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1)

愛你的身體,那麽你就會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放鬆。愛就是放鬆。有愛時就有放鬆:如果你愛一個人,如果在你和他或她之間有愛,那麽,隨著愛會出現放鬆的音樂。於是就有了放鬆。

你同一個人相處而能放鬆,這就是愛的唯一的標記。如果你同某一個人相處而無法放鬆,那麽你就並不在愛中。另一個人,那個敵人一直在那兒。那就是為什麽薩特①說:"別人是地獄。"對薩將來說,地獄就在這裏,一定是這樣的。當兩個人之間沒有愛在流動,別人就是地獄。當兩個人之間有愛在流動,別人就是天堂。所以,別人是天堂還是地獄,取決於有沒有愛在兩人中間流動。

每當你在戀愛時,一種寧靜就會來到。語言消失了,語詞變得沒有意義了。你有說不盡的話,同時卻又無法可說。那個寧靜會把你籠罩;在那個寧靜中,愛開花了。你是放鬆的。在愛之中沒有未來,也沒有過去。只有在愛死去以後才有過去。你只是記得一個死去的愛;一個活生生的愛從來不需要記住,因為它是活的,沒有空隙去記住它,沒有空間去記住它。愛就是在當下,沒有未來,也沒有過去。

如果你愛一個人,你不必要去假裝。然後,你就可以成為你所是的。你可以脫掉你的面具,放鬆自己。當你沒有愛的時候,你必須戴上一個面具,你每時每刻都很緊張,因為有那另一個人在那兒,你不得不假裝,你不得不警惕防衛。你不得不要麽進攻要麽防衛:這是一場搏鬥、一場交戰,你無法是放鬆的。

愛的喜樂多多少少是放鬆的音樂,你感到放鬆,你可以成為你所是的,在某種意義上說,你可以按你的樣子一絲不掛。你不用為自己煩惱,你不用假裝。你可以是開放的,脆弱的,而在那個開放之中,你是放鬆的。

如果你愛自己的身體,就會發生同樣的現象。你會變得放鬆,你關心你的身體。這沒有錯,愛自己的身體不等於是自戀。實際上,這是走向靈性的第一步。

那就是為什麽動態靜心要從身體開始。通過強有力的呼吸,頭腦擴展了,意識擴展了;整個身體變成一個顫動著的活生生的存在。現在跳躍將會容易一些。現在,你可以跳躍,思維將不再是一個太大的障礙。你又變成了一個孩子:跳躍著、顫動著、活生生的。那個制約,那個心理制約,沒有了。

你的身體不像你的頭腦那樣被制約。記住這一點:你的頭腦是受制約的,但你的身體仍然是自然的一部分。一切宗教和宗教思想家——基本上屬於思維型的都反對身體,因為有了身體,有了感官,頭腦及其制約就消失了。那就是為什麽他們都害怕性。有了性,受過制約的頭腦,就消失了;你又成大生物圈、生物界的一部分;你和它合為一體了。

頭腦總是在反對性,因為性是平常生活中唯一能起來反叛頭腦的東西。你已經控制了整個局面,只有一樣東西依然不受控制。所以頭腦十分反對性,因為性是身體和你之間的唯一留下來的聯系。如果它被徹底地否定了,那麽你就完全屬於頭腦的了,你不再是一個血肉之軀了。

(註)薩特(Jean-Paul Sartre,1905~1980):法國哲學家、小說家、劇作家。法國存在主義的首創者。——譯注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