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沙巴的沙邦's Blog (295)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

晚上接近九點時,男人經過日本橋派出所旁。走出派出所察看四下的巡查,剛好目擊男人步履蹣跚的背影。

當時巡查心想,怎會這麽早就喝得爛醉如泥?由於只瞧見背影,不是很確定年紀,但依髮型推測,應該是中年人。中等身材,穿著得體,遠遠也看得出那身深褐西裝應該是高檔貨。巡查略一思索,判斷沒必要特地叫住對方。

男人搖搖晃晃地走近橋頭。那是建於明治四十四年(一九一一),目前已列為國家指定重要文化財產的日本橋(編註:見下圖)。男人邁步過橋,似乎是打算前往三越一帶。…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August 6, 2018 at 8:30am — No Comments

劉繼明:夏日里最後一朵玫瑰

女高音在春天即將過去的時候,被一場致命的疾病擊倒。她整日臥病在床,回憶自己剛剛綻放的青春年華和藝術生命,猶如窗外天幕上一閃即逝的流星,心里充滿了憂傷。在那些日子,她不止一次地支撐著虛弱的身體走到鋼琴邊,但她的手指已經無力掀開琴蓋。她只能任憑往昔的音樂在腦子里發出空洞的回響,然而又無可挽回地彌散,消失,徹底地歸於冥寂……而小偷將在這個故事里不可避免地出現。小偷的出現顯然帶有極大的偶然性。



由於故事本身的邏輯,他拿著一束塑料玫瑰花,在一個細雨朦朦的黃昏敲開了一扇關閉多日的門。而在此之前,這個手拿玫瑰的小偷已經走遍了這座城市的大部分私人住宅區,並且成功地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偷竊。他作案的主要伎倆是當確信室內空無一人時,便毫不猶豫地撬門而入;而倘若門不幸被敲開,他便捧著那束玫瑰花彬彬有禮地問:請問您要花嗎?小偷敲開故事中的那扇門時,看到的是一雙美麗得令人心悸的瀕死者的眼睛。…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July 28, 2018 at 7:07pm — No Comments

波登·迪爾:西瓜的滋味

羊本榮·譯

那個夏天我16歲,我家搬到那個地方才不過一年。那些男孩子們對我還捉摸不透,就連弗萊第·格雷和約翰也是這樣。這也許是因為我是從城里來的。委拉黛安的家緊挨我家,我們對她可不敢生什麽非份之想,頂多只能跟她道聲“早上好”罷了,因為我們都害怕她的爸爸威爾斯先生。

威爾斯先生又高又大,目光嚴厲。在這種目光下,你會覺得自己縮小了一半。



論種地,他是這一帶數一數二的好把式,那年夏天,他在自己牲口棚後面的沙地里種出了那一帶從來沒有見過的一個大西瓜。他打算留它做種,第二年要種出許多許多這麽大的西瓜來。…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37pm — No Comments

李靖·五十鎊

對英國鄉下的路來說,這輛紅色的美國轎車實在是太寬了。眼看它迎面而來,波爾只得讓自己的車靠邊給它讓路。



大轎車小心翼翼地從近旁緩緩擦過。波爾借機打量了一下對面這位先生:這張臉真令人不敢恭維,鼻梁上架副墨鏡,一頭黑髮剪得太短,嘴巴看起來也太大,而耳朵卻又太小了。



“這家夥我好像在哪兒見過?”波爾心念一動,“等等,我想起來了,是在昨天的報紙上。”他扭頭問一旁的妹妹:“勞拉,昨天的報紙還在嗎?你沒像往常一樣在我需要的時候在早上拿它點爐子吧?”“不,我沒有。”勞拉笑起來,“不過它已經骯臟不堪了。在魚店里我找不到合適的紙包魚,只好用它湊合了。就放在後面,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拿來。”…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35pm — No Comments

