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一、二兩天時報社會版上的頭條新聞,是破獲竊嬰集團的駭人新聞。做頭兒的某某女士還開著一家貿易公司,她說這並不違法,而且是慈善事業。所以我寫了一封信打算寄給她,但不知地址,故托人間刊登代寄吧。

XX女士大鑒:

聽說您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專門出口娃娃──不是洋娃娃而是土娃娃。前者頂多會說幾句固定的話,會做幾種有限的動作。說什麽它也不會出於自覺和自發。更談不到會日漸長大。後者──您貴公司的貨品──可有自發的聰明,和無限的生機,遠勝於前者。更令人欽佩的是:做洋娃娃要有工廠,要有不少設備,以至機械。做土娃娃可什麽設備也不要,有當工廠的女性肚子就行了。何況這些肚子們還不是貴公司的,平常也不必負擔這肚子的所有人的生活之費。貴公司完全利用別人的已成品,來了個不告而取。既無進貨的發票,也無出口的海關報單,至於帳簿想必更不會有了。這些缺點對於一家有正式登記的皇皇貿易公司而言,似乎不無可議之處。老夫不揣冒昧對您有些建議:

一、名人或罪犯二者選一

我在報上看來,貴公司沒有向廠商購貨,全是不告而取的,免不得沾上竊盜的嫌疑,何況,這些貨是人家的子女,二十年後全是國家的合法公民,所以您就不止犯竊盜罪了。您的這辦法誠為智者所不取,把好好的事情全搞壞了。您也不想想現在若幹父母都希望子女放洋。從小就拚命讀書,不分晝夜的頭懸梁,錐刺股,其目的無非以出國為最終目的,國家費無數金錢,孩子受無限痛苦,父母操無窮心機,節衣縮食來達到這一崇高的目標,您的辦法是從孩子在繈褓之中就把他送了到外國。做了一個最根本的解決,如您的事業能大展鴻圖的話,人口的壓力減低了,教育的經費減少了。父母的劬勞減輕了,娃娃從小就能上外國,豈不妙哉。不過天下父母誰不關心子女,一旦失蹤,誰不焦慮,以致血淚斑斑的長跪街頭,乞求仁人君子通知下落。您貴公司的同仁見了此情此景,能無動於衷嗎?社會上的人士能同情於你們嗎?所以老夫建議你們應該公開招集娃娃出國旅行團,由父母抱著孩子報名參加。如果有那個國的洋人家家都抱養了中國娃娃,幾十年之後,如那個國家一旦公民自決的話,很可能歸並到咱們這兒來呢!到那時候您是何等榮耀!XX女士!您該仔細聽聽我的話,在當一代人物或大企業家,和竊盜、漏稅、妨害家庭、販賣人口、危害國家……眾罪兼歸的大犯人二者之中選擇一樣。

二、擴大生產作業

凡事必須名正而後言順。言順而後才能加以擴展。如有人問您:“貴公司是出口什麽的?”您總不好意思說是賣孩子的吧。那麽您一定要問我說什麽才好呢,這在古時倒有個類似的名詞。在宋朝宣和年間,山東十字坡地方有位女老板母大蟲孫二娘開了一家小飯店,賣些人肉包子之類的點心,如要吃成吉思汗烤肉或涮肉,客人一多,她就供給不上了。這些肉的來源出於“行貨”,連好漢武松都差點沒被她捉了去零賣了。您和孫二娘一比,當然您慈善多了。不過讓這些“貨”的家中人悲痛欲絕卻也相同。所以咱勸您對出口貨的報單上不妨采用古名“行貨”二字,顯得您博雅多識,貴公司門口可以掛上大招牌,用霓虹燈做的“XX行貨出口公司”。

稻子在台灣一年二熟,蠶在台灣一年繁殖兩次,“行貨”就更不用提了,一碰就能做出一個,擠得滿街滿巷,天下萬物多了就不值錢,惟獨行貨不然,別瞧他多,您如偷了可就罪過不小。您的生意進一個貨,就欠下了一場官司,太不合經商之道。所以咱希望您,如小規模的幹,不妨采用家庭作業,您和貴公司的女職員每人一年做個小行貨,自做自售。雖發不了財,可是犯不了法──把自己的子女送給別人是沒罪的。不過這種家庭工業沒什麽大出息。您該有個大企業的計畫,雇用大批的作業員,選擇貌端、身高、體健的(和以後開具血統書有關),經接種後,各自回家。您如黑心點兒的話,也可利用這機會又找到一筆收入,不過以您的人品論之,您是不會要這錢的。如此平日沒有龐大員工的開支,也無管理之勞。有工廠之效,而無工廠之實。等過十個月之後,各員工齊來交貨,您以小行貨的容貌、體重計值,表面上不妨說是收養,合情合法。

社會上也有些未婚媽媽,挺著個肚子走投無路。您更可收容她們,供給夥食和住處。約好以將來的小行貨抵帳。她們知道將來小行貨的出路不錯,也會答應您的條件。這豈不是白來的貨源。日久天長之後,您或許能出個大善士的名呢!名利雙收,何樂而不為呢!

三、血統書

貴公司的貨行銷到地球的那一面。那兒的人註意科學,對於遺傳和優生全很註意。您的貨太土,應該加上科學上的說明,在營業上自當增加數倍的收入。老夫做過愛犬協會的顧問,凡是可以報名參加狗展的成員,必須具備血統證明書,證明這只狗的父母雙方血統,上溯五代之遠,祖父母,外祖父母,曾祖的父母,外曾祖的父母……如此詳細。洋人買狗尚且如此,何況人乎。您若以為小行貨的五代難查,不妨隨意胡編些。頂好能把漂流絕島的魯濱遜列為遠祖,說當初有位中國女人也曾漂流該島,和魯濱遜同居過幾天,以後遇救,各自返國。魯濱遜因此事不大光彩,沒寫在名著“漂流記”上。如此可證小行貨源出白種,現在出口僅是“原業歸宗”而已。何況魯濱遜是英國人,自當更受購者的歡迎。

我在此也順便答覆幾位朋友的問題,有人問我為什麽洋人愛收買和他們膚色不同的黃皮孩子呢?我告訴您:“這問題極簡單,十四五世紀時法國宮庭中貴婦都愛買小黑人做隨從。我以前住在天母,那時有不少有家眷的洋人,一清早洋太太們牽狗出來散步,全是本地的土狗,反觀我們中國的愛犬者呢,養的全是洋狗。世人都有崇遠之意──遠來的東西總比自己的好。小行貨也不例外吧!”

老夫生平好管閑事,多少有點見義勇為之心,對貴公司的行為並不讚成,但是細心一想,只要勸您稍微一改就可做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不便說化腐朽為神奇,好歹也能收“化唾罵為讚揚”之效。神仙和妖怪全要同樣的修煉,只是行為上有一念之差,結果就大不相同,前者得以長生不老,後者落了個五雷正法。您不可不放明智些。

我寫到此處正好二十二日報送來了,看了您侃侃而談的言論,才知道您是以辦慈善事業自居的,可惜您沒顧慮到那些小行貨的父母如何哀痛。所以更希望您接受我的忠告。

最後我得向您道個歉,您如以為我的建議尚屬可行,將來您東山再起,重振舊業之時,想聘我為貴公司顧問或企劃部經理之類的職務,我絕對不幹,因我年事已高,已屆望九之年,只求平安度日,不希望典獄長給我辦九十大慶啊!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