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樣子要是甚麼都不講,小林不會放人。松宮只好坦白:“他兒子。”

“兒子?”小林頗為意外,“被害人的兒子?”

“現在一切都是未知數啦。”松宮說完,掙脫小林的箝制。

沒錯,一切仍是未知數,也可能完全猜錯,但松宮感覺自己逐漸接近事實的核心。加賀前往的彼方,必定存在真相。

操場上,學生正在上體育課,打籃球或是打排球,而一旁較年長的男性應該是體育老師,與其說是在指導學生,更像望著學生的球賽放空。

職員辦公室位在校舍一樓,加賀到接待窗口說明來意,不久,一名女職員走出辦公室,似乎負責招呼他們。

女職員帶兩人到會客室。兩側桌旁擺著頗高級的舊沙發,女職員請兩人在三人座的沙發坐下,並送上茶。

“好久沒踏進校園,上次不曉得是幾年前的事。”松宮有感而發。外頭飄來一陣歌聲,或許音樂教室就在附近。

加賀站起身,走向獎杯與獎座的展示櫃。“哦,這所學校相當重視運動比賽。”

“遊泳社呢?”

加賀指著其中一座獎杯,“這是遊泳接力賽的,得到全國大賽第二名。”

“很厲害嘛。”

“只不過是十年前的紀錄。”

此時,敲門聲響起。“請進。”加賀應道。

一名濃眉大臉、肩膀寬闊的男子步入會客室。松宮暗想,他大概是沖繩一帶出身。

這名教師姓糸川,案發三天前,青柳武明便是打電話到學校找他。上次加賀曾為此詢問糸川,得到“青柳與兒子處得不順利,想與人商量”的回答。

松宮先自我介紹,糸川不感興趣地頷首致意。

“不好意思,百忙中打擾。”加賀道歉,“您在上課嗎?”

“沒有,這段時間剛好沒課。兩位今天有何貴幹?上次那件事,我已說出所知的一切。要是沒記錯,您也問過我的不在場證明了吧?”

“真的非常抱歉。當時解釋過,我們得確認所有關係人的不在場證明。如果讓您心里不舒服,再次向您致歉。”

“倒不至於心里不舒服……那麼,今天要問甚麼?”

“是這樣的,暫且不提案件,我們想請教更早之前發生的事。”

聽加賀這麼說,糸川困惑地皺起眉,“之前發生的事?”

“三年前暑假發生的意外,您應該不陌生吧?”

“哦,那個啊……”糸川臉上浮現警戒的神色,“哪里不對勁嗎?”

“調查這次案件的過程中,發現有必要重新了解三年前的那起意外,所以來請教您。”

糸川僵硬一笑,交互看著加賀與松宮。“我不太懂,這次的案件怎會扯上那起意外?根本是兩碼子事吧。況且,兇手不是已落網?那個死掉的嫌犯就是兇手吧?你們為甚麼還在調查?”

“這樁案子還沒結束。”松宮插嘴道,“也還沒確定兇手就是那名男子。”

“是嗎?那也沒必要翻出陳年往事吧?”糸川刻意誇張地偏著頭。

“您似乎不太願意回想那起意外?”加賀問。

“嗯,是啊。”

“不希望那次的意外被翻出來,是摻雜著個人因素嗎?”

糸川雙眼一瞪,“這話的意思是?”

“抱歉,刑警都是這麼解讀事情的。對方若遲遲不肯回答問題,我們就會猜想是不是有內情。”

糸川的嘴角微微抽搐。“關於那起意外,你們到底想問甚麼?”

“想問清楚細節。糸川老師,當時第一個發現出事的是您吧?”

“嗯。”

“那起意外發生前──當天剛好有一場校際遊泳比賽吧?方便的話,希望您從那場比賽開始告訴我們整起意外的經過。”

糸川舔舔唇,挺直背脊後,直視著加賀應道:“好啊。”一旁的松宮則專注地觀察糸川的一舉一動,想看出他是否有所掩飾。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