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他們和金森登紀子分別後,加賀似乎有了新發現,說要回署里一趟,松宮當然奉陪。踏進署里,加賀立刻連上網絡,先查一些關於神社的事,接著搜尋新聞報導。看到加賀輸入的關鍵詞,松宮嚇一跳。加賀輸入的是“修文館中學、遊泳社、意外”。

松宮詢問加賀原因,他回道:

“青柳先生把參拜過的紙鶴拿到水天宮請社方代燒,足見他巡訪參拜七褔神的最終目的地是水天宮。推理至此都沒問題,接下來卻遇上瓶頸。提到水天宮,通常會想到保佑安產,可是,我們太專注在這一點,沒發現水天宮其實另有強項,就是除水難。”

“水難……”松宮不曉得水天宮還保佑這方面,不過仔細回想,販賣處擺著護身符等物的平臺上,也有做成河童面孔的祈褔品。

“東京有許多保佑遠離災害的神社,其中大多是除火難,也就是火災,除水難的卻非常少,可能只有水天宮及臺東區的曹源寺。所以我推測,青柳先生參拜水天宮的動機,會不會是出於甚麼水難意外?而這樣一想,就想起他兒子悠人中學時代參加過遊泳社。”

“對了……”松宮也記起一事,“案發的三天前,青柳先生曾聯絡悠人從前遊泳社的顧問老師……”

“現下,你明白這幾個關鍵詞的來由了吧。”

沒多久,加賀的推測就被證明是正確的方向。三年前的新聞報導中,出現以下的內容:
 
十八日晚間七點左右,修文館中學一名二年級學生,在校內泳池溺水。經救護車緊急送往醫院急救,至今仍未恢復意識。該生為遊泳社員,分析是在放學後偷溜進學校泳池獨自練習,卻不幸發生意外。這天稍早,遊泳社曾參加校際比賽,但成績不甚理想,該生相當沮喪。最早察覺異狀的是遊泳社的顧問老師,他在巡視泳池時發現溺水的學生。目前正調查該生究竟是如何偷溜進學校。

遺憾的是,查不到此案的後續報導。不過,與修文館中學有關的水難意外也僅有這一起。

糸川一副回憶往事的神情,平淡地敘述。那天,遊泳大賽約在下午四點結束,他和社員留在賽場開了一小時左右的檢討會,便原地解散。社員想必都直接回家,他卻必須回學校一趟,將比賽成績輸進計算機。

“輸入到一半,我發現缺了一些數據,便想去社辦拿。由於社辦在泳池旁,走過時不經意瞥一眼,注意到不知是誰衣服脫掉就扔在池畔,上前一看,竟有人沈在池底,連忙拉上來急救,赫然發現是三年級的社員。我為上撥119,並在急救人員抵達前,不斷幫他做人工呼吸和心髒按摩。當時學校老師只剩我一個,直到救護車抵達校門,警衛才跟著趕來。通知家長及校長則是在這之後,畢竟我沒辦法兼顧那麼多事情。”糸川長籲口氣,“以上就是整起意外的來龍去脈。”他一副“這樣夠清楚了吧?”的眼神瞪向加賀。

“溺水的學生叫甚麼名字?”聽加賀一問,糸川皺著眉緊抿嘴。加賀見狀,補上一句:“查一下馬上就能知道吧?”

糸川臭著臉說出學生的名字──吉永友之。“之後他們一家搬去長野縣,詳細住址我不清楚。”

“吉永同學康復了嗎?”

“沒有……”糸川神情苦澀,“很遺憾,好像留下後遺症。”

看樣子,只是勉強救回一命。

“學校沒被追究責任嗎?”加賀進一步問。

“多少受到一些責難,好比,學生為何能輕易溜進學校泳池。校方的管理確實有疏失,但泳池設在戶外,又不像校舍能上鎖,以現實層面來看,無法徹底防範。而那學生的家長也理解這一點,並未對校方提告。”

“夜里有人溜進學校泳池之類的事常發生嗎?”

“不能說完全沒有。依學生之間的講法,至今仍不時出現這種情況。不止在校生,也有不少住學校附近的畢業生。”

“新聞報導寫著,吉永同學似乎十分在意比賽成績不佳?”

“關於這一點,我也深切反省。”糸川口吻沈重,“或許是對他們期待很高,責罵也就比較嚴厲。我沒想到他會那麼沮喪,解散後還獨自回校練習。可能是突然腳抽筋或心髒病突發,才釀成意外。”

邊筆記的加賀,突然擡頭問:

“他真的是獨自一人嗎?”

“啊,甚麼意思?”

“我只是在想,當時會不會有其它人在場?和夥伴一起練,不是比較開心嗎?”

“開心不是他的目的吧?自主練習原本就是一個人做的事,更何況,要是有人在他身邊,就不會發生那種意外。”

加賀顯然無法釋懷,卻仍點點頭,回句“原來如此”。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