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體沖刺上市,小而美還是小難美?

微博上整天講冷笑話的公司,都準備掛牌新三板了!

然而,這並非是一個冷笑話。先是科技媒體虎嗅擬掛牌新三板;冷笑話精選等大號的母公司飛博共創也在沖刺新三板。新三板擬掛牌排隊的7000多家公司中,信息傳媒類的也不在少數,這幾家卻因新型的信息傳播形態以及大量粉絲用戶受到關註。

不過,南都記者采訪獲悉,盈利模式單一、缺乏創新或是其主要瓶頸,事實上這一問題也在不同程度上困擾整個行業。不過“虎嗅們”因背靠知名投資人以及阿裏巴巴級別的股東,或為嫁接新型盈利模式嗅到可能性。

為什麽是他們?

體量小 輕資產 但利潤確實小

刷微博或朋友圈看到有趣的段子,總會對背後的作者好奇萬分。其實不必了,其背後通常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公司。沖擊新三板的飛博共創便是之一。

公開資料關於其業務的描述為:“主要依托微博、微信公眾號、A PP等幾大主流社會化媒體平臺,通過分享多維度資訊,並以此為基礎開展互聯網廣告服務。”包括冷笑話精選、星座密語等微博大號都是這家公司的“圈錢戰場”。

利潤方面,飛博共創2015年1至5月營收為835萬元,凈利潤為96萬元。而2014年營收為1912萬元,凈利潤為526萬元。

其實體量並不大,這也能登陸新三板?———其實,還有更小的。

2012年,受到《赫芬頓郵報》啟發,資深媒體人李岷開始做虎嗅網,而兩周前(9月25日)其掛牌材料已在股轉公司官網上公開披露。《赫芬頓郵報》是美國主要的新聞網站、聚合博客,該網站曾被認為引發了一場新的媒體革命。虎嗅網公開資料介紹:“主營業務是科技及互聯網相關領域精品資訊整合發布以及線上、線下營銷服務。”

從其《法律意見書》上可發現,截至2015年7月31日,公司共有員工50人。公司固定資產只有辦公設備和辦公家具。從利潤情況來看,2013年、2014年、2015年1-5月,公司主營業務凈利潤分別約為19萬、66萬和78萬元。

在龐大的資本市場上,這種體量就好比繈褓中的嬰兒。

憑什麽登陸新三板?

用戶是資本 模式亦創新

不過對於這個嬰兒的生長,新三板剛好提供了溫床。

相比A股市場上對企業的高門檻、嚴要求,新三板無疑成為了一個中小微企業性價比最高的融資平臺,其對盈利模式和企業規模都沒有做嚴格限制,目的也並非交易為主,當然,在新三板上圈錢亦有限。對此自媒體人羅超表示:“上新三板不等於股東就可以套現了,它只是一種純粹的融資方式,而不是一個創富神話。”

在這樣一個準入條件下,虎嗅和飛博共創們成為了第一批闖入者,也講了一個至少聽上去還不錯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也是他們的最大資本之一———“用戶粉絲”。飛博共創團隊接受采訪時多次表示:“擁有超過1.5億高質量關註粉絲群,楊冪、趙薇、李冰冰、蔡康永、謝娜等明星也是我們的粉絲。”

虎嗅網亦如此。與上文提到的十位數的凈利潤相比,公司的外部作者以及用戶數亮眼:“截至2015年7月31日,公司網站註冊用戶數1,354,216名,外部作者2,157名,微信公眾號訂閱用戶640,885名。”

百聯咨詢創始人莊帥向南都記者分析:“虎嗅的意義在於在推動了自媒體的發展,改變了過去報紙時代、博客時代的編輯思維,發動自媒體人的力量貢獻內容。隨後百度百家、今日頭條也都開始嘗試。”莊帥補充:“新三板顯然對於這種新型的模式是歡迎的。”

還有哪些故事可講?

