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有關的軼事趣聞隨處可見。在美國洛杉磯,一名男子在一家超市的收款處與人發生毆鬥,原因是嫌他前面的一位顧客收拾所購物品速度過慢。一位婦女刮了一輛汽車的油漆,因為這輛車在倫敦開往停車場途中不停地鳴喇叭催她。一位公司行政管理人員衝著航空服務員流淚,因為他的飛機在降落前被迫在倫敦的希思羅機場上空多盤旋20分鐘。"我要立刻降落!"他就像被寵壞的孩子一樣大聲喊叫:"馬上就降落!馬上!馬上!" 

一輛運輸貨車在我鄰居家門前停下,致使跟在後面的車輛不得不停下來等它卸下一張小桌子。一分鐘時間里,一位年齡40歲左右的女實業家在第一輛車的座位上開始不安,手臂不斷擺動,頭前後張望。從她打開的車窗可以聽見一個低沈而粗糙的號啕聲,如同影片《驅魔人》中的一幕場景。我斷定她肯定是癲癇病發作,於是跑下樓,上前幫她。可是我來到人行道時,才發現她只是因為被阻擋而惱怒不已罷了。她將頭伸出車窗,並沒有衝著任何人就叫喊:"不開走這該死的貨車,我他媽就殺了你!"送貨員聳了聳肩,好像他以前就見識過這種情形似的,緩緩滑行將車開走。

 

我對正在尖叫的女子說:"高興點。"但我的話被她的車輪軋在瀝青路的聲音覆蓋了。 

這就是快速做事和省時間的困擾所帶來的,帶來了道路上的憤怒,乘坐飛機中的憤怒,購物時的憤怒,處理關係時的憤怒,辦公室里的憤怒,度假時的憤怒,從事體育運動時的憤怒等。"感謝"快速,我們生活在憤怒的時代。 

在羅馬機場經歷了對睡前故事的頓悟後,我帶著一個神聖的使命返回倫敦,那就是調查快速的代價以及在節奏越來越快的世界的困擾下減慢速度的前景。我們都在抱怨緊張得讓人瘋狂的日程安排,但又有誰確實在為此做點什麼嗎?是的,結果證明如此。當世界其他地方在抱怨的時候,越來越多的少數民族選擇不去全速做一切事情。在人們可以想象的每一種努力,包括性生活、工作、鍛煉、飲食、醫學及城市設計,這些反叛者在嘗試一些不可想像的事情—他們在為緩慢尋找空間。好消息是,減速是有效的。盡管快節奏的商人們發出了卡桑德拉式的抱怨,結果證明慢一些往往意味著好一些:身體更健康,工作質量更高,生意更興旺,家庭生活更美滿,鍛煉效果更理想,飲食更佳,性生活更和諧。

 

我們從前也曾如此。19世紀,人們曾以今天我們所熟悉的方式抵制加速的壓力。各種組織聯盟力爭更多的休閑時間。壓力下的都市一族到鄉村尋求避難和恢復。畫家和詩人作家及手藝人尋找保存在機器時代的緩慢的美學。然而,今天對速度的對抗情緒成為主流,追求減速比以往任何時候更為迫切。在民眾中,在廚房、辦公室、音樂廳、工廠、體育館、臥室、鄰里社區、美術館、醫院、休閑中心以及周邊的學校等,越來越多的人拒斥"快總是好的"的絕對命令。而的許多不同的減速行動中蘊藏著全球化慢速運動的種子。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