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3)

人的視野一變,在做人等各個方面、包括人的性格都不一樣了。這樣的改造,是一種被動和主動相結合的改造。這種奧妙的結合,以伊斯蘭的語言來說,是一種真主的創造。它教育我,人如果在生活困境之前有斗爭進取的姿態,能夠充滿興趣去體會生活,就總會有收獲。 

這一點很重要,而且不能終止,一定要把它變成自己一生的習慣。比如,現在到了馬來西亞,你問我的感受,我覺得唯一的感受是:很遺憾我這一輩子不可能學習馬來語了。如果說我們現在能像你一樣說馬來語,哪怕說得不好,大致能夠和人交流,我的野心就會擴展到想了解包括印度尼西亞、望加錫海峽、菲律賓南部棉蘭老島——那廣闊的南洋世界。

 

我們出發之,已經發現印度尼西亞的歷史非常豐富。中國主流輿論說,要保護二戰以後的國際秩序。什麽叫"二戰以後的國際秩序"?要知道,那個秩序,就是所有殖民者都回到原來殖民主義的位置上。二戰剛結束,日本剛投降,荷蘭殖民者連軍隊還沒組織好就讓人幫忙,替它恢復二戰前對印度尼西亞的殖民統治。馬來西亞和越南也一樣;胡志明原來領導的是一個民族解放的陣線,因為法國殖民者又回來了,所以人民只能在把日本打走以後,接著與二戰前的殖民主義秩序斗爭。這是一段非常基本的歷史。而中國人對這段歷史的了解卻很少。我們的大學教育,至今沒有清掃掉半殖民地的陰影。印度尼西亞的例子最為典型:1945年日本剛剛投降,印度尼西亞就爆發了民族獨立革命,他們和荷蘭殖民者血戰數年,經歷了艱苦的戰爭,犧牲了許多生命,才建立起今天的印尼。——如果我能夠懂得馬來語,我就可能與當地人面對面地交談接觸、深入世界歷史的這一幕,從中獲得真知。

 

南洋民族在殖民主義的早期也進行過非常英勇的抵抗。比如說,馬六甲的蘇丹國被葡萄牙殘忍地消滅了。馬六甲、亞奇、南邊柔佛的蘇丹和人民都進行過英勇的抵抗,哪怕只能達到一點點,我想體會和尋找當年馬六甲蘇丹、亞奇蘇丹、柔佛蘇丹對葡萄牙殖民者抵抗的痕跡。同時,也想了解這條海峽在古代還沒有變成資本主義現代商業化的形象。在每天通過50萬噸油輪之前,古老的馬六甲海峽是怎樣一種狀況?這種地理與文明感覺的建立是重要的。 

菲律賓棉蘭老島的穆斯林,對殖民主義者的反抗一直上溯至1492年西班牙天主教政權從西班牙本土把穆斯林驅逐出去的著名歷史。西班牙殖民者到了菲律賓,把當地穆斯林用他們對西班牙穆斯林的稱呼喊做"摩洛"。棉蘭老島穆斯林索性用這個名字來命名自己,直到今天仍然叫"摩洛民族解放陣線"。

 

面對這一盤巨大的歷史,由於年齡大了,又缺乏基礎,尤其沒有掌握當地民族語言,我只能望洋興嘆了。但我依然堅持多少學習一點梗概。而要深入了解,在這個領域做出一番事業,要靠年輕一代。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