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7) 第十七章

如我先前所說,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也就是離開卡堤基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那天在教堂墓地發生的小衝突影響有多麼深遠。當然,那陣子我心情也不好,但是我並不覺得這次和過去幾次爭執有何不同。沒想到,長久以來我們緊密相連的生活竟為了這樣的事情而破裂。

不過,我想當時其實有一股更大的力量想要拆散我們,只不過等著這種小事來達到目的罷了。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呢?要是能夠早點兒知道,或許我們會更把握彼此間的友誼。

一開始有越來越多學生離開卡堤基擔任看護,我們這群海爾森學生也漸漸體認這是必然的趨勢。我們仍有論文需要完成,但是大家心裡都明白,如果選擇開始受訓,論文也不一定非完成不可。剛到卡堤基那段期間,不寫論文這件事情可是想也沒想過。但是隨著海爾森越來越遙遠,論文也就越來越不重要。當時我心裡想著,只要論文的重要性逐漸減少,那麼很快地我們這群海爾森學生之間的連繫也會慢慢消失。所以,我有一陣子設法維持大家對閱讀、筆記的熱忱。但是,由於以後見到監護人的機會不大,況且這麼多學生都已經離開了,論文這件事很快便註定了失敗的命運。

 

總之,自從我們在墓園談話過後,我盡可能把當天的事情拋在腦後。見到湯米和露絲,就表現得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他們對我也是如此。但是大家心裡總是有些疙瘩,而且不只存在我和他們之間。雖然他們表現仍然像是一對情侶,繼續像往常一樣在分開的時候拍打對方的手臂,但是我太了解他們,我看得出來他們的關係已經相當疏遠了。 

當然,面對這樣的發展,我非常難過。但是,現在不再像以前那麼簡單,直接找湯米道個歉、說明真相也就行了。若是早幾年,甚至六個月以前,這個辦法還有效。湯米可以和我將事情說個清楚明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到了卡堤基的第二年夏天,事情出現了變化。或許因為我和藍尼的關係吧,我不知道。總之,此後和湯米說話就沒那麼容易了。雖然,至少表面看來和過去差不多,但是我們卻再也沒有提過那些動物,或是墓園發生的事情。

 

這就是我和露絲在舊公車站說話之前所發生的事,我很生氣她假裝忘記海爾森的大黃根區。就像我之前所說的,若不是我們正在討論嚴肅的話題,或許我就不會這麼生氣了吧。好吧,那個時候我們已經說得差不多了,但是,即使這樣,就算我們已經開始聊點兒輕鬆的事了,她也不該這樣裝模作樣。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雖然我和湯米之間有些疙瘩,但是我與露絲之間是不同的,至少在我看來是如此;所以我下定主意,該是和她談談墓園事時候了。那一陣子經常出現夏季陣雨和雷雨,空氣相當潮濕,而我們卻長時間被困在室內。所以,那天傍晚天氣看似變晴,伴隨著橘紅色的美麗夕陽,我便向露絲提議出門呼吸點兒新鮮空氣。我發現了一條沿著山丘上坡的陡峭小路,小路銜接到馬路口有座舊公車亭。公車好久以前停駛了,車站招牌也拆掉了,公車亭後面牆上還留著一副框架,那想必是以前陳列公車班次的玻璃公告所在之處。不過,它的外型像個可愛的小木屋、開放的一邊面對著山谷下坡草地的公車亭,仍然屹立不搖,就連長凳也保持完好。我和露絲坐在公車站這裡,看著屋椽和外面的夏日夜晚。 

然後我說:「妳知道嗎,露絲,我們應該要把那天發生的事情說個清楚。」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