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賁·蹣跚起步的公民覺醒(上)

自治是公民變聰明的必由之路,托克維爾在美國所看到的,也正是梁啟超希望在中國看到能夠實現的。他在《國民淺訓》中說,立憲國的特點,在中央為國會,在地方則為自治。自治辦好了,把它放大起來,便是絕好的國會。國民學會了自治,自然也就學會了管理國家。地方自治的好處是普通人便能勝任,而且與國民切身利益相關,容易激起人的興趣。地方自治是人民參政最好的練習場所,是憲政基礎的第一級。

梁啟超還提出,自治是與官治對立的,預備立憲期間以及袁世凱當總統期間,都是讓官員來辦理所謂的自治,其實是南轅北轍。真正的自治“須不假官力,純由人民自動起來”。人民為了自身的利益而聯合起來是出於“人性發自然”,是“不必待教而後能”。從私益出發,從本性出發,是最容易辦的事,國家頒行自治制度,無非是代擬一章程而已,具體事情應由人民自行處理。


梁啟超設想的地方自治在中國遠比在美國難以實現,因為美國的公民自治受益於兩種中國缺乏的思想資源。第一是基督教的自由和平等價值觀,是從文藝復興時期的宗教改革後形成的。第二是自然法和自然權利的思想,在17世紀英國思想家洛克那里得到了清晰的表述,洛克被稱為美國獨立革命的教父,可見美國人受洛克影響之深。《獨立宣言》宣稱的便是洛克式的自然權利,“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 :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為了保障這些權利 ,人類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是經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的。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一個新的政府。”這些是美國人的公民常識,是他們能夠精明地對待政治的知識準備。


在中國人爭取共和的時候,這樣的公民常識還十分稀缺。他們在爭取擺脫臣民和順民的枷鎖,成為真正的公民之時,缺少了美國人所擁有的許多好條件,而卻受制於美國人所無須顧慮的重重障礙。在中國從來沒有出現過托克維爾所讚賞不已的那種美國公民社會。在專制的重軛下,中國民眾變得愚昧、盲從、迷信,根本沒有辦法設想人可以有另一種活法。中國民眾身上有著太深重的奴性。

錢瑞香在1903年的《論自由》中所說,“侵吾自由權之人,即吾不共戴天的大仇,吾當出全力,奮全神,必爭存此自由之權而後已。不然,則為放棄自由,放棄自由者非人矣,即人矣,奴隸也。”奴性是人無法自己變聰明的最重要原因,奴性之人無時無刻不依賴主子指令該做什麽,不該做什麽。民主與專制的區別也正是自由人與奴性之人的區別。政治學家康馬傑(Henry Steele Commager)因此說,“ 成功的民主,它的必要條件是全體公民對一切可能出現的問題都自己思考;而成功的極權主義則要求人們服從替代他們思考的人。”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