席勒·五個過路人

一個人落到了一夥強盜手中,他們把他的衣服剝光,並在凜冽的寒風中把他拋在道路上。



一個過路人乘車走到他身旁,受害者向他申訴自己的遭遇並且懇求幫助。過路人同情地回答:“我可憐你,我也情願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給你。不過請你不要請求別的效勞,因為你的樣子使我難過。你看,那里來了人,請把這只錢袋給他們,他們會幫助你的。”受難者答道:“謝謝,不過,如果人道的義務需要這種苦難,那應該也有力量正視苦難。你的整個錢袋連你感覺神經微小努力的一半都不值。”



這種行為是什麽?它既不是有益的,也不是道德的,又不是慷慨的,更不是美的。這種行為僅僅是善心的閃爍,僅僅是善心的突發。…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33pm — No Comments

J·M·巴利:我丈夫寫書

周林東·譯

我跟喬治結婚之前,早就知道他是個雄心勃勃的人。那時我們還沒有訂婚,他就把心底里的秘密告訴了我:他要寫一本大部頭著作,書名叫做《倫理學研究》。“不過我還沒有動手,”他習慣地說,“冬天一到我就動手,每天晚上堅持寫。”白天里,喬治在一家公司供職當秘書。公司器重他,他只得把自己一天里最好的時間花在寫信記帳上。他說,等書出版了,他就出名了。我說:“要是你能多些時間自己支配來寫書就好了。”

“我倒不在乎忙。”他像一個永遠壓不垮的英雄那樣輕松愉快地說,“你留意到麽:世界上大凡偉大的著作,幾乎都是出自忙人的手筆。毫無疑問,一個人只要有寫作天才,作品是遲早要問世的。”…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31pm — No Comments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

我初戀的時候,既浪漫又害羞,整天在夢幻般的迷宮里徘徊……那時我18歲,每天忙完專業課後,不是踢足球、玩網球,就是到拳擊俱樂部練拳擊,從來不知道女孩子的事情。到了周末,要是我所在的球隊沒有比賽的話,我就直奔電影院,買票看故事片,這些故事片往往使我加深了少兒時代特有的想象。



一個下雨的周末,我看電影之前,無意之中走進影院隔壁的小商店里。在糖果櫃台後面,站著一個和我年紀相仿、亞麻色頭發、長著小酒窩的姑娘,我從未見過這樣漂亮的女孩子!為了吸引她的注意,我向她不自然的笑了一笑,想說句俏皮話,可是聲調卻是顫抖和不自然的:“請給我買點糖。”




她把糖稱了以後裝進一個白紙袋里。遞錢給她時,我們的手幾乎碰著了。在回來的途中,我的手一直捂著這個紙袋,甚至不願打開它。…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28pm — No Comments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

陳紅雯·譯

1982年我從耶魯大學中國文學專業畢業。我的漢語很流利,廣東話也不錯,並且好不容易學會了古漢語。因需要找個工作,我便向耶魯——中國協會提出申請,結果被派到地處長沙的湖南醫學院教英語。那年我22歲。



有一天,我的一個學生問我:“馬克老師,能否麻煩你一下?我有位親戚,她是位醫生,從哈爾賓來,她英語說得很好,可還想多學點。我能不能領她來見見你?只要一二次就行。”




他接著又介紹道:“她叫小米,聰明又有個性。在班上總當班長什麽的,甚至還當過校團支部書記。‘文革’時她主動下鄉,幾乎給餓個半死。她終於有機會上醫學院念書,是班上最聰明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26pm — No Comments

韋羅妮卡:我的愛情與紅燜牛肉

王棟劍·譯

我對他一見鐘情。他是個先進生產者,一向衣冠楚楚,文質彬彬,生就一副運動員的體魂。只有一條缺點氣死人:他一點兒也不愛我。而我極想成為他的意中人。由於愛他,我決心培養自己具有他的優點。



