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賀看向屏幕。“無法百分之百證明監視器拍到的是八島冬樹。我覺得很像,才請中原小姐來確認。但不管她多肯定,也難以成為證據,因為她是關係人。”

松宮盯著屏幕。“沒有把臉部拍得更清楚的影片了嗎?”

“我仔細檢查過,很遺憾,剛才那三段已是全部。”

松宮咬著下唇。屏幕上映著最後一段影像的定格畫面,八島正將書放回架上,準備離開。

他靈光一閃,猛地指著屏幕。“指紋!查一下那架上的書,或許能找到八島的指紋。”

“這方法確實不妨一試。”

“這拍的是哪層樓?趕快去拿書啊,要是又被誰觸摸或買走可不妙。快告訴我,這到底是哪層樓?”

“不要那麼激動,證物又沒長腳。”

“可是──”松宮忽然把話吞回去。只見加賀從桌下拿出一個裝著許多書籍和雜誌的紙袋,而其中一本是《日本科幻電影經典100部》。

25

從筆記型計算機的屏幕移開視線,石垣一臉嚴肅地沈吟。屏幕上映出書店監視器拍到的影像。

日本橋署的小會議室里,松宮與加賀面對著石垣。兩人認為此事不宜張揚,於是只請石垣過來商量。

“你這小子,本性不改啊。”石垣望向站在松宮身旁的加賀,“看樣子,那不全然是謠言。你果然是不想受限於組織,才刻意留在地方警署。”

“這是和松宮刑警討論後才進行的調查。”

“哦,是嘛。”石垣撇著嘴,哼一聲。“算了,眼下最重要的是,這些影片該怎麼辦。拍到的男子確實很像八島,不過,就只是很像罷了。”

“所以,希望能夠調查書上的指紋──”

石垣伸手打斷松宮的話,接著盤起粗壯的胳膊,閉上眼嘆氣。

松宮也察覺上司的顧慮。萬一書上驗出八島的指紋,警方原本對案件所做的假設,將被全盤推翻。屆時該怎麼向高層解釋,接下來的偵查方針又該怎麼規劃,都不是馬上能得出答案的棘手問題。

石垣睜開眼,輪流瞪著松宮與加賀。“去找鑒識吧。不過這麼緊急,要有心理準備,對方可能不會給你們好臉色。”

松宮籲出長長一口氣,向石垣行一禮:“謝謝您。”

“等等,有個條件。”石垣雙手壓上辦公桌,傾身向前。“若沒驗出指紋,你們就得把這些影片的事忘掉,明白嗎?”

松宮望向身旁。只見加賀平靜地回覆“好的,就這麼辦”,仿佛早料到會有這種情況。

“嗯,你們辛苦了。”驀地,石垣忽然想到般補上一句:“啊,今天傍晚,被害人的兒子好像被抓去目黑署。”

“被害人的兒子……悠人啊。”松宮說:“被抓去?他犯了甚麼事?”

“傷害罪,他好像在路上揍‘金關金屬’的人。在那之前,雙方似乎曾大聲爭吵,於是附近居民連忙報警。”

“‘金關金屬’的人是指?”

“聽說是廠長。”

“哦……”松宮想起,那個人姓小竹。先前在工廠見過他,出面應付電視媒體也是他。“悠人為甚麼動粗?”

“聽目擊者描述,他堅持父親是清白的,還大喊‘我爸才不會幹那種骯髒事’。”

“咦?”松宮和加賀面面相覷。

“之前他妹妹不是鬧自殺嗎?這一家子也真是的。不過,挨揍的那個人不打算追究,青柳家的兒子馬上就被釋放,總之還是告訴你們一聲。”

“了解。”松宮應道,接著便與加賀步出小會議室。

“一想到青柳太太的心情,就覺得郁悶。”松宮開口:“殺人案件跟癌細胞一樣,只會讓不幸不斷擴散。”

“嗯,這倒沒錯。不過,有點奇怪。”加賀凝望著半空。

“怎麼?”

“悠人怎會為父親生那麼大的氣?之前不是都說父親是自作自受嗎?”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