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何處?

 

那是吾兒乎?抑或母親乎?互牽其手,漸次消失。吾心愈明如鏡,面容幻影隱約時現,俟拂曉天色微明,進消失無影。視為吾子處乃冢上萋萋芳草,唯見些做白茅原野,實為哀憐。

就像虐待繼子的《住吉物語》一樣,這也是我小時候聽媽媽講的一則《隅田川》故事。媽媽講住吉故事的時候,把家裏的奈良小人書拿出來,一邊講一邊翻給我看。但是,媽媽講這一則《隅田川》故事的時候,既沒有小人書也沒有謠曲的本子。

謠曲裏是艄公一邊搖船一邊講述這段故事。說隨行商似乎來自京城的一個名叫梅若丸的孩子病重時被扔在隅田川岸邊死去,當地人懷念這個京城人生前音容,便在路旁砌墳葬之,並虔誠祈禱,植柳樹以為紀念,唸佛四五遍,遂終。這則故事何等悲哀。當艄公說完這則無聊的故事時,船也靠了岸。

 

但是,聽了這則故事後,有一個女人失聲痛哭得幾乎站不起來。她就是梅若丸的母親。一個瘋女人。艄公心中哀憐,帶她來到墓旁。眾人皆無奈嘆息,恨不得開墳讓母親再見兒子一面,重睹生前姿容。母親悲慟之極,甚至未能顧及念佛,唯跪伏墳上慘然哀泣。艄公不禁思之,眾人雖多,皆為他人;只有母親憑吊,死者方能含笑九泉。遂將鉦遞給女人。母親手持征一邊敲擊一邊口唸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突聞冢下有童生唱應南無阿彌陀佛。母親念佛之時,確實聽見兒子的回聲,像是發自墳中。


於是……


我的母親給我講悲哀傷心的故事的時候,這則《隅田川》講過好幾遍。母親講的《隅田川》的故事似乎比謠曲《隅田川》情節更長更詳細。即使《鯨魚》的故事另歸一大類,五六十年前,我小時候,拐賣兒童的傳說還是很多的。同時,小孩子相信拐賣兒童實有其事。另外,大人給小孩像童話一樣講這些故事,也是告誡小孩子不要隨便到外面亂跑。故事的內容多為女子賣身、小孩拐賣之類。母親給我講的隅田川的梅若丸及其瘋母親的故事裏,也許就摻雜著拐騙兒童的內容。

 

謠曲原本就不是用於閱讀,而是用於演出能樂的。退而言之,可說是用於歌唱的。我十二三歲那年春天,父母親帶我去京都能樂堂第一次看《隅田川》後,我把家裏的謠曲書《隅田川》找出來閱讀。因為剛剛看過能樂,腦子裏還有印象,似懂非懂地還能看得下來。那種囫圇吞棗式的閱讀姑且不論,但我成年以後所讀的《隅田川》和《住吉物語》,其優劣才實在不可同日而語。當然,《住吉物語》古本已失,唯今本傳世,可見話本書籍命運之可悲。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