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藝術創造論》第12章 宏觀的創造(1)

經過一步步論述,始終無法離開的是創造的命題。 

藝術創造是具體的,但我們卻處於一種宏觀的創造環境中。這就決定了,我們的創造必然離不開背景。 

因此,在全書的最后,讓我們離開藝術實例和具體分析,從宏觀上來伸張一番創造的本義。因為時間必將證明,創造的命題,直接關係到中華文化的沒落和新生。 

藝術的創造,從狹義而言創造了藝術作品;從廣義而言則創造了新的精神天地,構建了新的人格質素。 


創造適應 


首先遇到的難題,是藝術創造與社會審美水平之間的適應關係問題。這個問題我曾在《觀眾心理學》一書中作過專門論述,這里仍有必要在創造的命義下再度引申。 

很多人都說,藝術要適應社會,適應民眾。無數藝術家還以此作為自己的目標。其實,真正自由的藝術,並不會消極地適應周際,它總會一再地突破老的適應關係,由自己來建立新的適度。這個問題可以從以下幾方面加以說明。 


一,適應,並不永遠是一個積極的概念。如果黑海夜航的船長的眼睛,完全適應了航標燈的燈光,那麽,航標燈就大大降低了刺激他、提醒他的信號功能,很容易發生事故。於是,航標燈以一明一暗的節律,來打破眼睛的適應。同樣,對於美的對象,欣賞者如果完全陷入適應,兩者的審美關係就趨於疲頓。驚喜感失去了,發現的樂趣失去了,主體對於對象的趨求意向失去了,美的價值,自然也隨之而銳減。 

適應是一種慣性,一種惰力。在藝術創造的過程中,適應只是對審美關係的和諧性所作的停滯式的設想。正如世間的平衡都是相對的一樣,適應也至多是對某些瞬間的粗淺描述。創造,從根本意義上說,就是對適應的打破,改變和諧而又停滯的黏著狀念,把動念過程往前推進。 

任何推進都意味著不平衡,並以不平衡為動力。就像人走路,只要開步,左腳和右腳就會突破平列狀態而產生離異;此后,一步一步,不是左腳追趕右腳,就是右腳追趕左腳,只要還在行進,從來也沒有兩腳完全平列的時候。如果說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同步關係”,那麽,同步關係也就是互相追趕的關係。這是一種由永遠的不適應而構成的前驅態勢。迷戀平衡,迷戀適應,只能停步。 

但是,在這不息的過程中,確實也存在相對意義上的適應。這主要是指藝術作品與接受者進行對話的可能性、順暢性和有效性。這種追求,既需要藝術家對接受者進行了解和體諒,又需要藝術家對接受者進行訓練和濡養。追隨接受者,是為了超越接受者,從而取得引導他們的權利。如果在這不息的過程中截取一個環節來解剖,那麽,這里有兩種適應:前一個是為了創造而采取的手段性適應,后一個是在創造之后所達到的目的性適應。后一個適應,是創造了接受者新的感官、新的觀念、新的審美心理定勢所達到的適應,因此是一種創造的適應。 

富有創造意識的藝術家每創造一個作品,都會使接受者產生一種或多或少的生疏感,同時又推著接受者從生疏抵達熟習,這便創造了一種適應。相比之下,創造適應,比創造作品艱難得多,也偉大得多。一切藝術家都在創造作品,但只有開風氣之先的獨創性藝術家,才能創造適應。 

一種新的適應,既是創造的產物,又是更新的創造的突破對象。因此,創造適應,本身也是層累不息的動態過程。與創造結緣的適應,只能承受一種永遠變動的命運,只能無休無止地伴隨著遺憾和不滿。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