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看看泳池嗎?”

“當然。只不過,現下這時節泳池沒放水。”

“沒關係。”加賀站起身,“那就麻煩您。”

三人步出校舍,經過操場旁,走向泳池。泳池設在體育館對面,距校舍有段路程。確實,離這麼遠,偷偷潛入似乎不無可能。況且,泳池四周僅有簡陋的圍欄,中學生要翻越不難。

糸川領著兩人到池畔。二十五米的泳池內沒放水,池底堆積著不知何處飄來的落葉。

“這里沒有照明設備嗎?”加賀問。

“只有緊急照明,平常幾乎用不上。”

“您是在傍晚七點左右發現吉永同學?那時雖是夏季,天色應該頗暗吧?”

“是啊。”

“虧您能發現池底有人。”

“甚麼?”

“唔,四下那麼暗,真虧您有辦法發現吉永同學沈在水底。雖然池邊扔著衣物,不一定代表那人就在池里吧。”

糸川吸口氣,應道:“當時我帶著手電筒。”

“噢,這樣啊。”加賀點點頭,“對了,吉永同學擅長哪種泳式?”

“自由式,就是捷泳。尤其是五十米之類的短泳。”

“所以,那天他也在這項目出賽?”

“是,沒記錯的話……刑警先生,我知道協助辦案是國民的義務,也一直很配合,不過,能不能請教你們的目的?日本橋命案應該與我毫無關係。”糸川難掩不快,忍不住高聲質問。

“我明白您的不滿。”加賀一派心平氣和,“進行查訪時,對方常指摘我們光會問,卻不做任何解釋。其實,我們是有苦衷的。”

“我曉得,搜查機密不便對外公開,是吧?就算這樣──”

“不僅如此。說明目的後,對方便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就警方的立場,當然希望打聽到的消息是不含偏見的。”

糸川嘆口氣,抹抹臉。“我懂您的意思。”

“還有一件事。若有遊泳社畢業社員的名冊,方便借閱嗎?”

糸川拒絕加賀的要求。“這沒辦法,因為里頭都是個人資料。若堅持要看,請帶搜索票來。”

“這樣啊。”加賀乾脆地放棄,“今天非常感謝您的協助。”

“問夠了嗎?”

“是的。之後如有需要,還請您多多幫忙。”加賀向糸川行一禮,便對松宮說:“走吧。”

27

踏出修文館中學的大門,加賀便嘀咕著:“看來猜中了。三年前的意外與這次的案件關係重大,總覺得那個老師有所隱瞞。”

“我有同感。案發三天前,青柳先生打電話給糸川,八成是要談那起意外的事。”

“應該沒錯。不過,疑點依然不少。”約莫走過一個街區,加賀停下腳步。“今天早上,我打電話給這邊轄區的朋友,請他幫忙找那起泳池意外的相關資料,現在得過去拿。我們約個地方碰頭吧。”

“那麼,我到青柳家一趟。”

加賀有些意外,不禁望著松宮。“這個時間,悠人還在學校吧?”

“嗯。我想拜托青柳太太,讓我看看悠人中學時代的通訊簿。”

加賀贊許地點點頭,“原來如此。”

約好在中目黑車站會合,兩人便兵分二路。

松宮前往青柳家,應門的是史子。聽她說,遙香向學校請假在家休息。

史子打算帶松宮到客廳,松宮卻沒脫鞋,在玄關搖著手說:“我就不進去了,今天只是想向您借悠人遊泳社的通訊簿。”

史子難掩困惑。“那與案件有關嗎?”

“目前不確定。”

“但,兇手不就是那個人嗎?”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