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12)

這一判斷基於他的進攻現實主義學說, 即, 在無序的國際政治體系中, 沒有公認的更高權威, 也不存在秩序的守夜人, 沒有國家真正清楚其他國家的真正意圖, 也沒有國家能夠100%確定其他國家不會攻擊自己。這種情況下, 生存是一個國家最重要的目標, 唯一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提升自身的相對實力, 只有強大、有實力的國家在這一體制中才有可能生存下來。每一個大國的終極目標, 是最大化它在世界權力中所佔的份額, 並最終支配整個體系。在這樣一個體系中生存的最好的方式, 是相較於潛在的競爭者, 盡可能地強大。一個國家越強大, 另一個國家攻擊它的可能性也就越低。對任何國家來說, 不可能取得全球性的霸權, 可以希望的最好的結果是成為一個區域性的霸權(國家), 並以此來支配它自己的地理區域。獲得區域性霸權的國家會力圖防止(其他)大國在其他區域復制它們的成功。 

米爾斯海莫慷慨激昂地講完他的理論和猜想以後, 傅高義教授以一個個問號從歷史、文化、地理方面給予了批判性評論。第一, 美國不能忍受競爭麽?歷史表明, 美國曾允許日本成長, 采取了與日本合作的方式, 現在和將來為什麽就不允許中國和它競爭?就不能與中國采取合作?第二, 日本當時也特別害怕前蘇聯, 前蘇聯在當時也是重大的威脅, 日本在崛起的過程中, 也沒有采取與前蘇聯分庭抗禮的方式。第三, 亞洲的地緣政治更加困難麽?事實上, 美國可以允許中國在地區事務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但同時也與中國的其他競爭者進行合作, 為什麽一定是其他國家與美國結盟去制衡中國?第四, 中國要拿回臺灣和南海?最後, 傅教授提醒, 這些想象會造成什麽樣的結果, 難道我們不應該慎重麽?不應該更加傾向於合作麽?如果我們從國家利益去分析, 中美日之間有很多合作的可能。當然, 日本的確需要考慮以後自己的定位。他認為, 對於國家來講, 除了對權力的需求之外, 還有很多其他因素在影響。 

 

三、講好中國故事


(一)已經成為全球熱點的中國故事。我兩次以訪問學者身份到美國高校訪學, 期間也參加過一些國際會議。說實話, 90年代初在中西部的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訪問時, 還沒有多少人關心中國的事情, 商店貨架上的產品主要還是產自韓國和臺灣, 在學校和街上經常被好奇的美國人詢問是否從日本來的。林毅夫當時在國際主流經濟學雜誌已發表過幾篇論文, 聲名鵲起, 當我的好友發展經濟學家邁克爾.卡特(Michael Carter)教授邀請他來系里演講時, 聽眾也基本是中國留學生。威大的中國問題名教授也只有經濟制度史方面的趙岡教授、政治學方面的愛德華。佛里德曼(Edward Friedman)教授和文化方面的林毓生教授寥寥幾人。
 

這一次在哈佛的訪問氛圍完全不同。在哈佛校園內, 到處都能見到聰明、自信而富有朝氣的年輕中國面孔。在學校散步聊天時, 經常有中國留學生提醒我, 從我們身邊走過的外國人說不定就會中文!我在哈佛期間的辦公室里也時不時接待不同膚色的哈佛學者學生前來拜訪、討論, 每次關於中國的講座都可以用“爆棚”和“高朋滿座”來形容, 不僅有中國留學生、ABC(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外國學生, 一些平常不容易見到的“中國通”也會到場。在哈佛訪問期間, 曾前往世界銀行做關於中國經濟的講座, 關於中國問題的熱度也是空前。這種氛圍不僅讓自己無暇“寂寞”, 更感到作為一個中國人的驕傲和一個研究中國學人的責任。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