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a no kabe's Blog (107)

〔新加坡〕希尼爾·美麗的謊言

伸長脖子,我瞇著雙眼,仔細向前方望去,沒錯,確實是30號,我從衣袋取出乘車證,另一隻手向巴士揮擺。糟了!都十月了,我的乘車證仍舊貼著九月份的月票。那麽,十月份的月票呢?



我連忙從衣袋里掏出皮包,三翻四覆的,再往褲袋、後袋及暗袋里東掏西摸,什麽也找不到!擡頭一望,巴士也走得無影無蹤啦。不可能啊?十月份的月票早在兩個星期前就買好了,還好好收藏起來。一張郵票般大小的精美圖案,價值四十大元,對一個小職員來說,也算是一個心痛的數目。那怎麽不在皮包里呢?



我想,一定是昨夜拿錢給妻充家用時掉了。趕忙搖個電話給老妻,吩咐她四處找尋去。等了老半天,傳回來的答案是沒有找到!趕到公司後,再三吩咐老妻及未上學的小女一同找找看。依然徒勞無功。那算啦,就當著吃一頓大餐花掉好了。…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May 22, 2018 at 8:00pm — No Comments

〔新加坡〕希尼爾·退刀記

干了多年的店員,遇到的怪事可真不少。就說前些時候吧!一位老婦來到櫃臺前,硬說要把東西退回。

 

“老太太,這把刀您已經用了一個時期,退不得呀!”

 

“可是——可是這把刀太陰冷,用了令人厭惡心寒!”…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May 22, 2018 at 8:00pm — No Comments

〔新加坡〕希尼爾·黃狗事件

把刀放在侄兒的頸項上。其實,他不想把刀放在侄兒的頸項上。

 

他只不過賭了一個時期的馬,借了幾回的大耳窿,搶一次雜貨店的錢。他最終給認了出來。東藏西躲,躲到大哥那擁擠的三房式組屋去。那天,大門被敲得驚心膽跳,他一心急,拿了把刀,想從二樓窗口跳下。媽呀,有輛警車正亮著紅色的訊號燈。

 …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May 22, 2018 at 8:00pm — No Comments

〔日本〕星新一:竹

某地被鄰國的軍隊攻了進來,把領主和有關一干人都殺戮殆盡。成了新領主的那男子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說:“這地方以往的領主聽說還有個年紀尚幼且長得很秀氣的兒子。如果我連這個幼兒也都殺掉,眾人恐怕會把我視為惡魔厲鬼,往後也難統治這地方。你們可在山崗的那一邊蓋造一座小屋,派個乳母照顧他,把他關在那里。那就是說,把他終生軟禁在那里。”

 …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08pm — No Comments

〔日本〕星新一:夜

大城市里的一家商家。夜里,正當這家主人要就寢的時候,發現身邊居然有只狐貍。

 

“你怎麽會在這里。難道說打算變這變那好來愚弄我、迷惑我不成?反正我也無聊得很,讓你稍微戲弄戲弄也無所謂。好歹以後還可以拿來當跟別人胡扯的話題。”

 

“不是不是,我哪里敢。”

 

“那麽,你是怎麽進來的?”

 …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08pm — No Comments

〔日本〕星新一:水泥桶中的信

松戶與三弄完水泥了。外表雖然不很明顯,但頭發和鼻口都被水泥沾成灰色。他想把手指伸入鼻孔,摳掉像鋼筋混凝土那樣黏住鼻毛的混凝土,可是為了配合每分鐘吐出十立方尺的水泥攪拌器,根本沒有時間把手指伸向鼻孔。他一直擔心自己的鼻孔,卻整整十一個小時沒空清理鼻子。其間雖有兩度休息:午飯時間和三點鐘的歇息。可是,中午時間,肚子很餓;下午那次歇息時間要清掃攪拌器,沒有空間,所以始終沒有把手伸到鼻子上。他的鼻子似乎像石膏像的鼻子那樣硬化了。快到下班時間了,他用疲憊的手搬動水泥桶,一個小木盒從水泥桶中掉出來。

 

“是什麽?”他覺得很奇怪,但已無暇顧及這種東西。他用鏟子把水泥送入水泥升斗秤量;再把水泥從升斗倒進槽里,很快就要把那桶子倒光了。

 …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06pm — No Comments

擁有百科全書的人〔瑞士〕瓦爾特。考爾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06pm — No Comments

