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處於高壓下的成年人那樣生活,孩子們沒有太多的時間享受童年的樂趣:同朋友一起吃飯,在沒有成人監護下玩耍,做白日夢。這對健康也是一種代價,因為孩子更沒有能力同剝奪睡眠和壓力抗爭,這是匆忙狂熱的生活的代價。現在主攻青少年焦慮的心理學家發現,他們的候診室里擠滿了患有胃病、頭疼、失眠、抑郁、飲食紊亂等各種疾病的孩子,小的僅有五歲。在很多工業國家,青少年自殺事件有所上升,學校壓力如此之大自殺也就不足為奇了。2002年,英國林肯郡的17歲的少年路易絲含淚逃離考場。這位明星學生正要做他一天中的第5份考卷,每場考試之間只有不足5分鐘的休息時間。 

如果以這種速度繼續下去,我們對速度的膜拜將只能愈加嚴重。當每一個人都選擇快速的時候,快速的好處就消失殆盡,這只能促使我們唯有變得更快。最終,我們只剩下在速度基礎上的軍備競賽,而軍備競賽的後果我們十分清楚:陷入同歸於盡的嚴重僵局。

 

很多美好的事情都遭到了破壞,我們已經忘卻該如何期待,如何享受期待實現的那一刻。餐館報告顯示,越來越多步履匆匆的進餐者吃甜點時就邊結賬邊叫出租車了。很多體育愛好者在賽事尚在進行當中提前離去—無論參賽雙方比分如何接近—目的是在他人之前搶得交通先機。還有頭緒眾多的困擾,同時做兩件事顯得很聰明,很高效,又很現代。然而,這往往意味著兩件事都可能辦不好。我同很多人一樣,喜歡邊看電視邊讀報,結果證明效果並太不好。 

處於一個媒體泛濫、信息爆炸、頻道沖浪、電腦遊戲的時代,我們失去了不做任何事、摒除各種背景噪音和干擾、放慢速度僅僅沈浸在我們的思想中的藝術。枯燥乏味一詞150年前幾乎不存在,成了現代的發明。放棄一切的刺激,我們就會煩躁,就會恐慌,就要找事情做,不管什麼事,只要有事情可做打發時間就行。你最後一次是什麼時候看見有人往火車窗外看?每人都忙著讀報,忙著打電腦遊戲,忙著用ipod(蘋果MP3)播放機聽音樂,忙著在膝上電腦工作,忙著沖移動電話大聲抱怨。

 

如今我們的本能不是去深入思考問題,讓想法在大腦中沈澱,而是找到最直接、最現成的套話。在現代戰爭中,事件一發生,戰地記者及工作室里的評論家即刻發表對事件的分析和看法。他們的見解常常證明是錯誤的。但在今天,這一切並不太重要:在速度的土壤上,誰反應最快誰就是國王。擁有衛星傳送節目及24小時全天候新聞頻道,電子媒體為法國社會學家所稱的"快思手"所控制—一個人能夠無須跳過一個節奏,油腔滑調地給出任何問題的答案。 

在某種意義上,現在我們都是快思手。我們的急不可耐如此難以改變,以至女演員兼作者卡麗·費希爾嘲弄道:"甚至快速滿足也要花費太多的時間。"這部分解釋了現代生活表層下長期出現的挫敗感。任何一個人,任何一件事,只要阻擋了我們的道路,讓我們放慢速度,阻止我們獲得想獲得的任何東西,就會成為我們的敵人。因此,最小的挫折,最小的延遲,最小的緩慢,現在都會讓普通人怒髮沖冠。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