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父親臨終前的心情。你可想過,父親在不得不揮別這世界時,究竟懷抱著怎樣的心情?”

加賀平靜地放下咖啡杯。

“恐怕是百感交集吧。不過,我有必要理解那部份嗎?”

“有必要。你該明白,隆正先生是多麼想見自己唯一的骨肉。”

松宮詫異地望著加賀。然而,加賀只苦笑道:

“關於這一點,我也提過。那是我和父親很早之前便約定好的。”

“因為離開的妻子……加賀先生的母親,是孤伶伶地往生,連獨生子都沒能見到,所以自己咽氣時也不要兒子在身邊──這是你父親提議的,對吧?”

“就是這麼回事。”加賀點頭,“男人之間的約定。”

金森登紀子的唇畔浮現奇妙的笑意,甚至近乎冷笑。“無聊透頂。”

“您說甚麼?”加賀話聲一沈。

“身體健康時約定的事根本算不得數。加賀先生,你會親眼目睹死亡嗎?”

“好多次嘍,應該數都數不清。畢竟是幹這行的。”

金森登紀子緩緩搖頭。“你看到的都是屍體,而不是活著的人,我卻是一路目送無數步向死亡的人們。人之將死,都會老實地吐出真心話,尊嚴也好、逞強也罷,全都拋開,在最終的一刻毫無掩飾地面對最後的心願。而去理解他們臨終時發出的訊息,就是我們活著的人的義務。但是,加賀先生,你沒盡到這個義務。”

她字字句句都沈重地敲進松宮內心。恭哥會怎麼回應?松宮望向身邊的加賀,但加賀只是一徑無語,側臉露出些許苦澀。那是松宮從未見過的神情。

“抱歉,”金森登紀子平靜地出聲:“我說了自以為是的話。雖然我一直覺得,加賀先生和父親以那種形式告別也好。不過,你若能多理解父親真正的心情……這只是我個人的希望。”

加賀眉頭緊蹙,潤潤唇後,低喃:“謝謝。”

用完餐,三人走出店門,剛好一輛空出租車駛來,加賀舉手攔下。

“今晚多謝招待。那麼,晚安嘍。”道別後,金森登紀子便坐上車。

目送出租車遠去後,加賀邁出腳步,似乎沒要搭車的意思。於是,松宮與他並肩而行。

“難得有你講不贏的對手。”松宮試著開口。

加賀沒回應,徑自望著前方。從表情猜不出他的思緒。

江戶橋就在眼前。顯然地,加賀不打算回署里,而是想去案發現場。松宮由加賀的步伐察覺出這一點,所以沒太訝異。

加賀走過江戶橋,穿越案發那座地下道,來到大路持短暫駐足,旋即朝日本橋前進,沿途不發一語。

行經日本橋派出所,一直走到橋中央,加賀才終於停步。他站在那兩尊背對背的麒麟青銅像下方,目不轉睛地擡頭凝望。

“理解他們臨終時發出的訊息,就是我們活著的人的義務嗎……”加賀喃喃低語,雙眼猛地一睜,迸出銳利的目光。

加賀大步前進,而且愈走愈快。

松宮慌忙追上,“這種時間你要去哪里?”

“回署里,我恐怕誤會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26



修文館中學位於安靜的住宅區內,刻在大門柱上的校徽發出沈穩的光芒,揭示著悠久的歷史。


之前來過一次的加賀,熟門熟路地穿過校門,松宮默默跟上。

“今天能否讓我們自由調查?”搜查會議結束後,松宮試著問小林。小林找石垣商量後,帶著探詢的眼神回到松宮身旁。

“系長答應了。雖然不曉得你們想幹嘛,記得如實回報,明白嗎?”

“當然。”

松宮鞠個躬就要離去,卻被小林一把抓住手臂。小林湊近他耳邊說:“至少跟我透露一下。兇手不是八島吧?”

“這部份還沒確──”

小林使勁一扯。“你們在查甚麼?打算從哪方面下手?”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