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a no kabe's Blog (132)

海明威·真實的高貴

風平浪靜的大海上,每個人都是領航員。

但是,只有陽光而無陰影,只有歡樂而無痛苦,那就不是人生。

以最幸福的人的生活為例——它是一團糾纏在一起的紗線。喪親之 痛和幸福祝願,彼此相接,使我們悲喜交加。甚至死亡本身也會使生命更加可親。在人生的清醒時刻,在哀痛和傷心的陰影之下,人們與真實的自我最為接近。

在人生或者職業的各種事務中,性格的作用比智力大得多,頭腦的

作用不如心情,天資不如由判斷力所節制著的自製、耐心和規律。

我始終相信,開始在內心生活得更嚴肅的人,也會在外表上開始生…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1, 2019 at 5:17pm — No Comments

彼 林·孤獨的樹

一陣肆虐的狂風從遙遠的樹林里刮來兩顆種子,隨意將它們分撒在田野里。雨水將它們潤濕,泥土將它們埋藏,陽光給它們溫暖。於是,它們在田地里長成了兩棵樹。

最初,它們十分矮小,然而無心的時間把它們高高地拉離地面,它們便能眺望得比從前遠多了,它們也能彼此看見了。

田野十分遼闊,直到那蔥綠的平原的盡頭,也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樹木,只有這兩株遠遠分隔著的樹,形影相依地佇立在田野中間。它們的枝丫縱橫交錯,彷彿是些用來丈量這曠野的奇怪的標尺。它們遙遙相望,彼此思念,彼此傾慕。然而,當春天來臨,生命的力量給它們溫暖,充盈的液汁在它們體內流動起來時,它們心中也勾起了對那永存的,同時也是永遠離開了的母林的思念。它們會心地搖動著樹枝,相互默默地打著手勢。當一隻小鳥像一種心念從這棵樹飛到那棵樹的時候,它們就高興得戰慄了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8, 2019 at 8:02pm — No Comments

羅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 回到塵寰

天空澄碧無雲,流水在光滑的地方猶如一面鏡子反映出河岸與天空的影子。洗衣的婦女笑著向我們招呼;樹木的沙沙聲與河水的嘩嘩聲在它們順流而下的時候是我們沉思的伴奏。

河流巨大的體積和它不倦的精力緊扣我們的心弦。它現在似乎確信它一定能達到它的目的,舉止是那麼安詳有力,像一個果斷剛強的成年人。拍岸的驚濤在哈佛爾的沙灘上為它而咆哮。

至於我,一邊在我小提琴盒似的遊艇里沿著這條運動著的大道滑行,一邊也感到對我艇下的一片汪洋厭倦起來。對已經習慣於文明生活的人而言,必定會,不論遲早,產生一種對文明的渴望。我倦於在水中蕩槳,倦於在生活的邊緣上過日子。我願重新投身於火熱的生活之中,我願去工作,我願跟懂我話的人們見面,而且他們也用同樣的方式跟我見面,以一個人的身份,而不再是一件罕見的奇珍異寶。…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January 30, 2019 at 9:06pm — No Comments

羅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幻 想

就現象而言,在這樣一個婚姻嫁娶、征戰殺伐充擴其間的世界之中,在一個每天我們都要不止一次以絕大的興味與速度把相當一部分食物堅決而無悔地貯入我們這副皮囊之內的世界之中,能夠獲取的成就似乎是相當多的。對許多人而言,匆匆觀之,盡量獲取,多多益善,似乎便是這充滿鬥爭的人生的唯一目的。然而,如果涉及精神,這一切終不過為幻想而已。

快樂的生活乃是前進的生活,其中每件事物都要導向更高的階段,而且永無止息。在一個具有奮進意識的人的面前,時刻會有新天地。因而,儘管我們所居住的這個星球並不擴大,儘管我們所陷溺於其間的那種種災難也都不會歷時很長,但是由於我們的天性,我們的願望卻多如繁星一般,而且常是生命不息,慾望不止。真正的快樂在於我們開始得怎樣,而不在於我們結束得如何;在於我們希求什麼,而不在於我們擁有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January 27, 2019 at 9:30am — No Comments

惠特曼·那個影子,我的肖像

那個影子,我的肖像,它到處為生活奔忙,喋喋不休,斤斤計較,

我那樣時時發現自己站在那里瞧著它飛來飛去,

我那樣時時詢問和懷疑那究竟是不是我自己,但是在我的相愛者中間,在吟唱這些歌的時候,我啊,卻從來也不曾有過這樣的懷疑。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January 20, 2019 at 1:52pm — No Comments

彼 林·鷹的羽毛

我是一個孩子。在草原上跑過,我看見一片鷹的羽毛。我把它高高地擎在手中,盡我的力跑過草原,似乎我像鷹一般輕捷飛著。

我變成青年了。我用鷹的羽毛來裝飾我的帽,愛上一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姑娘。誰比我更快樂呢?

