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之光:解構與生成—後現代哲學從德里達到德勒茲(3)

(三)哲學的邊緣


德里達對邏格斯中心主義的批判表現在對西方哲學理性主義傳統的批判。這是對邏輯與修辭、理性與隱喻的二元對立的解構。

過去認為邏輯與修辭,哪個是中心?是邏輯,修辭是不重要的。理性與隱喻哪個是重要的?是理性,隱喻是不重要的。那麽,他把這個二元對立給解構了。

 

在哲學的邊緣處發掘中心意義,在邏輯的語言中找出對修辭和隱喻的依賴。你不是邏輯重要嗎,可是到最後,我們還是要依賴修辭和隱喻生活。

 

例如1,“光”的比喻。

 

光是柏拉圖比作善以來,光成了理性的象征。你不是理性的行為嗎,可是你到最後來了一個光,這只是比喻的東西,這說明,你如果純理性的話,你說明不了自己,還得依賴用光的這種隱喻表現理性。

 

例如2,黑格爾關於哲學性質的比喻。

 

黑格爾在個別與全部的哲學關係的時候說,從事哲學猶如陷入浮冰四起的深淵,在說明哲學的前提時說,哲學可以被看作是一種通道。這個“深淵”,“通道”,本來是非理性的,是個隱喻的東西,黑格爾是很講理性的,但講著講著講不通了,只能用“深淵”,“通道”這類隱喻來補充。

 

例如3,索緒爾關於能指與所指的比喻。

 

索緒爾反對書寫的暴政,他認為文字是暴政,認為語音符號和概念有自然聯系,而書寫的符號沒有這樣的聯系,因此只有語音符號才是能指。他強調能指,但是,他又說呢,能指和所指的自然聯系猶如“空氣壓力和水面的波紋”,又正如一張紙的正反兩方面,就是二者都不可缺。

這種隱喻是具有視覺性,你本來不是語音中心主義嗎,但是最後還要以比喻來說明能指和所指的關係。

 

例如4,列維—斯特勞斯關於邏輯的比喻。

 

古代人像修補匠,現在人像工程師,實際上修補匠是比喻,你為了證明你的理性,你得使用比喻,使用比喻就是非理性。這其實都在說明,理性和隱喻這兩者都是重要的。

 

(四)寫作的意義


文科里面哪一類人最有影響,一類是小說家,文科里面實際上哲學的影響是不太大的,尤其是搞純哲學的,當然搞歷史學的也不是太大,最大的是搞文學的。
 

後來人文科學有一類搞得也是非常火,比如搞文藝批評家,他做的研究往往會比別的影響大,像德里達屬於這類人,他是自己寫文字,然後對文字又有研究的人。

我們給自己學科定位的時候,要考慮這個問題,就是我們要在什麽地方立足,什麽地方有影響,比如說我們的自然科學,一般很清楚,當然自然科學里面也有不同的品質的,你比如說有一類人像陳景潤,他做的什麽題目,就是哥德巴赫猜想,這種搞法的話,如果沒有人幫他宣傳的話,是沒有人知道的。

 

還有一種是搞實業的,像柳傳志,實業和科學結合以後,他的影響力要比純粹搞理論的大多了。

純理論要麽成為楊振寧,要麽成為愛因斯坦,你說你到不了那個地方,又在那個山腳下面,這個影響就不太大了。

 

當然,搞實業的人也是一樣的,他要做大,你說我光搞一個小課題,這個影響也是不大的,王選激光照排機弄出來了,袁隆平把糧食搞大了,這是一種眾所周知的類型的人。 

但是,你說那種小打小鬧類型的人,那個影響就不是太大了,17世紀一些搞科學的人,他希望在文壇上出名,因為文壇上容易出名,搞哲學的也有這個問題,有一批人就是在自己的專業一條線上走,但是走完了以後,誰都不知道他。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