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巴萊》電影導演魏德聖:腳著地,頭在天

          歷經12年籌劃,10個月的拍片期,《賽德克.巴萊》終於殺青了。

      很多人喜歡問我:為什麼這麼熱血?我也很想要求自己:“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熱血!”對於別人老將“熱血”兩字放在我身上,壓力其實很大。

         萬一有一天,我“不”熱血了,怎麼辦?萬一有一天,我想休息一下,會不會就辜負大家的期待?

      

                 熱血,也得慢慢燒

      

         一般人喜歡把熱血、夢想放到很高的位置,但對我來說,大多數時候都很簡單,只是做想做的事,然後慢慢、慢慢地把它做到最好。即使在拍攝過程中,我一直有種不知道盡頭在哪的感覺,但我相信一定會完成。

       

        當然,遇到狀況也會生氣,記得有次在台中梨山福壽山拍片,從早上開鏡到結束都沒有一個好鏡頭,3、400個人空等,又不能亂發脾氣。我就跑去踢木頭,結果扭到腳。還不能大叫,只能慢慢坐下來,等腳痛退了,氣也消了。得到的結論是:下次踢時,記得選小一點的木頭。

    

        我 也希望先有錢再拍片,但要是錢一直不進來,要怎麼開始?其實我也曾是億萬富翁(《海角七號》大賣後的獎金與收入),如今我還是,只是多個「負」字。許多人 問我:從來沒想過放棄嗎?不能放,放了就完了。負債1億加上大家的期許,不是逃避就能解決。更何況,我不想逃,完成了還有機會,沒完成,就什麼都沒有了。


        領導,要懂得滿足許多夢想

        未來愈來愈詭譎,我能給未來領導人的建議有以下5件事:

        放 心,一定會過關。《聖經》中有個故事:耶穌門徒有次到一個寡婦家作客,寡婦把米缸裏僅有的一點麵粉拿出來,為耶穌做餅。後來每次寡婦要做餅時,缸裏的麵粉 雖然只有一點點,卻永遠用不完。就像拍這部戲,關鍵時刻總有人伸出援手。事情只要是對的,一定會完成;如果是錯的,老天早就讓你掛了,也不會撐到最後。

       要先思考心理層面的感受。能創造感動,自然會吸引人。換言之,當一個領導人,要創造讓人願意自動跟隨你的環境。以前我拍短片時,有位攝影師寧可推掉賺錢機會,也要來幫我,因為我跟他說,你要什麼器材,有什麼需求,我都會想盡辦法滿足你。他覺得跟我合作,可以得到發揮。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夢想,如果你用錢去滿足對方,對方的價值就只停留在錢的層面,但創造心理需求,卻是將事情做好的關鍵。

       不要擔心自己被超越。被超越,你才會想辦法去超越他。彼此超越就會往更高的地方去。

       腳要著地、頭要在天。剛拍完《海角七號》時,爆紅的我很慌,那種腳不著地的感覺很不踏實,所以有了開拍《賽德克‧巴萊》的行動。這是慎思後的結果,我只是把時間稍微提早了,不讓自己的腳步繼續浮在天空中。

       最後,要懂得回頭看。我常跟工作人員開玩笑,這部片拍完了要列張「報仇名單」。可是真正殺青了,報仇名單就消失了。

       要懂得回頭看,記住的不是沿途絆住的石頭,而是看得更遠,看經歷過的一切。最重要的是,絕對不要忘記原點開始時的那張臉,一旦遺忘,喜歡你的人也會離開你!(转载自《Cheer快乐工作人》杂志)


Views: 77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pril 4, 2012 at 3:48pm

《賽德克巴萊》上映後,票房只有馬幣6千多萬,不如想像中那麼理想。

《賽》片花了重金拍的上下二集,總票房卻不如當年小成本的《海角七號》, 以上集來看,馬幣4千多萬,只是跟小成本的《那些年》打平而已。

有人估計,魏導想為下部戲籌更多錢,拍出比《塞》片更壯觀的東西,恐怕不容易;沒有金主愿意進場奉陪。

其實,早在去年10月26日,魏德聖回母校遠東科技大學演講,告訴學弟妹他要分別以西拉雅族、台南人與荷蘭人3種觀點,拍出400年前台灣人的故事三部曲。

意思是說,他已經在構想下一部新戲。

他說,:“400年前的台灣,每個族群的精神都可以用一種動物當代表,西拉雅族以鹿群為象徵。

”漢人像鯨魚游進台江內海後就游不出去。

“荷蘭人則像蝴蝶,很漂亮地來到這地方。”

