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15)

埃斯基摩人的各種語言,似乎較為近似,雖則“在馬肯齊(Mackenzie)河以西各部落的語言,和它東部各部落的語言,確有相當的區別。” 55 但是這地處極北的人口稀少而散居四方的情形,又形成了詩迅速或普通流傳的一種不可超越的障礙。


林克曾說“埃斯基摩的這些小部落,往往為十英里二十英里或者百英里的荒涼原野所隔絕。雖則這些個別的散居的種族,極有從同一家分出來的可能性,但是現在他們的交通被阻制了,並且我們可以一點不誇張地斷言,格林蘭和拉布拉多爾(Labrador)的種族恐怕至少已有一千年沒有和住在白令海峽沿岸的居民往來,反之,白令海峽沿岸的居民則竟不知道他們的存在與否。” 56

所以他們的故事,凡是發源於新近的都帶著“家族傳說的性質。”埃斯基摩族的各部落,也和其他狩獵民族一樣,有其共同寶藏的詩的傳說,然而,後一種詩,並不是獨自傳布開去的,而是他們的祖宗遺傳下來的;這些民族從他們共同的老家帶了這些詩歌來,在分散期中保存著。



在最低級文化階段里的詩歌,既缺乏團結廣大人群的感情的手段,也不能如高級文化的詩歌一樣地增富和提高聽眾的感情生活。原始的詩人,能超過他的聽眾的水平線以上的,是極其例外。這決不是造物者(Nature)沒有在這些民族之間造出優秀品質的個人;不過是因為狩獵民族的低級文化,對全體分子一律地作著頑強的苛求,牽制著特殊的個人留於同一的低級發展的水平線上而已。我們可以看到澳洲的每一個土人,都制備他自己“一家的歌”正如他們各自為自己制作所需要的工具和武器一樣。

所以這個人的詩歌和其他人的詩歌,其價值或多或少是完全相同的。斯托克斯(Stokes)自誇其隨伴土人中有一個名叫妙哥(Miago)的,說,只要有一個題目觸動了他的詩的想像,他就非常容易而且迅速地作出歌來。57

但是這種吟詠的天才,並不是某個人物的特殊秉賦,卻是所有澳洲人共有的才能。至於某種特殊的詩歌能博得特殊的令譽,並不是因為有詩的價值,卻是為了有音樂的價值。在埃斯基摩人中,也是“差不多每個人都有他自己創作的歌。”反之,在他們的敘事詩里,也很可以找到個人的優越的才能的征像。例如小該沙蘇克的故事,很鮮明顯露了超越尋常的詩的天才。


對於這種超越之處,土人們也並不是不知道,我們只要看他們怕這個年久受人尊敬的形式,會被講說這一類故事的人弄錯一個字,而嚴密監視的情境,就可以明白了,澳洲人很崇拜幾個屬於久遠的過去時代的著名詩人的名字。可見詩的重要性,在狩獵民族的意識里早已存在了。這種意義在他們的生活上,誠然沒有像在文明民族生活上那麼佔勢力,但是也夠強的了。

在橫的方面,原始的詩雖則缺乏團結同時代的人們的手段,但在縱的方面,仍能聯結後代的人,由第一代傳給第二代的詩歌和故事中,子孫可以認識他們祖宗的聲音;當他們聽到他們祖宗的憂患分享他們的感情時,他們就感覺到他們自己是給予他們的個人生活以維護和意義的那個集團中的分子。所以詩歌在這里也盡著他處在人和人之間的媒介者的職務。

56.Rink.p.14.“在康尼博士(Doctor Kane)遊歷到密士海峽的埃斯基摩諸小部落的時候,土人們因發覺他們自己不是世界上僅有的人類,而覺得很驚奇。”

57.Stokes,Discoveries in Australia,Vol.II,p.216.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