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

“他想當木匠。然而,‘STOCKHOUSE’只是要征在活動期間幫忙的臨時工,所以社長才會推薦他去試別的家具店。”

“想當木匠,所以身上才帶著刀子嗎?”

“由於八島想以木匠的身分受雇,擔心對方會考他的技術,所以帶著慣用的木工道具去面試,並非不可能。”

“這樣啊。”管理官頓掃臉上陰霾,雙臂交抱靠向椅背。“的確,那些職人對工作用的器具都有自己的堅持。嗯,這個推論不錯。”

“是的,這麼一來,刀子的部份就解釋得通。”

“好,可行,朝這方向繼續查。”

“遵命。”石垣應道,神情卻不似管理官開朗。

散會後,便是小組會議的時間。松宮與加賀的組長小林也一臉抑郁。

“主任,就那樣帶過嗎?”松宮悄聲問小林。

“你說刀子的事?”

“是。”

小林板起臉,搔搔眉尾。“不然怎麼辦?上頭一直催促快點把案子結掉、盡快提出說得通的解釋,系長也是抱著頭燒,難道你要我袖手旁觀?”

“不是那個意思……”

“我也覺得牽強,說甚麼想當木匠所以可能帶專用刀具在身上。但沒辦法,只能乖乖聽上頭的。”

看到小林一副苦澀的神情,松宮無言以對。他又深切感受到,自己不過是聽命行事的小卒。

小組會議的結論是,松宮與加賀負責重新走訪八島冬樹手機內留有紀錄的聯絡人,查出八島對隱匿職災一事有多強的被害者意識,再依此補足石垣與小林他們想出的案件背景。

“現下的偵辦方向,已完全把八島視為兇手。這樣真的好嗎?”與加賀並肩走在廊上,松宮開口。

加賀沒吭聲,但從他散發的氣息能清楚感受到,他心里正嘟噥著:“當然不好。”

“對了,金森小姐傳簡訊給我。”踏出警署時,松宮冒出一句。“她想和你討論舅舅兩周年忌的事。說是傳簡訊給你,可是你沒回。”

“目前沒空想那些。”加賀冷淡地應道。

“只是稍微聊聊,還是挪得出時間吧?金森小姐也很忙,卻表示能配合你過來警署附近。恭哥要是不回覆,就由我安排碰面嘍。”


“隨你便。倒是我有件事──”加賀停下腳步,環顧周遭後說:“想跟你商量。”



“關於兩周年忌的事嗎?”


加賀蹙起眉頭擺擺手,“不,是工作的事。能暫時讓我單獨行動嗎?半天就好。”

松宮望向表哥,“你想幹嘛?”

“講白了是想搶功吧。”加賀回答,一徑望著大馬路。“不過,很可能是空忙一場,所以我一個人去,有好消息會告訴你。”

“至少讓我知道你想調查甚麼吧?”

加賀思索一會兒,直視著松宮說:“八島冬樹似乎非常喜歡喝可可。”

“可可?”

“在家庭餐廳點無限暢飲時,也是卯起來喝可可。”

“從哪打聽到這消息的?”

“昨天晚上跟你分別後,我在濱町綠道遇見中原小姐。”

“這麼巧?”

“根據那家自助式咖啡店店員的證詞,雖然不記得青柳先生點甚麼,但確定是兩杯一樣的飲料。如果和青柳先生一同進店里的是八島,青柳先生很可能點的是兩杯可可。那家店的菜單上有可可。”

“這代表甚麼?”

“我確認過驗屍報告,青柳先生胃里未消化的東西中不包含可可。”

松宮一聽,不禁睜大眼,微微張嘴。

“我想證明,八島沒進去那家自助式咖啡店。”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