我是窮的,除了鷹的羽毛之外沒有什麼了,於是我所愛的是靠不住了;他們對她說,一個人只有一片鷹的羽毛不能在這個世界過好生活的,於是她容易地明白了這個,她丟棄我了。

沒有比我更不幸的人了。

我藏了這羽毛。我的心不願再戴這東西了。在我的靈魂里有不能解除的悲哀。從那時起我才知道一切的窮人怎樣和我一樣受苦——或比我還厲害。…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January 19, 2019 at 8:24pm — No Comments

卡里·紀伯倫·石榴樹

從前有個人,他的果園里有許多石榴樹。每年秋天他一定把石榴盛在銀盤里放在屋外。為了表示他的意圖,他在盤子上寫著:「任選一個,歡迎自取。」

人們來來往往,可是沒有一個人動手。

經過考慮後,有一個秋天,他再也不在屋外的盤子里放石榴了。只用大字在屋外寫著他的意圖:「我的地里有最好的石榴,售價高於其他任何品種。」

現在看吧,左鄰右舍的男男女女都搶著來買了。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January 5, 2019 at 1:37pm — No Comments

屠格涅夫·小丑

世間曾有一個小丑。

他長時間都過著很快樂的生活;但漸漸地有些流言傳到了他的耳朵里,說他到處被認為是個極其愚蠢的、非常鄙俗的傢伙。

小丑窘住了,開始憂鬱地想:怎樣才能制止那些討厭的流言呢?

一個突然的想法使他的腦袋瓜兒開了竅……於是,他一點也不拖延地把他的想法付諸實行。

他在街上碰見了一個熟人,那熟人誇獎起一位著名的色彩畫家。…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December 27, 2018 at 9:59pm — No Comments

凱門·瑞潘: 同路人

不管是雨天、雪天或酷熱的仲夏,我們一群人總是一大早便在公車站聚合,啟程去禮拜堂。在這種情況下,同舟共濟遠較互通姓名重要。

司機的八字鬍已經雪白,在他那飽經風霜的面孔上顯得格外突出。他和藹地向每個乘客微笑,希望他們把應付的車票錢放入錢箱內,並且遵守乘車的一切明文及不明文規定。

在他的公車上,絕對不能吸煙、亂丟垃圾、言行粗魯;也很少人在到站時要打那刺耳的鈴,他記得每個常客下車的地方。

啟程前,我們都會在心中暗自點名:前排那個向來不出聲、就算我們熱烈地跟她打招呼她也從不回應的女人在哪里?呀,她來了。她衣衫破舊,顯然並沒有多少餘錢,卻總是多帶一杯咖啡送給司機。…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December 26, 2018 at 5:59pm — No Comments

羅里本特·幽默豈止一笑

生活中人們常常因為受到一點小挫折而心灰意冷、迷失方向。

此時,幽默可令你「反敗為勝」。

我的一個年輕朋友,因為遲到已受到「最後通牒」,但今天又遇上塞車。也許他可以找個理由——大病一場啦——但他不想用「家喻戶曉」的借口。

他叫山姆。9點35分他趕到公司。每個人都在努力工作。山姆的主管過來了,山姆突然咧嘴一笑,握著主管的手說:「你好!我叫山姆·梅納德。我想求職,那個職位35分鐘前是我的。我第一個來,『勤快人先撿柴』吧?」

一陣哄堂大笑,主管竭力保持嚴肅地走了。山姆用「笑」保住了他的工作。…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December 26, 2018 at 5:58p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冰湖:斜陽

風拂碧波遠,孤帆釣夕陽;飄悠回眸處,身在海中央。她已沈醉在眼前令人迷惑的一刻;天邊夕陽如一顆紅球般似近若遠,水平線上染了一層淺紅色,配上那瞬息萬變、絢爛多彩的晚霞,幾隻海鳥點綴雲海波中,矚目是綠波層層,更遠處是青山隱隱,加上拂面而來的柔風陣陣,如此美景,怎能不讓她心情激蕩?

