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六日(下)

鈴蟲是什麼生物?牠是詩蟲。我忍心看著這些赤項蜂向我的詩蟲肆虐,只為尊重自然生態平衡,不願意干涉。可是忍了半個月,終於忍不下去,那天早晨,發現庭邊一個土蜢洞剛被打開過,我終於有了充足理由,撿了一塊扁石塊,將那道堦縫塞了。鈴蟲就是土蜢的小近親族的總名,這一族類永遠是我的好友。第二天,我試著拿開那一塊塞隙石,居然有七隻蜂魚貫而出,有的滿頭滿翅的石粉,大概曾經試著要挖開一個出口。等這批殺手都走空,我又將堦隙塞了。第三天再去啟洞,竟就沒有蜂出,以後又啟了幾天,都沒有出洞的,就給永遠杜著了。後來纔發現那個土蜢洞,並非真正的土蜢洞,乃是一隻獨行客大烏蜂──有人叫鼈甲蜂──的巢穴,我觀察了那隻大烏蜂好幾天。蜂類中我自小喜歡兩種家蜂:一種是經常在人家窗框上啣泥做巢的蜾蠃,俗稱鴛鴦蜂;另一種是經常在人家進進出出的旗蜂。這兩種蜂都是細腰蜂,一眼看去就覺得牠們性情極端溫馴可愛。蜾蠃長不到一寸,旗蜂只有牠的一半大;兩種差不多都是黑色的──帶著青藍光。旗蜂樣子很滑稽,一支管狀的細腰拖著一個小得不成比例的肚袋,不停地搐動著,像草鶺鴒的尾羽;牠成天忙著進進出出,專在壁間僻處找蟑螂的卵包下蛋。

 

不多時,聽見雌雞出宿了,趕忙將飯拌了米糠,端去餵她吃。公雞見雌雞下地來,歡喜異常,聽牠那低音的咯咯,我也歡快! 

中午過後,陰,天氣驟然又轉涼了。這是入秋以來第二次轉涼,每轉一次,氣溫下降三、四度大概是有的,家裏沒有溫度計,大概不出二十二、三度。我最喜歡十六度的氣溫,也就是水的常溫,對我來說,這是絕對溫度,將熱帶罩在微寒裏,有種夢幻奇觀感。當然若氣溫再下降,降到十度以下,最低這裏可到六度、四度,那時太母山上就有皚皚的積雪。在北緯二十度上,居然見雪,夢幻奇觀感自然達到了極點。但我不喜歡,我到底是熱帶產,這樣的氣溫,不好堪受,並且眼看著周遭的草木在凜冽的嚴寒下縮瑟,心裏面很覺不忍;尤其鈴蟲,竈雞凍僵在草間壁角,日夜全聽不見牠們的歌聲,異常難過。就涼而言,二十二,三度是標準溫度。這個氣溫開始籠罩著平屋、田園的時候,我的生命裏面就有什麼在醒轉,像花卉,逢著季節到了,就要開始結起花苞,待這季節來定,我生命內裏就會綻放出整大片各色各樣的菊──那就是我對著這個季節在心境上展開的無邊喜悅。

 

【音注】 

蕒:山蕒。蕒,國音ㄇㄞˇ,臺音ㄇㄝˋ:就是山萵苣。 

茁:臺音·ㄗㄨ,萌芽出地面的意思。 

伯勞貍:臺音筆勞痳。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