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3)

行旅所開闊的視野,不僅有認識山川,也有認識民情。尤其是對於閨秀來說,畢竟她們中的很多人有著一定的社會地位,對於下層生活所知較少,因此,有些所見所聞不免引起很大的心靈震撼,而這種震撼,往往也會加深她們對旅途艱難的理解。如陳蘊蓮《長清道中》:

 

驅車適千里,陂陀少平陸。

倏如鳶墮溪,又若猱升木。

仰觀接青冥,俯視駭心目。

去地已千尺,路轉幾百曲。

怪樹生龍鱗,空岩轉羊角。

無令塵汙人,其奈風翻撲。

黃沙集成嶺,亂石疊作屋。

居民半瘤癭,村姬更粗俗。

無由辨頸腮,闊領裁衣服。

言語盡侏儷,形骸間磽禿。

不知彼蒼意,賦此一何酷。

行行長清道,輒作數日惡。

茅店薄暮投,留客少粥。

堆盤具蔥薤,裹飯進藜藿。

雲此歲欠收,山家少旨蓄。

卻之勿復進,所至因休沐。

在山泉水清,渴飲意已足。

明發新泰郊,好與清景逐。[17](P446)

 

長清在濟南西,南接泰安,地處泰山隆起邊緣。這首詩主要寫了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自然景觀,二是山民長相,三是當地飲食。對於一個江陰閨秀來說,自小生活在江南,嫁給武進左晨後,仍然基本上是居住在江南,如今穿行在山東的山里,感受就太不一樣。山路的崎嶇暫且不提,她碰到的山民,多是脖頸粗大,可能是由於缺碘而導致的甲狀腺疾病,看起來頸子和臉一樣粗,所以衣服也都是闊領。這真是驚心動魄的觀察,讓她不禁發出「不知彼蒼意,賦此一何酷」的慨嘆。飲食也無法習慣,飯菜當然是粗劣,印象更深的恐怕還是堆在盤子里的大蔥,嬌小姐當然吃不下去。這些,雖然可能只是行旅中的一些花絮,卻也讓她們更進一步體會到人生之苦。

 

當然,正如劉勰在《文心雕龍·神思》中指出的,大自然和人類社會本就息息相關,所以,「登山則情滿於山,觀海則意溢於海」[19](P13)。看到如此山川,如此風土,如此人物,當然也會勾起詩人對自己生活的聯想。如錢孟鈿《江上阻風作》:

 

我生周甲子,鬢已積霜霰。

隨夫宦天涯,秦越楚蜀遍。

陸登大散關,去天尺五半。

屈曲九折阪,巉岩接雲棧。

下轟水積石,上絕南去雁。

舟行下三峽,水急回流旋。

岸狹僅容刀,壁立矗霄漢。

朝朝渡九灘,灘石利如劍。

八月渡錢塘,江流浩迷漫。

潮來鱉子亹,縷縷白一線。

俄而湧雪山,砰訇飛匹練。

撼天天根搖,振地地軸斷。

聲如千鉦鳴,勢若萬馬戰。

拏舟弄潮兒,躍浪忽隱現。

歸船三日臥,心悸目猶眩。

今歲過九江,阻風彭澤縣。

四野茫無人,孤舟泊荒岸。

但聞吼江濤,浪卷雪花亂。

長年有戒心,婢仆色俱變。

我無劉寵錢,又乏胡威絹。

數拳郁陵石,聊與沈香伴。

衣裘敝已久,暴客何所羨。

坦懷竟就枕,朝暾色已絢。

輕帆祈南風,乘流五兩便。[20](P368-369)

(作者簡介:張宏生(1957- ),男,江蘇徐州人,文學博士,香港浸會大學教授,人文所所長。研究方向為中國文學史和詞學 [香港 999077]。2022 年 01 期《中國韻文學刊》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