 …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November 3, 2018 at 10:24p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竹櫻:懺悔

我飄悠在半空中,迷惑地看著一群警察及記者,在忙著拍照並查看我那僵硬的軀體;突然一陣淒厲的哭喊聲,從外而入,我往門外一看,一群人哭哭啼啼,呵,是媽媽和妹妹,她們怎麼了?只見她們奔向我那躺著的軀體。

 

“苦命的霞兒呵,你怎麼這樣狠心,丟下那未滿周歲的小雄……”媽媽嘶啞地哭喊著。

 …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November 3, 2018 at 10:24p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北雁: 他只有一百盾

搬到自己的新房子後,這些年來,F仍舊按月拿幾百新加坡元給母親做家用;至於雙眼看不見的父親,從來不出門,錢對他來說,應該是沒作用的。明知這幾百元,兩位老人家是用不完的,不過,F知道,這些年來,母親一直暗中接濟那個經濟環境不太好的妹妹。F自識對家人是夠盡責的。直到有一天,他孩子拿著一張一百盾對他說:“爸,這是爺爺給我的。”
 
“一百盾要來做什麽?”正在觀看電視節目的妻子冷冷地說。頓時,F感到心頭像被巨石擊中一般的疼痛,他一言不發的走進浴室,偷偷擦掉從眼角湧出的淚水,暗自在責問自己:為什麽這些年來我竟忽略了雙目全盲的父親?我從來沒拿過一分錢給他,他又哪來的錢給孫子!?


註:一百盾約新加坡幣五分錢左右。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November 2, 2018 at 9:09p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白放情: 窗里窗外

有的人,一見如故,話相投,緣份合,幾句話一過,互相笑一笑就如老相識了。今年才六歲的小明和剛從別校轉來的新生——可迪,因為恰好坐在一起,才上了一堂課,但是一下課他倆就手拉手地去販賣部買飲料去了。這一個開始,使他們在以後的日子里上課下課都黏在一起,互相給看玩具,常常煞有介事地竊竊私語,成天,總是話談不完似的。小朋友有小朋友的情,當然也有他們與大人迥然不同的另一番樂趣。大人做了朋友會互相登門拜訪,而小明與可迪雖然是小孩,也一樣懂得看望小朋友。這個星期天可迪在小明家里玩了一整天,小明的母親又親切又高興地給他們弄點心,當然,小明的其他哥哥姐姐也很歡迎可迪的。小明的父親是個大忙人,一整天不見。

 

“你母親真好。”

 …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October 20, 2018 at 10:02p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阿里安: 應戰

自從一個月前他搬進這巷子里後,巷里人就對他敬而遠之。他皮膚黝黑,年紀四十左右,高大魁梧;右臂上紋刺著一條盤著身子、栩栩如生的蟒蛇,像要擇人而噬。他對巷里人說:“朋友們叫我神蟒。”

 …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October 20, 2018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阿蕉:搬家

馬先生十年內搬了五次家。每次搬家總要忙上幾個星期,很覺得是件苦事。租金年年上漲,一家人只好從大街搬到小巷,從磚屋搬到木屋。房子越搬越遠,越搬越小。一家五口省吃儉用,期望有朝一日有個自己的家。



後來馬先生終於買了一幢房子,十年分期付款。為了應付首期,馬太太變賣了所有首飾,馬先生約了一份人情會,外加東湊西借,算是度過了這一難關。


 

“這該是最後一次搬家了。”

 

馬太太說:“不用的舊物統統扔了吧。搬來搬去,塞得家里滿滿的,最後還不是成了廢物。”

 …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October 19, 2018 at 10:09pm — No Comments

〔印度〕R.K.納拉揚:占星師的一天

正午準時,他打開布袋,擺出他的謀生器具,包括一打瑪瑙貝殼,一塊繪著神秘難解圖表的方布,一本簿子,外加一捆古敘利亞文字軸。



他的額頭上顯著地點著香灰與朱砂,眸子里射出敏銳、異樣的光芒,這雖無非是不停搜求主顧上門的結果,看在頭腦簡單的顧客眼里,卻被認作是可以獲得慰藉的先知炯光。他雙眼的威力也因長的部位而大有增強——好像正好安置在塗了彩的額頭與沿著雙頰直流而下的漆黑絡腮胡的中間:在這樣的架構之下,就算是癡呆人的眼睛也會顯得炯炯有神的。



