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瓦樂希《純詩:一次演講的劄記》(中)

這樣解釋以後,詩的世界就與夢境很相似,至少與某些夢所產生的境界很相似。當我們回想夢境的時候,它使我們認識到,我們的知覺可以由一些產物的集合所喚醒,或充實、滿足,而這些產物與感官的普通產物有頗不相同的規律。但是要隨便進入或離開這個我們有時可通過做夢而認識的感情世界,並不是我們的意誌力所能辦得到的事。

這個世界是在我們內心的,而我們被這個世界包圍著——這話的意思是:我
們沒有辦法對它起作用,來更改它;另一方面,它不能和我們對外部世界的較大的行動力量並存。


它變幻莫測地出現和消失,但是人已經為它做了他為一切寶貴
而易消滅的東西所曾做過或曾試做過的事:他探索並想出了辦法,可以隨意重新創造這個境界,使它可以在他願意的時候重新出現,而且最後可以人為地發展這些人類感情的自然產物。

他已經能在某種程度上,把這些不穩定的形成物和結構從
自然界中抽以來,從盲目而匆忙過去的時間中攔裁下來;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使用了我早已提到過的好幾種手段。在這些創造詩的世界並使它再現、使它豐富的t 手段中,最古老、也許最有價值然而最復雜、最難使用的一種,是語言。


……語言是一種普通的、實用的東西,因此它必然是一種粗糙的工具;每個
人使用它,用它來適應自己的需要,傾向於按照自己的個性損壞它的形狀。不管語言對我們是怎樣親切,不管“用詞語來思想”這件事,對我們來說是多麽熟悉,語言畢竟起源統計,而純粹以實用為目的。因此,詩人的問越是必須從這個實用的工具吸取手段,來完成一項從本質上來說無實用價值的工作。我早已說過,他的任務是創造與實際事物無關的一個世界成一種秩序,一種體制。

……沒有—樣事物比在語言中發現的各種特性的奇怪結合更為複雜,更難清理。大家都知道,聲音和意義相配合是多麽難得;而且,大家都知道,一個談話可以顯示很不相同的特性:它可以合乎邏輯但一點也不和諧;它可以很和諧但沒有意義;它可以很清楚但一點也不美;它可以是散文或是詩。

Views: 3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