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瓦樂希《純詩:一次演講的劄記》(上)

概括地說,純詩的問題是這樣:……我們所稱為“詩”的,實際上是由純詩的片段嵌在一篇講話中而構成的。一句很美的詩句是詩的很純的成分。人們把一句很美的詩句比作寶石,這個平庸的比喻表明了每個人都知道這種純的品質。

……純詩事實上是從觀察推斷出來的一種虛構的東西,它應能幫助我們弄清楚詩的總的概念,應能指導我們進行一項困難而重要的研究——研究語言與它對人們所產生的效果之間的各種各樣的關係。


也許說“純詩”,不如說“絕對的詩”好;它應被理解為一種探索——探索詞與詞之間的關係所引起的效果,或者毋寧說是詞語的各種聯想之間的關係所引起的效果;總之,這是對於由語言支配的整個感覺領域的探索。這個探索可以摸索著進行。一般就是這樣做的。但是將來有一天,也許這種探索能被有系統地進行,這並不是不可能的。


……我們說“詩”,我們也說“一首詩”。談到風景和情景時,有時談到人時,我們說它(他)們“有詩意”;另一方面,我們也談詩的藝術,我們說:“這首詩很美。”但是在第—種情況下,顯然是某一種情感的問題;……這種情感很自然地、自發地來自我們內部的生理和心理狀況,與環境(真實的與虛構的)給我們的印象之間的某種和。……我所講的這種情感可由事物所激起;它也可以由語言以外的其他手段所激起,例如建築、音樂等;但是嚴格地稱為“詩”的東西,其要點是使用語言作為手段。

至於講到獨立的詩情,我們必須注意,它與人類其他感情的區別,在於一種獨一無二的特性,—種很可贊美的性質;它傾向於使我們感覺到一個世界的幻象,或一種幻象(這個世界中的事件、形象、生物和事物,雖然很像普通世界中的那些東西,卻與我們的整個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密切關係)。我們原來知道的物體和生物,在某種程度上被“音樂化”了——請原諒我用這個詞語;它們互相共鳴,仿佛與我們自己的感覺是合拍的。

保羅·瓦樂希(Paul Valéry,亦譯保爾·瓦勒里,1871年-1945, 法國作家、詩人,法蘭西學術院院士。)

Views: 4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