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5)

凡·高之前的畫家常常忽視這些相互形成對比的色彩,而只是將它們畫作補充的色彩,就像克勞德和普桑傳授的技法。比如康斯坦丁和畢道爾描繪的普羅旺斯,完全在柔和的藍色與棕色中細微地變化。凡·高因大家忽略了普羅旺斯的自然色彩而忿忿不平: "大多數的畫家對色彩的研究不深……沒有看到南方的黃色、橙色、硫磺色,並且如果有一個畫家用眼看到了他們沒有看到的色彩,他們就說這個畫家瘋了。"因此,凡·高摒棄了傳統的明暗對比法的技巧,大膽用原色在畫布上揮灑,將顏色的對比表現得淋漓盡致: 紅與綠,黃與紫,藍與橙。他告訴他的妹妹,"這里的色彩非常精美,葉子新鮮時是一種豐潤的綠,是那種我們在北方很少看到的綠。當它枯萎時,蒙上了灰塵,它仍沒有失去它的美,因為那個時候整片景色已經染上了各種色調的金色,綠色的金,黃色的金,粉色的金……這種金色色調與藍色相結合,有水的寶藍,勿忘我的靛藍,特別是亮麗明艷的鈷藍。"

我的眼開始習慣於從凡·高帆布畫上的主色去看這個世界。目光所及的每一個地方,我都能夠看到最主要的色彩之間的對比。在房子旁邊有一片紫色的薰衣草與黃色的麥田毗鄰。房子的屋頂是橙色的,與純凈藍色的天空相映。綠色的草地上點綴著紅色的罌粟花,草地的四周則是夾竹桃。

這里,不是只有白天才色彩繽紛。凡·高也為夜空上了色。以前,普羅旺斯的畫家所描繪的夜空總是一片黑上點綴著些許小白點。然而,當我們在一個明朗的夜晚,遠離亮著燈的房屋和街燈,坐在普羅旺斯的天空下,我們會注意到天空實際上包含著豐富的色彩: 在星星之間,似乎有一種深藍、紫色、或是暗綠,而星星本身卻呈現出一種蒼白的黃色、橙色或綠色,放射出的光環遠遠超過了它們自己狹窄的周邊。就像凡·高向他妹妹解釋的: "夜晚甚至比白天更加色彩斑斕……只有你注意著它,你才會看到有些星星是淡黃色的,其他的星星有一種粉紅色的光芒,或者泛著綠色、藍色,和勿忘我的光輝。不用說,只在藍黑背景上放置白色的小點,顯然是不夠的。"

阿爾勒鎮的旅遊服務處位於小鎮西南一條不起眼的混凝土街區里。遊客可以在此拿到免費的地圖,查詢飯店、文化節、孩童看護、品酒、泛舟、歷史遺跡和市場等資訊。但此處有一點特別突出,在大廳門口一張向日葵簇擁下的海報上寫著: "歡迎來到凡·高的領地,而大廳的墻上則被飾以豐收的場景、橄欖樹和果園。

旅遊服務處特別向遊客們推薦被稱作"凡·高的足跡"的項目。凡·高1890年去世,在他逝世100年的紀念日,凡·高在普羅旺斯呆過的地方都能看到一系列的飾板——這些飾板被安裝在金屬板或是石板上——放置在那些凡·高曾經畫過的地方用以表達對凡·高的敬意。飾板上貼著凡·高畫作的復制品,並加上了幾行解說詞。不管是城里,麥田或橄欖園都看得到這樣的飾板,甚至在聖雷米也有。他在割耳事件發生後不久便被送入此地的療養院,他在普羅旺斯的日子就在這里告終。

我說服了我的主人們,打算花費一個下午的時間追尋凡·高的足跡,於是我們來到旅遊服務處領取地圖。

很偶然的,我們得知有一個一周一次由導遊帶領的遊覽項目,遊客們在院子里整裝待發,而名額未滿,價格也還合適。我們和好些熱愛凡·高者一同報名參加了這項活動。導遊名叫索非婭,是巴黎索邦神學院的一名學生,正在撰寫一篇有關凡·高的論文。在她的帶領下,我們到了此行的第一站: 拉馬丁廣場。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