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曉原:中西“博物”傳統之異同(3)

傳說中的“神農嚐百草”故事,也可以在類似意義下得到新的解讀:“嚐百草”當然是富有博物學色彩的活動,神農通過這一活動,得知哪些草能夠治病,哪些不能,然而在這個傳說中,神農顯然沒有致力於解釋,“為何”某些草能夠治病而另一些則不能,更不會去建立“模型”以說明之。 

 

“帝國科學”的原罪 

 

今日學者有倡言“博物學復興”者,用意可有多種,諸如緩解壓力、親近自然、保護環境、綠色生活、可持續發展、科學主義解毒劑等等,皆屬美善。編印《西方博物學大系》也是意欲為“博物學復興”添一助力。

 

然而,對於這些博物學著作,有一點似乎從未見學者指出過,而鄙意以為,當我們披閱把玩欣賞這些著作時,意識到這一點是必須的。 

這百餘種著作的時間跨度為15世紀至1919年,注意這個時間跨度,正是西方列強“帝國科學”大行其道的時代。遙想當年,帝國的科學家們乘上帝國的軍艦——達爾文在皇家海軍“小獵犬號”上就是這樣的場景之一,前往那些已經成為帝國的殖民地或還未成為殖民地的“未開化”的遙遠地方,通常都是躊躇滿志、充滿優越感的。

 

作為一個典型的例子,英國學者法拉(Patricia Fara)在《性、植物學與帝國:林奈與班克斯》(Sex, Botany and Empire, The Story of Carl Linnaeus and Joseph Banks)一書中講述了英國植物學家班克斯(Joseph Banks)的故事。

1768年8月15日,班克斯告別未婚妻,登上了澳大利亞軍艦“奮進號”。此次“奮進號”的遠航是受英國海軍部和皇家學會資助,目的是前往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島(Tahiti,法屬海外自治領,另一個常見的譯名是“大溪地”)觀測一次比較罕見的金星淩日。艦長庫克(James Cook)是西方殖民史上最著名的艦長之一,多次遠航探險,開拓海外殖民地。他還被認為是澳大利亞和夏威夷群島的“發現”者,如今以他命名的群島、海峽、山峰等不勝枚舉。

 

當“奮進號”停靠塔希提島時,班克斯一下就被當地美麗的土著女性迷昏了,他在溫柔鄉裏縱情狂歡,連庫克艦長都看不下去了,“道德憤怒情緒偷偷溜進了他的日誌當中,他發現自己根本不可能不去批評所見到的濫交行為”,而班克斯縱欲到了“連嫖妓都毫無激情”的地步——這是別人諷刺班克斯的說法,因為對於那時常年航行於茫茫大海上的男性來說,上岸嫖妓通常是一項能夠喚起“激情”的活動。 

而在“帝國科學”的宏大敘事中,科學家的私德是無關緊要的,人們關注的是科學家做出的科學發現。所以,盡管一面是班克斯在塔希提島縱欲濫交,一面是他留在故鄉的未婚妻,正淚眼婆娑地“為遠去的心上人繡織背心”,這樣典型的“渣男”行徑要是放在今天,非被互聯網上的口水淹死不可,但是“班克斯很快從他們的分離之苦中走了出來,在外近三年,他活得倒十分滋潤”。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