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口頭禪

“一號桌的菜,(請送去)勞駕了!”

“這只玻璃杯(請洗一洗)麻煩你了!”

“二號桌子(還沒來得及擦)拜托你了!”


包括店長開口閉口也同樣是“對不起,勞駕拜托”之類。

 

起先,我認為這些“口頭禪”似的東西,只不過是一種表面形式。可是漸漸地我發現並非如此。在他們這些人的認識中:接水也好,拿盤子也好,雖然都是為了工作,但由於“我”的這個動作妨礙了別人正幹著的事,這就是失禮。同樣,盡管是由於自己太忙才請求別人作什麽,但畢竟是“我”麻煩了人家,這就要表示歉意。

我這個“老外”直到現在也還習慣不了開口閉口“失禮”“勞駕”之類的客套,可是說實在的,在這種友善的合作氣氛中工作,心情的確是輕鬆舒暢。試想:你正開著水龍頭在洗東西,忽然一個人一句話也不說就端上來一個盆,把水嘩嘩嘩接到他那里,然後又二話沒有就一扭身走了。這麽做,任憑多麽天經地義,相比起來也不如向對方打打招呼要好得多。

不光如此,這里還特別注重所謂的“工作情緒”問題。記得初來時,就因為這個,我還特別受過一次店長的“教訓”。他批評我工作時情緒不高昂——上班來,向同事問好時,聲音不宏亮,連頭也不擡起來;在整個工作過程中,臉上笑容很少,也從不用目光與別的同事交流情緒。

簡直吹毛求疵!——我心里說。我賣力氣幹活不就得了嘛!可店長卻不能這麽直接反駁,所以我拐了一個彎:

“可是,我跟客人打交道時,總是笑容滿面的。”

 

主動與別人交流


“那是最起碼的!”店長那雙望著我的目光幾乎是嚴峻的:“我們每一個人,只要進了味道園的大門,就應該忘掉自己——不管你有多大的不痛快,或有多麽不舒服。要知道,在一個工作團體中一個人情緒好壞,是會對其他人產生影響的。你想想看:這兒的工作一環扣著一環,完全要靠配合。可如果有一個人只管自己悶著頭看,垂著個眼皮沈著個臉,鎖著個眉頭閉著個嘴,別人知道他是怎麽回事?誰曉得究竟是哪一位得罪了他,他是在跟什麽人嘔氣?這樣的態度,其他人看著都心寒還怎麽談得上配合?五六個人一起工作,其中只要來上這樣的一位,那其餘的四五個人就別想飽滿的情緒。本來嘛,旁邊總有那麽一片暗暗的陰影。”

嘿,“陰影”,還挺會形容!我差點兒笑了。可嘴上卻不能輕易服輸:

“那——如果一塊兒工作的有那麽一個人,我一瞧見他就討厭,怎麽辦?”

“什麽?你說地是誰?”店長立刻追問。

“誰也不是,”我急忙聲明:“我是說,如果。”

“如果有這樣的情況,那還是我前面說的:既來工作,就要完全忘掉個人。要百分之百地服從工作。假如你不理我,我不理你,工作從何談起?配合從何談起?工作效率又從何談起?再說,矛盾也不能靠這個辦法來解決,只會越鬧越僵,你說呢?”

“嗯,是這麽回事。”我點點頭。
“所以,我們這里衡量一個工作人員的標準,首先就是看他工作時的情緒是否高漲,能否主動與別人交流,配合。”

店長這麽一說,我忽然想起曾經看見過許多招工廣告的最開頭都寫著:“征招性格開朗,態度熱情的男女青年……”云云。他們竟然如此看重這一點。
“那麽,第二條標準是什麽呢?”我接著問。

 

“辦事準確無誤,不出差錯。”

“第三條呢?”

“動作敏捷,速度快。”

鬧了半天,“速度快”是第三!正好與我的想法滿擰。

“以前這個店有過一個打工的,樣樣工作都拿手,動作又快,一個人頂上兩三個人了。但是,我們把他辭退了。”

“為什麽?”

“嘴太嘮叨。跟他一起幹活兒,他總是說三道四,不是這不對,就是那不行——鬧得別人都束手束腳,別別扭扭,工作情緒也提不起來。他一個人快是快了,但破壞了整個集體的情緒,那就不能容忍了。”

 


赫!竟有這麽嚴重。我又長了識了。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