日食〔瑞典〕謝爾瑪。拉格洛芙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05pm — No Comments

田野里出世的嬰孩〔土耳其〕奧爾漢。凱馬爾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04pm — No Comments

母親的勛績〔西班牙〕狄森塔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04pm — No Comments

橫田少佐〔新加坡〕希尼爾

我站在海山街口,東張西望。這一帶的景物,對我來說,熟悉又陌生。對於蹲在五腳基、忙著拍照的橫田先生來說,這一切,陌生又熟悉。四十年前,我的祖父,蹲在這里,等待過關,過後,當他登上夜行軍車,就不再回來了。橫田先生的祖父那一夥人呢?當年這一群無辜命運的主宰者!今天我們前來拍攝的,是要印證歷史的冷漠?“沒有什麽好拍的!”我拉了橫田一把。

 

“到別處走走吧,要不然三兩天內走不遍你的目標呢!”我把一袋攝影器材背起,然後朝向廣合源街、豆腐街一帶走去。一路上我甚少開口,他也樂得自然攝取景物。作為對待一位海外社友的態度來說,我是有點冷待了遠方的朋友。不過,當社長告訴我,他的祖父當年曾經是“昭南市政會”的一員時,我對橫田先生的到訪,心靈上產生一種強烈的抗拒感。…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03pm — No Comments

《家族以外的人》(14)

還沒走到板門,白狗就停下了,並且打著,他有些牽不住它了。

“你不走嗎?你……大白……”

我取來鑰匙給他開了門。

在井沿的地方,狗背上的東西,就全都弄翻了。在石碾上擺著小圓筐和銅茶壺這一切。

“有二伯……你回家嗎?”若是不回家為什麽帶著這些東西呢!

“嗯……你二伯……”

白狗跑得很遠的了。…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June 12, 2017 at 10:15pm — No Comments

蕭紅·《家族以外的人》(13)

他的這些話若不去打斷他,他就會永久說下去:從幼小說到長大,再說到鍋台上的瓦盆……再從瓦盆回到他幼年吃過的那個飯團上去。我知道他又是這一套,很使我起反感,我討厭他,我就把紅柿子放在火上去燒著,看一看燒熟是個什麽樣?

“去去……那有你這樣的孩子呢?人家烘點火暖暖……你也必得弄滅它……去,上一邊去燒去……”他看著火堆喊著。

我穿上鞋就跑了,房門是開著,所以那罵的聲音很大:

“鬼頭鬼腦的,干些什麽事?你們家里……盡是些耗子……”…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June 12, 2017 at 10:14pm — No Comments

蕭紅·《家族以外的人》(12)

我看到一次,因為看紙牌的事情,有二伯被管事的“收拾”了一回。可是父親,我還沒有看見過,母親向楊廚子說:

“這幾年來,他爸爸不屑理他……總也沒在他身上動過手……可是他的驕毛越長越長……賤骨頭,非得收拾不可……若不然……他就不自在。”

母親越說“收拾”我就越有點害怕,在什麽地方“收拾”呢?在院心,管事的那回可不是在院心,是在廂房的炕上。那麽這回也要在廂房里!是不是要拿著燒火的叉子?那回管事的可是拿著。我又想起來小啞巴,小啞巴讓他們踏了一腳,手指差一點沒有踏斷。到現在那小手指還不是彎著嗎?

有二伯一面敲著門一面說著:…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June 12, 2017 at 10:14pm — No Comments

蕭紅·《家族以外的人》(11)

從此有二伯的鼻子常常塞著小塞,後來又說腰痛,後來又說腿痛。他走過院心不象從前那麽挺直,有時身子向一邊歪著,有時用手拉住自己的腰帶……大白狗跟著他前後的跳著的時候,他躲閃著它:

“去吧……去吧!”他把手梢縮在袖子里面,用袖口向後掃擺著。

但,他開始詛罵更小的東西,比方一塊磚頭打在他的腳上,他就坐下來,用手按在那磚頭,好象他疑心那磚頭會自己走到他腳上來的一樣。若當鳥雀們飛著時,有什麽臟汙的東西落在他的袖子或是什麽地方,他就一面抖掉它,一面對著那已經飛過去的小東西講著話:

