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6)

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轉變。假如初次見面我就想到馬克斯可能會成為我丈夫的話,我就會倍加小心,決不會輕而易舉地建立這種良好的關係。我沒料到竟會發生這種事,倆人都心情愉快,在一起交談是那樣的充滿樂趣,無拘無束,彷彿是一對夫妻一般。

就在這一等莫展之際,我向我的神靈請教。

「羅莎琳德,你認為我再結婚如何?」

「嗯,我料到你會這樣的,」羅莎琳德以一種始終明察秋毫的口氣說話,「我的意思是,這事很自然,對不對?」「唔,也許對吧。」

「我可不贊成你跟R上校結婚。」羅莎琳德若有所思地說。這倒挺有趣,因為只上校過份地寵著羅莎琳德,他為討她高興而和她玩遊戲玩得似乎很開心。

我說出了馬克斯的名字。

「我覺得他是最合適的了。」羅莎琳德說,隨後又補充說,「我們可以自己弄條船,行不行?他可就派上用場了。他網球打得不錯,是吧?我可以和他打網球了。」她毫無顧忌地設想著,完全是從她個人的實用主義的觀點出發。

儘管如此,那個夏天仍是我一生中最難提的。人們紛紛反對我和他結婚,也許這實質上給我增添了勇氣。我姐姐堅決不贊成:年齡差別!甚至我姐夫詹姆斯也委婉地道出要我慎重從事的告誡。

我終於把消息透露給伍利夫婦。看上去,他們都很高興。萊恩當然不必說了,可凱瑟琳總是捉摸不透似的。

她不容置否地說:「只是你兩年之內決不要嫁給他。」


「兩年之內?」我沮喪地道。


「對。這是命里註定的。」

「哦,我認為這樣不明智。我已經比他大許多了,年齡愈來愈大,結婚還有什麼樂趣可言呢,還是應該讓他享受生活的甘美才好。」

「我認為這對他毫無益處。」凱瑟琳說,「對他這種年齡的人毫無好處可言,他會認為萬事如意的。我認為最好讓他等兩年,不能再短了。」


這個主意我不敢苟同,這似乎是個嚴厲的清教徒的觀點。

我的婚事弄得滿城風雨,給我帶來了難堪,於是我想盡量地不再聲張了。我們商定卡洛和瑪麗·費舍還有羅莎琳德跟我們一起去斯凱島,在那裡住三個星期。我們的婚事預告將在那兒公布,在愛丁堡的聖哥倫教堂舉行婚禮。

隨後,我帶馬克斯去探望寵基和詹姆斯,詹姆斯雖然沒有提出異議,但臉上露出不高興的神色,寵基仍極力阻止我們的婚事。


在列車上,我幾乎反悔。馬克斯聚精會神地聽我講述家裡情況。


「你說的是詹姆斯·瓦茨嗎?」他問,「我上大學時有個同學叫詹姆斯·瓦茨,那是你姐姐的孩子?他可是個絕妙的喜劇演員,極擅於模仿人。」

聽說馬克斯和我的外甥是同屆同學,我簡直要堅持不住了,我倆的婚事似乎毫不可能了。

我絕望地說:「你年齡太小了,太小了。」


這次馬克斯真的害怕了。

「根本不小。我上大學的確年紀不大,可我的同學都說我很老成,我和瓦茨那幫人根本不同。」但是我在良心上仍感到不安。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