他又錦上添花地在頭上纏了一條蕃紅色的頭巾。他施展的這個色彩絕招,可說萬無一失。人們像蜜蜂簇趨大波斯菊或大利花莖般地被他吸引。他坐在一棵環繞著通過鄉鎮公園曲徑的巨大答滿林樹的繁枝下。



這個地點占了幾項優勢:從早到晚人潮不斷地在這條窄徑上湧過。路兩旁排滿了各行各業的攤販:賣藥的,賣藏品與舊貨的,變戲法的,尤其是一名拍賣廉價布料的,他一整天的喧嚷幾乎將整個鎮上的人都招徠了過來。…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6pm — No Comments

一對夫婦的故事〔意大利〕意大洛·卡爾維諾

阿爾圖羅·馬索拉里是上夜班的工人,早晨六點下工。回家要走很長的路,天氣好的時候,他也騎自行車,雨天和冬季改乘電車。六點三刻和七點之間回到家里,正好趕上妻子艾莉黛的鬧鐘剛剛響過,或差一點就要響的時候。經常是兩種聲響:鬧鐘的鈴聲和他邁入家門的腳步聲同時闖入艾利黛的腦海里,把她從睡夢中喚醒。



清晨的覺是最香的時候,她總要把臉埋在枕頭里,在床上再賴上幾秒鐘。然後,她倏地坐起身來,匆匆忙忙把胳臂伸進晨衣,頭髮耷拉到眼睛上。她就這副模樣出現在廚房里,阿爾圖羅正在那里,從隨身攜帶的提包里取出空空如也的飯盒和暖水瓶,把它們放在水池里。在這之前,他已經點好了爐子,煮上了咖啡。艾莉黛一看見他瞅著自己,就趕忙用手攏攏頭髮,使勁睜大眼睛,似乎因為丈夫回到家中,第一眼就看到她衣冠不整、睡容滿面而感到不好意思。…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October 10, 2018 at 2:28pm — No Comments

〔意大利〕柯拉多。阿爾瓦洛·紅寶石

日報刊載了一則新聞,令鎮上興奮、熱鬧了一整天,最後終於傳遍全世界。一顆榛子核般大小、名氣響亮、價值連城的紅寶石失蹤了。



一位訪問北美城市的印度王子曾經佩戴這枚寶飾。在一次避開隨身護衛與警察護駕的微行出遊時,一輛計程車將他載至郊區一所旅館之後,他突然發覺了自己的這項遺失。



警方動員了特別機動小組,整個城鎮第二天早上醒來也獲知了這項失落,到了中午,數百市民都滿懷熱望,但願能在他們的街頭尋獲這顆名震遐邇的寶石。



一股欣喜且令人振奮的浪潮洶湧著整個城鎮;一種驟然致富的希望在每個人心中點燃。



王子對警方所作的說明雖不甚清楚,卻也排除了隨他同行的女伴應對遺失負責的可能。因而警方並未費心尋訪她的下落。計程車司機主動出面證實他載這位纏著名貴頭巾的印度王子與那位女士到郊區一家旅館前下車。



那位女士是歐洲人,她最顯著的特征是,仿效印度某一階層的富貴仕女,在左鼻孔上方戴了一枚豌豆大小的華貴鉆石。…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9:33pm — No Comments

〔意大利〕馬西莫。邦騰佩利·鞋

我曾在塞爾彭蒂街×號三樓的一戶人家里做過鋼琴教員。有必要說明那時節我沒有其他的主顧。每周授課三次,每次走進鋼琴室後,一般要等上三四分鐘的光景,然後我的學生才露面。



我通常喜歡在窗前消磨這三、四分鐘。



三月初的一個下午,我憑窗向上望去,目光正好和四樓窗前一位金髮女郎的兩只蔚藍色眼睛對視。以後上課的日子里,這種四目相互顧盼的情景又出現過幾次,大約有四五次之多吧。



後來我得知四樓住著一戶有錢人。我的守護神——或許就是現今向我啟示用虛構的小說來捉弄《阿爾迪塔》刊物讀者的這位神靈,當時向我提示了一個活生生的故事以解決我生活中的物質問題;它使我預見到自己將成為一個生活舒適、幸福的丈夫;經過一段神速的、傳奇式的愛情浪漫史後,與那位金髮藍眼女郎結為夫婦。…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9:3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