盈利模式匱乏仍是瓶頸

新媒體目前還處於產業的早期,但市場中人們卻都在幻想著這個嬰兒有一天具備大人的力量和肌肉。這一天的到來,關鍵環節則是“變現”。

南都記者對這些平臺梳理分析,其主要收入來源包括廣告發布、線下活動、整合營銷、內容跨界、孵化器等方面。

以虎嗅為例,目前收入包括了廣告發布、線下活動、整合營銷等。而客戶包括了京東、拉勾、百度、支付寶等。莊帥表示:“即便新三板相對寬容,但最終對盈利情況肯定還是有要求的。這點來看,包括虎嗅在內的不少媒體都偏弱。”這點其實也是目前困擾所有業內人的最大難題。

首先,廣告顯然不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模式。公開資料顯示,虎嗅網在2015年1月-5月廣告發布占整體收入的29.5%。事實上,不管是傳統媒體還是商業科技媒體,都越來越意識到廣告收入模式的城墻已在慢慢坍塌。

對此,莊帥向南都記者舉例分析:“企業主過去的推廣營銷預算越來越分散,即便預算未變,形式也更為多樣,比如發紅包等等。”

其次,線下活動這一盈利模式,一向在業界被認為“出多大力賺多大錢”,常被冠以“又笨又重”的帽子。

而整合營銷在虎嗅網2015年1月-5月收入中占比約48%。具體來說,則是指借助不同平臺去做營銷、策劃的活。“鈦媒體”創始人趙何娟則公開總結為“互聯網新公關公司模式”。

與虎嗅網內容題材不同的飛博共創則考慮跨界延伸其商業模式。飛博共創創始人兼CEO伊光旭表示:“飛博共創掛牌新三板籌謀融資的一個目的就是,投資一批具有商業前景的優質外部自媒體,打造一個自媒體矩陣。同時,他還希望建立垂直電商平臺,完善互聯網產業布局;並孵化有價值的網絡知識產權,拓寬盈利業務範圍。”對此,重創新創始人王冠雄認為:“廣告只是變現的一部分,如果後面推出很好的原創內容,並且基於這樣的IP去開發話劇、微電影,都是有很大潛力的。其商業價值並不僅限現在的渠道文化價值。”

是否具備復制性?

難上加難 眾籌融資或被看好

除此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創新模式?

莊帥說:“行業都在嘗試不同的盈利模式,包括微信公眾號的打賞;微博上小說的收費閱讀,還有百度百家也在與百度聯盟結合,嘗試一些新的盈利方式。”不過南都記者采訪獲悉,這些方式或基於自己的平臺,或因目前用戶接受度尚低等原因,一時很難成為主流的盈利方式。

不過除了虎嗅網,業內人看好的科技媒體還包括36氪等,尤其是在盈利模式方面。之前36氪創始人劉成城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便表示:“當初36氪靠媒體屬性帶來流量,如今融資平臺才是主要的項目來源,而近期新增的股權眾籌融資對創業者的吸引力更大。”據了解,目前36氪仍處於“戰略性虧損”階段,重在布局創業服務生態圈。

不管怎樣,飛博共創和虎嗅們沖擊新三板似乎讓無數自媒體人看到了希望。日前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便一連投資了7個微信公眾號,並稱目標在2015年年底完成1000萬訂戶覆蓋。

在這樣的背景下,自媒體人王希然曾表示:“自媒體這行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說它簡單,是因為它的操作模式有規律可循,比如說你做一些推廣或優質內容,只要不斷地堅持,不斷優化自己的內容就可以。但是,經營自媒體也很難,現在光微信公眾號就有幾百萬個,想在裏面脫穎而出是一件挺困難的事。”

鏈接

自媒體身段輕,但其實也拼“爹”

看上去輕資產輕運營的科技媒體或公司,其實也拼爹。

飛博共創最大股東為伊光旭,持股達50.42%。而第二大股東為隆領投資,占股比例為26.08%,隆領投資是知名天使投資人蔡文勝創辦的投資機構。福建人蔡文勝作為知名投資人,曾投資了4399、暴風影音、58同城、美圖秀秀等公司。

據業內人介紹,目前新浪草根微博排行榜前50名的大號中的一半都被“福建幫”所掌控,天使投資人、號稱“站長之王”的蔡文勝正是名副其實的“幫主”,而伊光旭的冷笑話則堪稱龍頭。

除此之外,虎嗅科技的股東除了創始人李岷和李勇外,還有兩個股東。其一是浙江日報報業集團旗下的新媒體創新品牌夢工場傳媒;其二是上海雲鑫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而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有限公司持有該公司100%股權。(本版采寫:南都記者 魯浩, 2015年10月14日,南方都市報)

Views: 4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