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 欣 如·環顧影像: 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釋讀(13)

清晰與不透明的晶體形式是指一種在強烈戲劇化氛圍中生成的晶體,“廻圈就像是試驗角色的過程,一直試到找出最好的角色,以求通過它們逃向一種澄清的現實”。[2]488

德勒茲用來舉例的影片是《遊戲規則》,這部影片嘲諷了資產階級的虛偽和空虛,他們將愛情視為遊戲,一位年輕的飛行員不諳其道,真情投入,結果卻被誤殺。實存和潛在的因素在一個似真而假的虛偽層面上反復循環,清晰與不透明的晦暗交替閃爍,德勒茲將這樣一種在強烈戲劇化中暴露出社會殘酷真實的形式稱為“晶體的裂縫”,只有晶體的破碎方能夠將這一真實暴露出來。


所謂“破碎”便是循環戛然而止,一切虛偽的掩飾都暴露無遺。我們在《遊戲規則》的結尾看到,那位聲稱“愛”著飛行員且要與他私奔的貴婦,在飛行員被打死後,面帶笑容回到了丈夫的身邊。

種子和地點的晶體形式比較特別,這種晶體是一種孕育生成過程中的晶體,因此其交替循環的實存與潛在兩個方面不是特別的明顯,而是難以辨認,用德勒茲的話來說:


“在費里尼那兒,是當刻,逝去當刻的軸線編織成骷髏舞,它們流動,但卻是朝向墓穴而非未來。”[2]494

盡管這樣一種象征化的表達不是很好理解,但是我們從費里尼的作品中( 如《八又二分之一》) 卻可以感受到,在一般情況下,人們無從判斷費里尼作品劇情的發展,因為他的作品是碎片化的、非線性的,這種觀影過程中的無從判斷性也就是無從辨認故事發展的軌跡,故無法朝向未來( 用德勒茲的話來說是“朝向墓穴”) 。


德勒茲認為費裏尼作品所擁有的超現實形式盡管描述的是“沈淪的嚴酷過程”,但“必然伴隨該過程的清新與創新的可能性”。[2]493 從某種意義上,我們可以把這樣一種晶體的形式,理解成具有先鋒特色作品的時間-影像樣式。

如果說德勒茲的晶體時間-影像就是如此這般的話,我們就要懷疑德勒茲是否改弦易轍站到我們這一邊來了。德勒茲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因此他強調說,對於晶體的討論只不過是對於時間-影像第一種樣態的“描繪”,這種描繪是需要進一步“調整”的。

他說: “我們指稱‘晶體’者是一種專為客體而存在的描繪,它會取代客體、創造客體並同時如霍格裏耶說的擦拭掉客體,不斷地移讓給下一個具沖突性的描繪,它轉移並調整之前的描繪。”[2]547這樣一種對之前影像描述的調整和校正,就是德勒茲的第二種時間-影像樣態。

[2][法]吉爾·德勒茲.電影 2: 時間-影像[M]. 黃建宏,譯. 臺北: 遠 流出版公司,2003.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