我先從本職工作著手。僅用一周時間,我就制訂出完善的財會統計體系,這在全世界是史無前例的。單位把我樹為榜樣,並發給我一大筆獎金。惟有他平靜如初,並對我說:我對追求個人名利的女人不感興趣。…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19pm — No Comments

菲麗絲·沃爾肯斯:吻

韓敏·譯

我是護士。每天下午,在我值班的時候,總是要沿護理之家的走廊走一走,和每個房間的病人們聊上幾句,觀察一下他們的病況。每次我都會看到凱特和查爾斯夫婦二人坐在那里,腿上放著一個大大的相冊,看著上面的照片在追憶往事。凱特總是很自豪地給我看當年他們的那些舊照。照片上,查爾斯高高的個子,金髮碧眼,英俊瀟灑。而凱特則是一頭黑黑的秀發,她笑容可掬,楚楚動人。兩個年輕的戀人含笑走過了漫長的歲月。現在看上去他們依然還是那麼相親相愛。燈光照在他們那滿頭銀髮,照著那兩張滿是時間線的臉。他們含笑沈浸在過去那幸福的回憶之中。



“現在的年輕人對愛的理解太淺薄了。”我想。以前總認為只有年輕人才有享受愛的權力,現在看來,真是太愚蠢了。…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17pm — No Comments

王水林·我的海底

一濃霧般深沈的生命,把人類分為兩截,一半是苦澀的海水,一半是堅冰般的陸地。我一出生,就被扔在了那冷酷而又陰森的海底。



家境的貧困,構成我生命磨難歷程的第一個牢籠,孩子們應享有的權利,諸如幸福、溫暖、玩具、上學之類的名詞,對我幾乎是不可企及的童話世界的夢幻。童年的坐標上,留下的唯有風化的淚水、凝固的苦難和生命幾經掙扎的微光。



母親的眼淚,父親的暴躁,和著我的痛苦,像一股洶湧的激流,咆嘯在渭北高原上這個貧窮破落的小村莊。…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00pm — No Comments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

王麗君·譯



擦鞋童




我的父母在賓夕法尼亞洲的沙勒羅伊經營了一家小餐館,名叫帕弋尼斯。餐館每周營業7天,每天營業24小時。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專門為那些來餐館就餐的人擦皮鞋。那時候我6歲。我父親小時候也擦過皮鞋,所以他教我怎麼樣才能把皮鞋擦得亮亮的。他告訴我,擦完鞋後要征求顧客的意見,如果他不滿意,就把皮鞋重新擦一遍。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要幹的活也增加了。我10歲的時候還負責收拾餐桌,幹勤雜工的活。父親笑容滿面地告訴我,在他雇傭過的勤雜工中,我是幹得最好的。…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y 23, 2018 at 3:00pm — No Comments

君特·斯潘:溫柔的獎賞

孫遠·譯

若在生活的長河中投入一顆小石,雖然激起的只是小小的漣漪,但它卻是另一種景觀。



一史密特先生下午從辦公室回到家里,見到他太太在廚房里留下一張字條:“我去看電影,卡利·柯佩爾主演。”




史密特先生味同嚼蠟地吃了晚飯之後,又興味索然地洗凈了盤碗,瞄了一遍報紙,就開始燙起褲子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rch 1, 2018 at 10:13pm — No Comments

Mazguerit·未婚妻

全魯章·譯



假期之後,我回巴黎去。我到車站的時候,火車上已坐滿了旅客。我在各輛車上都尋找遍了,想覓一個座位。但找來找去,只在最末一輛車廂里,尋著一個空座,並且上面還放了兩個雞鴨籃子,里面的雞鴨不息地伸出頭在窺探。我遲疑了半天,才決定進去。我正想在這些擾攘的旅客中,尋找這籃子的主人,有一個穿農夫衣服的人對我說:




“小姐,請等一會兒,我就把那個籃子拿下來。”




