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賁·創傷與懷舊並存的災難“後記憶”(中)

非常重要的是,這種集體記憶並不是以對抗性記憶的形式出現的,參加者中有普通市民,學者,政界人士,也有政府官員。俄羅斯總統人權事務全權代表魯金在當天的活動中第一個登台宣讀了10名被處決人士的名單。俄羅斯總統下屬的發展公民社會與人權委員會領導人費多托夫也參加了紀念活動,他說:“毫無疑問,舉辦類似的活動十分必要。這能消除社會中的極權專制思維和行為模式。……俄羅斯在20年前就已經擺脫了極權專制,但人們的思維至今尚未告別專制社會。轉換思維方式是長期和艱苦的過程。”

然而,也就是在俄羅斯人記憶斯大林統治的殘酷與暴行的時候,斯大林的“光輝形象”卻出現在俄羅斯學生可能使用的筆記本封面上。筆記本的封面上寫有斯大林大元帥的字樣,斯大林身穿軍服,胸前掛滿勳章,顯得神采奕奕。“阿利特”出版社領導人表示,他本人對斯大林沒有好感,但斯大林是歷史的一部分,不應因為斯大林的錯誤把他從歷史中一筆勾掉。


“阿利特”出版社說,斯大林筆記本是他們推出的“俄羅斯偉大人物”筆記本系列中的一本,被用作封面的其他歷史人物還包括:葉卡傑林娜女皇,蘇聯火箭和航天之父科瓦廖夫,抗擊拿破倫的俄軍統帥庫圖佐夫,以及作曲家拉赫馬尼諾夫。他們還承認,斯大林是一個“矛盾的政治人物”,他一方面處決了64萬人,把數百萬人關押到勞改營中;而另一方面,他又建立了發達的蘇聯工業和在世界上非常強大的蘇聯軍隊。俄羅斯人懷念帝俄和蘇聯帝國的昔日輝煌,這是商業利益極可以利用的消費者心理,正是民族主義這個誘人的神話,為“斯大林筆記本”提供了漂亮的包裝。

商業炒作利用後記憶的機會和可能要遠遠超過利用記憶。極權災難記憶是有過親身經歷的個人所保留的,他們的災難記憶是心理學家夏克特(Daniel Schacter)在《記憶的七宗罪》(The Seven Sins of Memory, 漢譯為《你的記憶怎麽了》)中所說的“糾纏”(persistence)記憶。夏克特就此說明道,“任何一種痛苦經歷,像戰爭、暴力襲擊、……拷打和殘酷的囚禁,它們所產生的主要影響就是導致持久的記憶。……來源於災難性事件的令人痛苦的記憶,通常會造成生動逼真的永恒形象。有時一件痛苦經歷中的一點特征會永遠留在記憶中,而所有這些都是幸免於難的人希望忘掉的。”令人痛苦的記憶隨時有可能“通過某一種感覺而產生,但是視覺記憶卻是最常見的。”像斯大林像這樣的物品,它在斯大林統治受害者眼里不會是一張漂亮的畫像,而是會給他帶來痛苦記憶的刺激物。商業炒作很難成功地向他銷售這樣的產品。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