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5)

馬克斯此時從法國他母親那兒回來了。他說在大英博物館找份工作,並想知道我是否在倫敦。剛好我的出版人科林斯準備在薩伏依舉行一次大型宴會,特別邀我去見見出版我作品的美國出版商以及其他一些人。那天的會面排得滿滿的,於是我乘晚車去了倫敦,邀請馬克斯來吃早飯。

我一想到要與他重逢就感到興奮,但奇怪的是,他的到來竟使我窘迫不已。在那次結伴旅行中我們已經建立了友誼,我難以想像此次相會為什麼使我有種無所適從的感覺。

他看來也有些拘謹。可待我倆吃完我親手製做的早餐時,我們又恢復到老樣子。令人高興的是我沒有和他失掉聯繫。

繼《羅傑,艾克羅伊德謀殺案》后,我又在寫《七面鐘之謎》。這是我以前那本《名苑獵凶》的續集,屬於被我稱之為「輕鬆驚險小說」那類書。這種書容易一揮而就,無需太多的情節和構思。


此時我對寫作又恢復了信心。我覺得每年寫一本書不成問題,還能寫幾篇短篇小說。那時,我寫作的直接動力就是能賺到錢。寫一篇小說,就可以帶來六十倍的收入,扣除所得稅,當時每英鎊扣四至五先令——這樣,足足四十五英鎊就歸自己了。這極大刺激了我的創作慾望。

當時是個講求實際的年代,我成了一個手頭闊綽的人。

我的作品在美國連載出版,其收入遠比在英國的連載權的收入可觀。而且還免征所得稅。這被認為是資本的收入。我並沒即刻得到這筆稿費,但我可以感到財源不斷,在我看來,要做的事就是不顧勞累地賺錢。


我常常覺得現在不妨隻字不寫,因為一動筆就招致一堆麻煩。

馬克斯到了德文郡,我倆在帕丁頓見了面,乘晚車回到家。

和馬克斯又見面了,我真高興。我意識到我們之間的友誼是多麼親密,幾乎不用開口就明白對方的意思。第二天晚上,我和馬克斯互道晚安后,我就在床上看書。這時,有人敲門,接著馬克斯走了進來,這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手裡拿著一本我借給他的書。

「謝謝你借給我這本書,」他說,「我很喜歡。」他把書放在床邊,隨後坐在床頭,深情地望著我:他說要娶我作妻子。


第二天他乘車離開,我去送他時,他說:「你肯定會嫁給我的。」


這時天剛蒙蒙亮,我不能繼續和他爭辯。望著他遠去,我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悒悒回到家。

我問羅莎琳德是否喜歡馬克斯。

「當然喜歡,」她回答說,「我非常喜歡他,比R上校和B先生還要喜歡。」

我相信羅莎琳德對什麼都一清二楚,只不過是出於禮貌而不掛在嘴邊罷了。


以後的幾個星期是多麼難熬埃我感到凄然悵惘,腦子裡一片混亂。起初,我曾決計不再結婚,我得有保障,不再受任何傷害;沒有比嫁給一個比自己年齡小得多的人更蠢的事了;馬克斯年輕,還不了解他自己;這對他不公平,他應該娶一個漂亮的年輕姑娘;我剛剛嚐到了獨立生活的甜頭。後來,這些論點幾乎是不知不覺地變了。不錯,他是比我年輕,但我倆共同點太多了。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