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其實是相信父親的吧。不過,現下要緊的是,關於監視器拍到的影像,我們就這樣乖乖接受系長的條件嗎?”

“那些影像的左證力太低,只能祈禱書上能驗出指紋。”加賀瞥一眼手表,“七點五十分啊,恐怕會趕不上。”

“你有約?”

“嗯,你也一起來。”加賀迅速邁開腳步。

“欸,對方是誰?”

“你在說甚麼?不是你一直催我聯絡的嗎?”

“我?啊,難道你約的是……”

“就是金森小姐。”加賀答得乾脆,“約好八點在人形町碰頭。”

“是恭哥主動聯系的嗎?”

“對,剛剛在書店等你們的空檔,我打電話過去。原本預估八點走得開,這下來不及了。”

“原來如此。不過,怎麼約在人形町?銀座不是比較方便?”

“我也這麼想,可是,金森小姐想去人形町一家洋食店吃吃看。”

“是喔?”

由於趕時間,兩人在警署前跳上出租車,待彎進人形町的大門大道便沖下車。店招牌就在前方,那是一家外觀如傳統舊民宅的雙層建築【註:指的是人形町最具代表性的老字號洋食店“芳味亭”,公元一九三三年開業至今。】。

一進店里,店員隨即帶他們上二樓。榻榻米座席的和室里並列著數張長桌,一眼就看到金森登紀子的身影。她坐在里側的座位翻看筆記本,注意到松宮和加賀進來,便沖著他們一笑。

“好久不見。”松宮鞠躬打招呼,盤腿在座墊坐下。

“真的好久不見,不過看到你這麼有精神,我就安心了。”金森登紀子笑得瞇起眼。她似乎比兩年前瘦了些,但健康的笑容依舊。“這次的案子,也是和加賀先生同組嗎?”

“只是偶然啦。”松宮回道。

加賀攤開菜單說:“來這里必點的就是燉牛肉,還有可樂餅。當然其它的料理也都很好吃。”

“那麼,加賀先生,交給你點菜吧。”金森登紀子提議。

松宮也贊同。於是,加賀考慮一下,便喚來女店員,點了數道料理。從他熟稔的舉動,看得出來過不少次。

“所以,決定如何?抽得出空嗎?”先以啤酒乾杯後,金森登紀子問加賀。

加賀啜口啤酒,偏著頭回答:“還不確定。這次的案子解決前,都很難講。”

“可是,那起日本橋命案,不是調查得差不多了嗎?”

“那只是媒體擅自下的判斷。目前仍無法證明,兇手就是死亡的男嫌犯。”

“這樣啊,複雜的事我不太懂。總之,就照上次決定的日子走,你覺得呢?”她的語氣溫柔,卻說得堅定。“嗯,都好。”加賀含糊地同意。窺見表哥在這位女性面前不得不投降的模樣,松宮內心有點樂。

不久,餐點送上桌。可樂餅香酥美味,配啤酒堪稱一絕。肉質彈牙的炸蝦一咬便香味四溢,而加賀最推薦的燉牛肉,更是入口即化。

金森登紀子對餐點贊不絕口,但她沒忘記今晚碰面的目的,不時停下筷子,攤開一旁的記事本,針對隆正兩周年忌的細節逐一征詢加賀的意見。包括怎麼聯絡親友、送給出席者的謝禮,法事結束後的聚餐地點等,要決定的事堆積如山,然而,加賀的回答不是“比照一般情形”,便是“交給您就好”。

“加賀先生,”金森登紀子擺出有些嚇人的神情,“這可是你父親的兩周年忌,不積極點怎麼行!”

可是,加賀悠然地喝口餐後咖啡,搖搖頭。“之前提過,在我而言,其實沒必要辦周年忌,但您說必須為想追思父親的人提供一個機會──”

“這對你也是必要的。”金森登紀子反駁,“至少一年一次好好懷念你父親,這要求不過分吧?”

“我不是不想念他,而是,那在我心中已告一段落。”

“告一段落?甚麼意思?”

“我和父親之間的問題已解決,所以沒必要再回顧。”

“你錯了!在我看來,你還是一點也不明白。”

金森登紀子的語氣強硬且堅決,旁聽兩人對話的松宮也不禁心頭一凜。

“我不明白甚麼呢?”加賀問。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