“這東西……啊哈!會找地方,往袖子上掉……你也是個瞎眼睛,掉,就往那個穿綢穿緞的身上掉!往我這掉也是白……窮跑腿子……”…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May 23, 2017 at 10:50pm — No Comments

蕭紅·《家族以外的人》(10)

我爬著梯子,上了廂房的房頂,聽著街上是有打架的,上去看一看。房頂上的風很大,我打著顫子下來了。有二伯還赤著臂膀站在檐下。那件濕的衣裳在繩子上拍拍的被風吹著。

點燈的時候,我進屋去加了件衣裳,很例外我看到有二伯單獨的坐在飯桌的屋子里喝酒,並且更奇怪的是楊廚子給他盛著湯。

“我各自盛吧!你去歇歇吧……”有二伯和楊安爭奪著湯盆里的勺子。

我走去看看,酒壺旁邊的小碟子里還有兩片肉。

有二伯穿著楊安的小黑馬褂,腰帶幾乎是束到胸脯上去。他從來不穿這樣小的衣裳,我看他不象個有二伯,象誰呢?也說不出來?他嘴在嚼著東西,鼻子上的小塞還會動著。…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May 23, 2017 at 10:49pm — No Comments

蕭紅·《家族以外的人》(9)

並且好象大塊的白銀似的,那閃光照耀得我很害怕,我靠到墻根上去,我幾乎是發呆的站著。

我想:母親抓到了他,是不是會打他呢?同時我又起了一種佩服他的心情:“我將來也敢和他這樣偷東西嗎?”

但我又想:我是不偷這東西的,偷這東西干什麽呢?這樣大,放到那里母親也會捉到的。

但有二伯卻頂著它象是故事里銀色的大蛇似的走去了。

以後,我就沒有看到他再偷過。但我又看到了別樣的事情,那更危險,而且只常常發生,比方我在高草中正捏住了蜻蜓的尾巴……鼓冬……板墻上有一塊大石頭似的拋了過來,蜻蜓無疑的是飛了。比方夜里我就不敢再沿著那道板墻去捉蟋蟀,因為不知什麽時候有二伯會從墻頂落下來。…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May 23, 2017 at 10:49pm — No Comments

蕭紅·《家族以外的人》(8)

第二次,我看到有二伯偷東西,好象是第二年的夏天,因為那馬蛇菜的花,開得過於鮮紅,院心空場上的高草,長得比我的年齡還快,它超過我了,那草場上的蜂子,蜻蜓,還更來了一些不知名的小蟲,也來了一些特殊的草種,它們還會開著花,淡紫色的,一串一串的,站在草場中,它們還特別的高,所以那花穗和小旗子一樣動蕩在草場上。

吃完了午飯,我是什麽也不做,專等著小朋友們來,可是他們一個也不來。於是我就跑到糧食房子去,因為母親在清早端了一個方盤走進去過。我想那方盤中……哼……一定是有點什麽東西?…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May 23, 2017 at 10:48pm — No Comments

蕭紅·《家族以外的人》(7)

他的臉色完全沒有變動。我從他的左邊跑到他的右邊。又從右邊跑到左邊:

“是不是呢?有二伯,你說是不是……你也沒看見過?”

因為我是倒退著走,被一條露在地面上的樹根絆倒了。

“好好走!”他也並沒有拉我。

我自己起來了。

公園的末角上,有一座茶亭,我想他到這個地方來,他是渴了!但他沒有走進茶亭去,在茶亭後邊,有和房子差不多,是席子搭起來的小房。…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May 23, 2017 at 10:47pm — No Comments

蕭紅·《家族以外的人》(6)

“還說呢……還有臉?七八歲的姑娘……尿褲子……滾下來?墻頭踏壞啦!”他好象一只豬在叫喚著。

“把她抓下來……今天我讓她認識認識我!”

母親說著的時候,有二伯就開始卷著褲腳。

我想這是做什麽呢?

“好!小花子,你看著……這還無法無天啦呢……你可等著……”

等我看見他真的爬上了那最低級的樹叉,我開始要流出眼淚來,喉管感到特別發漲。

“我要……我要說……我要說……”…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May 23, 2017 at 10:4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