口,火車就要用輪渡擺渡過江。輪渡是特別設計的,一次可以裝載很多卡車廂,而且乘客可以依舊坐在車上,不必下車。這艘運載火車過江的輪渡,又長又大,是解放後新設計的,比以前用來載車的舊輪渡已經快捷省事了好多,但是在基本上還不曾解決渡江的麻煩。…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December 4, 2018 at 5:49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月是故鄉明

我的家鄉是南京。

這真是太巧的事,離鄉已經幾十年的我,居然有機會在家鄉度了一個中秋。說是家鄉,其實對我比異鄉還更生疏,因為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離開那裡了。別的地方不必說,我在這海隅之地就已經住了二十年以上,就一直不曾回過家鄉,對於家鄉的生疏可知。然而家鄉到底是家鄉,何況又是中秋。我居然在離家三十多年之後,有機會在家鄉度了一個中秋之夜,這怎能不說是太巧的事呢?…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November 17, 2018 at 2:37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家鄉的大橋

從報上讀到一條令我高興的消息:家鄉就要興建一座橫跨長江的大橋了,從下關通到浦口,規模比已建成的武漢長江大橋還要大三倍。我曾經在武漢的長江大橋上來回走過一次,在萬里無雲,烈日當空之下,幾個人談笑盼顧,漫步過長江,幾乎忘記了置身在幾十公尺高的半空橋面上,那規模之大已經令我驚歎,現在我的家鄉準備要建的這座長江大橋,竟比武漢的這一座更要大三倍,將來建成之後,站在橋面上披襟當風,視昔人的鐵鎖橫江如兒童玩具,那壯麗的景象真是令人難以想像,使遠處異鄉的我,仿彿現在已經分潤到那一份光榮了。



                                                   …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November 17, 2018 at 2:24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家鄉的藥草

在北京的書店裡買書,想找一些有關我家鄉的文獻。可是,可以買到手的實在很少,因此我向那位店員求教說:請你給我找找看,只要是有關我們家鄉的,什麼都好。

他去找了一會,拿了一本書來遞給我說:

「你看,只有這本。」

我一看:《南京民間藥草》。薄薄的一本,這確是一本有關我們家鄉的著作。我雖然不研究民間醫藥,但是喜歡看看《植物誌》一類的自然科學通俗著作。這是不該放過的,隨即接了過來。…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November 5, 2018 at 11:0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吃蟹的餘興

我寫下這題目,趕緊要解釋,我現在並非在持螯賞菊之餘,來寫這篇小文。我的案頭雖有一瓶黃蕊的小白菊,可是今年還不曾吃過螃蟹,雖然去年秋天曾在蘇州觀前的松鶴樓吃過一次。不知怎樣,我對現在香港的那些「上海大亨」吃大閘蟹的心理,有一種反感。記得有一次,在一家菜館裡,聽到鄰座有幾個吃著十元一斤大閘蟹的談話,好像這竟是他們現在所能享受的過去黃金時代惟一殘留似的,所以即使是一百塊錢一斤,他們也不惜傾囊一試。如此說來,這簡直是在吃著西山的「薇蕨」了,諸公又何必如此自苦呢?…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October 29, 2018 at 11:16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太陽夜記》獅子頭和鎮江餚肉

前些時候曾在這裡談起過國內運來的速凍熟食新品種:煙鯧魚與五香豬排。簡直像曇花一現一樣,買了一次,第二次想去再買,作本地人所說的「食過番尋味」之舉,不料早已被知味者搶購一空,各家都賣至斷市。據說至快要下月才可以有新貨來。

同期運來的「獅子頭」和「鎮江餚肉」則還有現貨供應。

「獅子頭」是揚鎮名菜,即廣東人所說的豬肉餅。國產速凍的「獅子頭」,是已經用油炸過半熟的,每盒四個,以本港大華國貨公司的售價來說,每盒售一元四毫,這幾天大減價,還有一個九折。三毫多錢就可以買一枚有新會橙那麼大的豬肉餅,實在價廉物美。…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October 10, 2018 at 2:2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