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賁·精明的公民是自我教育的公民(上)

1787年9月,參加費城制憲會議的本傑明·富蘭克林在離開最後一次會議時,碰到一位婦女。她問:“富蘭克林博士,你們給了我們一個什麽樣的政府? 共和制還是君主制?”富蘭克林答道,“夫人,是共和制,如果你們能夠守住它的話。”制憲會議只是“制定”了一個共和,而不是“建立”了一個共和國的實體,只有守住共和,共和國這個實體才算建立起來。

如何守住共和?守住什麽樣的共和?又由誰來守住共和?這是每一個被稱為共和國的國家民眾必須回答的問題。他們需要知道,自己要守住的是一個什麽樣的共和?他們在接受一個為自己制定的共和政體的時候,是否已經有知識,已經在民主政治上足夠地精明和能幹,來守衛這個制度?如果要獲得這種能力、知識和智慧,又該從哪里去接受這樣的教育?


在美國建國初期,這樣的公民教育首先是在民主的生活里,而不是在學校或通過政治意識形態宣傳來實現的。這和今天的美國人是很不一樣的。對於今天的美國人來說,是否能夠守住共和,守住怎樣的共和,已經似乎不再是迫切的問題。正如教育學家古德拉德(J. I. Goodlad)說的,今天大部分的美國人是“在自己並不知曉的情況下,降生到美國民主國和制度中來的”。美國的共和與民主早已融為一體,它的核心價值形成了一種對廣大公民都有民主教育作用的“道德生態”。

但是,200多年前,在美國制定憲法的時候,這樣一種民主“道德生態”還沒有形成,當時的民主公民教育必須是少數公民先精明起來,並在社會中發揮精明公民的影響力,以幫助大多數的公民也變得精明起來。18世紀末出現的許多公民組織,如“賓夕法尼亞民主協會”(Democratic Society of Pennsylvania),民主協會(Democratic Societies)和“德裔共和者”協會(German Republican Society)(這些協會簡稱“民主-共和協會”)就在當時公民自我教育中扮演了一個非常活躍角色,成為美國早期民主思想發展的重要因素。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