魏德聖說,拍完原住民故事,想拍一部比《賽德克巴萊》規模更大的史詩片,是屬於台灣人的故事。

這三部曲頭一部,就是他2003年拿到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的《火焚之軀—西拉雅》,第二部是《鯨骨之海─台窩灣》,第三部《應許之地─福爾摩莎》。

屆時拍片規模據知將比《賽德克》更大。

屢屢突圍的魏導,相信總有辦法再造神奇。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October 29, 2011 at 12:14am

臺灣霧社事件昨日屆滿八十一周年,以霧社事件為本的《賽德克.巴萊》電影也捧紅了原住民演員;鮮為人知的是,他們在戲裡追尋祖靈認同,戲外真實人生也因 此被啟發。主題曲《看見彩虹》創作者阿飛忍痛穿耳,延續賽德克族的穿耳文化;具導演身分的馬志翔則表示:”說原住民的故事,為他們發聲,是我這個活在現代 的賽德克,血祭祖靈的方式。“

飾演鐵木瓦歷斯的馬志翔曾對他的原民身分自卑,但現在積極藉著編導原住民議題戲劇,如三鶯部落或原民傳統領域國有的衝突爭議,呈現原住民 處境。飾演荷歌社總頭目塔道.諾幹的阿飛太入戲,想要紋面,被導演魏德聖勸阻後,他轉以”穿耳“保留身分印記,並持續族語音樂創作,”音樂是最好保存母語 的方式。“

飾演花崗二郎的蘇達戲裡戲外都遇上身分認同的問題。原漢混血的蘇達,醉心於原住民題材創作和演出,甚至為鄒族的外婆創作一齣戲,有時間便 到阿里山教鄒族小朋友演戲,但擁有賽德克和鄒族血統的母親始終反對。原來外婆當過日本藝妓的不光榮過去,是家族隱藏身分的原因。

他有一度想要從母姓,恢復 原住民身分,母親還罵他不爭氣:”你有這麼笨,考試需要加分嗎?“拍《賽》嶄露頭角後,母親為兒子表現開心,也讓蘇達得以探索賽德克外公血緣的故事。

有別於蘇達的糾葛,飾演花崗一郎的徐詣帆有個重視母語和文化的父親,因此他到平地讀高中後,看到有些原住民不承認自己的身分,深感不解。但《賽》片上映後,他也發覺,周遭原本絕口不提原民身分的朋友,反而會向人介紹他是哪一族、來自哪個部落。

飾演達多莫那的田駿,在多倫多影展記者會上提及部落貧窮,祖輩拿起生肉沾鹽就餵養小孩的故事忍不住哭泣。為了和別人競爭,田駿小學就離開部落到城市讀書,”離開母語環境,丟到英語補習班“,藉著拍《賽》片他也拾回了自己的語言和文化。(轉自臺灣《中國時報》,黃奕瀠、高有智/專題報導 / 圖片說明:霧社事件 81周年,南投縣政府以賽德克族傳統儀式追思。沈揮勝攝))

 

在《噗浪網》上,有位網友說:”你看,電影對”自信心“的影響力出來了!花崗一郎演員徐詣凡說,《賽》片上映後,原本週遭絕口不提原住民身分的朋友,反而會向人介紹他是哪族哪部落。一位南澳泰雅原住民則說:《賽德克巴萊》讓我讀高中的兒子找回自己,而我也找回我兒子。“

Comment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8, 2011 at 12:19am

台湾史诗巨片《赛德克.巴莱》9月1日在威尼斯全球首映后,全场观众起身鼓掌近10分钟,也获得不少好评。据悉,欧洲媒体反应尤其热烈,似乎看懂魏导在电影中的想法与用心。导演魏德圣砸下七亿台币,拍出近年来台湾电影未曾有过的大场面,其中原住民素人演员表现亮眼,甚至连狗也都会演戏,而台湾的山林景色,也在片中美的让人赞叹。

 

当晚,导演魏德圣率领演员马志翔、安藤政信、徐若瑄、温岚、罗美玲,以及首次曝光的莫那鲁道─林庆台和大庆出席。全场观众更是起立鼓掌达十分钟,魏德圣感动的眼眶泛泪,连续鞠躬两次。

 

对于出品国名的争议,少话的魏导则感性地说:“艺文的力量大过政治,且可扩及全世界。有些思想是管不住的,就让它开花、绽放!”他接着有些激动地说:“我们做艺文的,是没有线条的,谁在地上画线,我会叫他把它擦掉!”