我於是便把放在他膝上的果籃拿下來。他這才立起身來,將雞鴨籃移在座位底下。鴨子很不願意,我們由他的叫聲中可以知道,雞子低下他的頭,好像被侮辱了似的。農夫的妻子,叫著它們的名字,和它們談話。…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rch 1, 2018 at 10:11pm — No Comments

萌娘·為自己伴奏

我上中學時有個同學小雅,她長得文文靜靜,我們都叫她啊芳,因為她的模樣特別像電影《英雄兒女》的女主角王芳。她家就住在我家樓後小樹林那邊。那是一座六十年代蓋的紅樓,她家在二樓,窗戶底下有一個大牌匾:愛國糧店。…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rch 1, 2018 at 10:08pm — No Comments

詹姆士·R·艾斯威爾:夏娃的招數

唐子君·譯

大多數人都說第六天是星期六,因為,難道上帝不是在第七天上午休息並審視他的造物嗎?這麽說,他十有八九在星期六創造了人類。



可是從各種跡象,他肯定是在倒霉的星期五設計出第一個男人和女人的。



星期六也罷,星期五也罷,反正上帝創造他們。大功告成後,他還為他們修了一座精美的花園,一幢別致的住宅。住宅配有涼爽的棚子,供烈日難當時消暑。




“亞當、夏娃呀,”上帝說,“這是給你們的,收拾好東西搬進去住吧。”…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rch 1, 2018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汪曾祺·尾巴

人事顧問老黃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工廠里本來沒有“人事顧問”這種奇怪的職務,只是因為他曾經做過多年人事工作,肚子里有一部活檔案;近兩年歲數大了,身體也不太好,時常鬧一點腰酸腿疼,血壓偏高,就自己要求當了顧問,所顧的也多半是人事方面的問題,因此大家叫他人事顧問。這本是個外號,但是聽起來倒像是個正式職稱似的。有關人事工作的會議,只要他能來,他是都來的。來了,有時也發言,有時不發言。他的發言有人愛聽,有人不愛聽。他看的雜書很多,愛講故事。有時在很嚴肅的會上也講故事。下面就是他講的故事之一。…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rch 1, 2018 at 10:00pm — No Comments

黃順來小小小說《巡回演唱》

甲: “大新聞! 真是大新聞! 你看,報紙上寫著 “解救普通人”創辦人李宗聖巡回演唱7天,走遍3個地方. 李宗聖什麽時候當起歌星來?”

乙: “老兄! 你老人家老眼昏花,看錯標題,報紙上是寫著;李宗聖巡回延扣7天,走遍3個地方。


甲:“唉!真是老了。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March 1, 2018 at 9:53pm — No Comments

黃順來小小小說《陽關道與獨木橋》

兒子做錯事,父親罵他一句,他頂回三句, 父親氣得七孔生煙,罵道: “你滾吧!滾到三百里外去,我永遠也不要再見到你,今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各不相干.

兒子說: ‘爸爸!我看應該改為你走陽關道,我過獨木橋比較好。


父親:“為什麽?”


兒子說: “獨木橋久了會腐爛,萬一您走過時橋坍塌了,豈不是掉進河裏,您又不會遊泳。要怎麽辦?”


父親一聽,覺得兒子很關心他,心中的氣也就消了一半以上.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7am — No Comments

黃順來小小小說《*竅門已開》

丈夫本來在街邊炒果條,後來改行買賣衣服,.

老婆看到丈夫改行之後,仍然是那副吊兒郎當的姿態,於是忍不住地說:

‘萬事起頭難,你應該積極一點, 像東升的朝陽, 努力去拼搏.瞧你像夕陽西下,一副死氣沈沈的樣子, 要做什麽生意?.”


不料丈夫卻說: “老婆! 你不用杞人憂天,我的竅門被馬雲打開了,我已經有了做生意的秘訣,還怕什麽?我的生意一定會賺大錢的.”


“屁!你的頭被馬雲打昏了那才是真的。”老婆說。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7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