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仁繽·論洪席耶的黑格爾觀察:街上小乞丐的審美(2)

貳、十八世紀的革命理念,與黑格爾的藝術經驗

在閱讀《美學課程》4 的心得裡,洪席耶首要好奇黑格爾的選擇,也就是為何他把風俗繪畫(穆里略)與文藝復興的典範(拉斐爾)相提並論?另外,又是「為什麼」他有權限參訪所謂的藝術性空間,並且觀賞不同「產地」的繪畫後而產生其書寫?然而,其藝術經驗又是如何反映出十八世紀才出現的藝術新領域?5經由十八世紀藝術經驗的分析,我們得以觀察到藝術在時代情節之下的不同認知。不過,在洪席耶的思考脈絡之下,他更在乎藝術與時代理念之間是否處在一個有效地相應關係,並且在闡明理念的當下不失藝術的本質?以下作為黑格爾《美學課程》的節錄,洪席耶將以這小節為基礎,開展他的分析與討論:

「他們(年輕小乞丐)對外部的這種毫不在乎,他們身處外部的這種內心自由,就是理想(Ideal)這個概念所指的東西。巴黎有一幅拉斐爾的少年肖像,少年把頭閒放在胳膊上,透過一種無憂無慮的眼神望向無邊際的遠方,這種精神與令人喜悅的存有圖像不禁令人深思。另一方面,穆里略畫中的幾位小孩也承載同樣的滿足感。我們看見穆里略畫筆下的小男孩怡然自得,但並非處於無知的自在,而是像奧林匹亞的諸神般,什麼都沒做、也沒說什麼。」6

本書並非直接來自於黑格爾的書寫,而是其學生的聽課筆記彙整而成的出版。在洪席耶深入分析的章節:

〈藝術或理想的美〉(“the beauty of art or the ideal”)裡,黑格爾透過分析作品經驗,試圖闡明其概念:「理念作為藝術性美的感性理解」。

在這段話裡,洪席耶不談黑格爾的理念、也不談美的理論,而是談他的思考背後所使用到的歷史材料。其中,黑格爾對照了奧林匹亞的諸神、拉斐爾的「神秘男子」7與穆里略的「小乞丐」。然而,這些作品既有的意象與黑格爾所闡明的意念卻是有落差的。由此可知,黑格爾在談的不僅止於繪畫作品經驗,更是作品歸化為藝術的過程。以十八世紀才有的風俗繪畫為例,此界定將反映出革命時代的理念。


本文將依循洪席耶在《美感論》第二章的論述,抽離出兩個子題:

(1)首先,洪席耶
經由黑格爾的摘要衍生出學院、派別的議題。其中,他發現法國軍隊的掠奪行為,促使這些藝術作品歸屬至一個新的藝術領域。

(2)另外,針對黑格爾《美學課程》中的節錄,洪
席耶關注繪畫題材的議題:在一個題材階層制度嚴明的年代,黑格爾將乞丐、神秘男子以及奧林匹亞的諸神相提並論的特殊性。對洪席耶而言,這種並置的論述將反映出革命時代對於藝術的不同看法。以下即是本文的分析。

一、黑格爾的材料

(一)學院議題

 在《美學課程》一書的閱讀裡,洪席耶首要注意到黑格爾論述的對象:拉斐爾與穆里

略,兩個不同學院派別的藝術家,如何相提並論?依循瓦薩利(Giorgio Vasari, 1511-1574)的藝術史書寫,拉斐爾作為傳統上眾所皆知的大師,繼承了古代雕塑的美感並有能力轉譯其美感於繪畫作品之上,這種史觀裡的地位一直持續到了十七、十八世紀。相較之下,穆里略作為一個風俗畫畫家,其名聲卻只侷限於西班牙領土裡。因此,比對藝術史既有的認知,黑格爾將兩者相提並論的做法看似破除學院與派別之分的思維,洪席耶卻認為還有另一層解釋:

「黑格爾把拉斐爾與穆里略兩人聯繫在一起,做出非此即彼的闡明,這也就說明畫家之間等級差異需要被克服。」8

針對這一層解釋,洪席耶不只關注新學院、派別出現的問題而已,更是關注了黑格爾類比這兩件作品的作法,以及其所反映出藝術新領域為何出現的議題。以下,他將透過分析穆里略的繪畫如何走向大眾,進而延伸討論革命時代才產生的藝術新領域。



4 Hegel, Aesthetics: Lecture on Fine Art, ed. T.M. Knox, vol. 1(Oxford: OUP press, 1988). 

5 關於藝術新領域(art’s new place)的使用,筆者以為洪席耶並非延續十八世紀之前的藝術認知,也不是發展一個全新的藝術定義。何謂藝術新領域僅是相對於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前的藝術認知,而區分出來的指稱。

6 Hegel, Aesthetics: Lecture on Fine Art, 170. quoted in Jacques Ranciére, Aisthesis: Scenes from the Aesthetic Regime of Art, 21.

7 參見拉斐爾《神秘男子》(Portrait of a Young Man, 1513-1514),法國羅浮宮收藏。

8 本文參照英譯本 Aisthesis: Scenes from the Aesthetic Regime of Art,比對中譯本《美感論:藝術審美體制的世紀

場景》;並對中譯本局部修改。「(...)Raphael and Murillo. For them to be associated in this way, for one to recall the other, an abyss needed to be crossed in the hierarchy of painters.」Jacques Ranciére, Aisthesis: Scenes from the Aesthetic

Regime of Art, 22;參照譯本:朗西埃(Jacques Ranciére),趙子龍譯,《美感論:藝術審美體制的世紀場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6 年),頁 34。

[謝仁繽,2017,〈論洪席耶的黑格爾觀察:街上小乞丐的審美〉,《南藝學報》15:89-110]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