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傳說。據說到「老佛爺」修萬壽山那陣子,湯褪驢的老主人臨死已為三個兒子留下了萬貫家產。但兄弟間寧可不要百畝良田、半街鋪面、無數金銀、數座宅院,就是拚死拚活要爭那鍋聞名遐邇的驢肉湯。到後來,哥兒仨竟爭得頭破血流反目成仇,官司直打到慈禧老太后大紅人兒李蓮英的門下。還是據說,這位大太監一輩子就辦了這麼件好事兒,他主張長兄嫡傳,才避免了三兄弟砸鍋漏湯的悲慘結局,使老北京的老主顧們保住了這點兒口福。

從此,青龍橋的驢肉就更引得「京師萬人饞」了。

但說到這湯褪驢又何時香飄塞外的?就又須提提老古話兒了。聽老人講,乾隆爺待此座塞外名城築成後,便欽命一位宗室貝子率領一支八旗子弟屯兵於此。而這位封疆大吏雖也願為王命肝腦塗地,但就是捨不下青龍橋這一口兒湯褪驢。好您哪!沒了這麼點滋味兒,那肝啊、腦啊的也都跟著沒了,還拿什麼玩藝兒為皇上往地下塗呢?奏請聖上把青龍橋搬到口外,不但顯著讓人笑話,就是讓其他王爺大臣知道了也不讓啊!京師裡誰不貪這滿口香?於是便有一位湯褪驢的幫工小夥計,在這位封疆大吏的親信策劃下,暗中偷得了主人那份兒泡製湯褪驢的絕技,尤其是還盜得半罐子那秘不外傳的原肉湯,追隨大駕,連夜潛逃至此。據說,自從這塞外名城有了這一宗美味兒,這位封疆大吏便勇武倍增、忠貞復加,致使大清江山數百年來無後顧之憂。雖此僅為老者傳說,只供姑妄聽之。但那位小夥計確實從此露臉塞北,很快就成了名聞口外的驢肉陳了。

說完這宗事兒,就該說到人了。白三爺只覺得思緒飄飄忽忽,往事卻在眼前越來越清晰了。

驢肉陳代代單傳……

傳到第九代驢肉陳的時候,不但大清國早已壽終正寢,就連民國也快玩兒完了。但聞名遐邇的湯褪驢的聲名卻絲毫未減,只不過由將軍府流入到市井之中罷了。

那時候的大褲襠胡同,四周雖少有高樓大廈,卻有自己一種獨特的風情。每當一大早,東西兩條褲腿兒便灌滿了一股煙熏火燎氣兒。鋪面一開,各類小吃喝店就競相敲響了鍋鏟、鐵勺、□麵杖,剎那間一片各有特色的叫賣聲便隨之而起。有的拖長音兒,有的放短調;有的高亢入雲,有的聲重入地;有的似吟,有的似唱。此起彼伏,交織和鳴,混亂中不失和諧,嘈雜中卻很協調。叮叮噹噹,吃高喊低,組成了一曲古老的市井交響樂。這其中最富魅力又最感染人的是這一聲:

「哎!……剛出鍋的驢肉啊……油油……驢心、驢肝、驢肺、驢大腸啦……」

只喊一遍,絕無二聲,但這已產生了振聾發聵的作用。只見人群聞聲而動,爭先恐後齊向古泉居茶樓擁去。不過這仍是先動閃向兩旁,一個個提心吊膽地順聲兒望去:

哦!老驢肉陳歿了……

就看到在那小瘸驢兒拉的木轆轤車旁,只跟著那位畏畏縮縮的小羅鍋兒,正戰戰兢兢地向著大夥兒走來。小瘸驢三步一拐,木軸輾兩轉一吱。莊嚴、肅穆,不像是賣肉,倒像是趕來一輛靈車。當時,上了歲數的主顧們即預感到不祥「莫非眾驢冤魂向老驢肉陳討債了?


果然不出所料……


事後老少爺兒們才知道,頭天晚上有人來報訊:終於給十五歲的小驢肉陳說成一門親。老驢肉陳興奮異常,當即灌下一瓶老白干兒,並且還帶醉湯澆了一頭歪脖子驢。但不該的是,等宰剝了剛一下鍋,他又仰著頭兒干了一瓶。而且越喝越來勁兒,竟然提著剝驢刀暈暈乎乎地睡了過去。誰料想慘禍就此而生。半夜,老驢肉陳在睡夢中一個打挺,只聽卡嚓一下,身未翻過,剝驢刀就明晃晃地直向自己胸脯子砍去。據說,似乎是這老光棍兒夢見了未來的小孫子向囪驢肉的開鍋爬去,急忙搶救,才落得這麼殺身成仁、捨生取義。慘啊!可這位市井好漢即使只剩一口悠悠氣兒,卻仍很關心著湯褪驢這萬年不敗的事業。血糊淋拉的,還不忘諄諄叮囑自己那嚇得半死的羅鍋兒子:

「小子!別、別發悚,一定得把媳婦兒娶回來!咱可不是壽星老兒拉旱船——單憑個腦袋晃。爹從小就給你吃驢鞭和驢腎,你內秀!十代單傳的驢肉陳可不能斷了根兒……」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