 

当晚的“台湾之夜”,威尼斯影展主席马可穆勒特地前来送上肯定,“这是唯一没有国际巨星的电影,却办得很成功的!”他也对魏德圣说:“如果拿奖,要披着国旗回来!”

 

据悉,全球知名电影杂志“Screen”给《赛德克》的评价是亮眼的四颗星(满分五星),“The Times”的评价则为三颗星,可见台湾原住民史诗这次带给西方媒体与观众极大的吸引力,其中尤以欧洲媒体反应最热烈。而台湾在2日试片后,影评人大都给予高度肯定。

Comment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8, 2011 at 12:16am

 

 

 

 

 

賽德克,一個位於台灣山區、信仰彩虹的民族,他們居住在山嵐繚繞的世外桃源,過着生態平衡的生活,族裡馬赫坡社出了一位英雄人物—馬赫坡社頭目之子莫 那-魯道,首度“出草”獵回異族人頭而聲名大噪,自此各部落間無人不曉這個名字。

 

但好景不長,日治時代的來臨,賽德克族被迫改變原本生活,多數族裡男人搬 木服勞役,而女人淪為幫傭,眼看祖先辛苦建立的家園和獵場,在日方統治下逐漸消失,感到痛心的莫那-魯道,內心深信祖靈訓示,唯有在自己的獵場,通過重重 的試煉,在臉上紋上驕傲的印記,成為真正的賽德克人,在死後才能走上讓祖靈認同的彩虹橋。

  

1930年,馬赫坡社新來的日警因誤會和族人起衝突,自此馬赫坡社便活在恐遭日警報復的陰霾裡,賽德克年輕人群聚要求戰鬥總頭目莫那魯道帶領他們反 擊 日本人,莫那清楚知道這是場必輸的戰役,更將賭上滅族危機,但他明白唯有挺身為民族尊嚴反擊,才能成為“真正驕傲的賽德克人”,於是率領族內年輕人血祭祖 靈,准備奪回屬於他們的獵場。短時間內各部落紛紛起義,所有族人集合前往霧社公學校的運動會,三百個頭綁白布起義的族人,發起為民族尊嚴而戰的公學校大 戰…。

  突如其來的猛烈攻擊,讓日本政府震怒,派遣陸軍少將鐮田彌彥帶領幾千名的軍警聯合前往霧社討伐;而一向對賽德克族友好的小島源治巡查,悲痛得知妻兒遭 到屠殺的噩耗,憤怒掩蓋了理智,逼迫莫那-魯道的世仇鐵木瓦力斯出兵,協助日軍進行完全不擅長的山區游擊戰。太陽帝國的憤怒反攻,挾着賽德克族莫那-魯道 與鐵木-瓦力斯之間的新仇舊恨,一場驚心動魄、以信仰之名的戰役,即將在櫻花盛開的漫紅山林裡一觸即發…

  普及霧社事件   霧社事件是台灣受日本統治時期發生在台灣台中州能高郡霧社(今屬南投縣仁愛鄉)的抗日行動。事件是由於當地賽德克族(馬赫坡社),因為不滿台灣總督府與 地方政府的壓迫而發起,犧牲人數近千人,僅次於西來庵事件。事件領導人莫那魯道自殺外,參與行動的 部落幾遭滅族,霧社事件是日本統治台灣期間最後一次激烈的台灣反抗行動。台灣總督府於此事件之處理方式遭日本帝國議會強烈質疑,總督石塚英藏與總務長官人 見次郎等人遭到撤換。(王玉年/整理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6, 2011 at 10:14pm
看到台湾山地人的造型,想到沙巴、砂拉越州的土著同胞。那儿也流传着一些英勇反抗侵略者的英雄事迹,这些事迹不会成为这个国家的历史主流,因为它不符合某个宗教种族至上的政策。可是,民间可以不管这些钳制,发挥本身的资源优势把这些故事挖掘好、整理好,拍出走得出马来西亚的感人史诗。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July 5, 2011 at 3:14pm

谁能为一个梦想坚持12年?魏德圣做到了。《賽德克.巴萊》拍完了,9月上映,给他热血鼓掌。感谢他上回拍的《海角七号》,许久没看过那么好看的台湾片。台湾正极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魏德圣是这一波产业浪潮的标志人物之一,他的《海角七号》突破种种客观的艰难,让人叫好,市场叫座,掀起了台湾再度重视本土电影业,许多人也纷纷重拾­拍电影的热情,给中华圈的创意人很大鼓励。中华圈的文化创意产业值得期待,但需要大家的热血参与。要补充一句,是长时间的热血,不是燃烟火式的一时交喧。给魏德圣祝贺、推广,就是给中华圈文化创意产业打气!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