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地,兩個光點兒啪地聚合了,更亮,更耀眼,飄飄忽忽地墜落在這大褲襠胡同的東褲腿口兒上。似乎有股什麼味兒,似乎有股什麼風兒,漸漸地好像這兩團光點兒全沒了,只剩下了個怨氣沖天的鐵旋風,還有自己這個自覺理虧的瓷人兒。黑暗中,他在咬牙切齒地撒種兒。惶恐中,她在戰戰兢兢地聽任擺弄。絕望、絕望!在一片絕望之中眼前終於閃現出又一個光點兒。白得晃眼,但那裡頭並未閃現出希望,而是閃現出一隻雪團錦簇似的貓兒:苔絲! 

啊!苔絲正爬在茶樓頂上的瓦脊樑上…… 

恍惚間,瓷人兒又發現自己不是在家裡,而是正藉著那蝦米似的身段兒在樓頂捕捉自己那隻貓!貓啊!多麼可愛的一隻貓兒,又是多麼能折磨人的一隻貓兒啊!恍恍惚惚間她回想起,似乎丈夫在一次又一次「實驗」後還未灰心,而是更堅決地把她當成了一只大藥罐子,一付付當代最先進專治婦女不育症的良藥,一劑劑老祖宗傳下來的婦女受孕的秘方,便可著勁兒沒明沒夜地往裡頭灌啊!甚至還專門把她打扮成個洋人兒似的,特意開著最新式的小臥車,到遠郊一座子孫娘娘廟的遺址上燒了三炷香。這還不算,為了使她這塊「生荒地兒」盡快變成「沃土」,還盡量地揀各種好吃的和各類營養物品往她肚子裡使勁兒地填,比北京的養鴨專業戶填烤鴨還認真負責。瞧瞧!這樣的男人到哪兒去找啊?可大褲襠胡同卻還是未見這位大能人兒的傳宗接代人的誕生。

 

栽了!於是雪團兒似的苔絲小姐便代之出現了…… 

「喂喂!」丈夫的聲音,「找老婆要只圖個漂亮,我盡可買兩張畫兒貼著。瞧瞧!這個家也算他媽的家?冷冷清清地只守著個瓷人兒,有他媽的什麼勁!接著!這屋子裡總不能沒有個活物兒!」

她懷裡一沉,好不容易才看清丈夫帶回隻雪團似的貓……

 

「愣什麼?」聲兒發冷,「我總得有個解悶兒逗樂子的吧?你不下崽兒,還不讓我盼出個貓兒貓孫子?」

她一驚,突然低下頭兒捂臉啜泣了……

「哭什麼?」聲兒更硬,「你還嫌我在大褲襠胡同裡栽得不夠啊?好像我爹媽都缺了八輩子德,害得我出了家門都沒臉見人!」

 

她一愣,頓時理虧得連哭也停止了……

「你聽著!」聲兒更狠,「我可事先說明白,這可是隻難得的洋種兒!母的——這就更加倍地貴重。聽聽這外國小妞的名兒:苔絲!就憑這個,你也得小心伺候!你要讓我連這點樂子也沒有了,你這下半輩子,別想安生!」

她一顫,剎時間覺得那貓眼變成了兩束鬼火……

 

「脫了!」聲兒一轉,「別他媽的死繃繃的,外國書上說,浪不起來就他媽的撒不進籽兒!留著那份浪,還想幹什麼?哪個男人也不會像我這麼整天傻幹著一個瓷的!」

大白天的,眼前又猛地一片黑暗……

貓。全因為那雪團錦簇似的貓……

 

瓷人兒更加恍惚了,朦朧間她似乎覺得自己一直就是在這條古老的瓦脊樑上走著。貓兒,難伺候的洋種兒貓啊!一切都得按著丈夫留下的外國法子來:照顧吃喝、調劑營養、逗著玩樂、帶著運動,多了,多了!稍有疏忽,就不但表現出對丈夫不夠忠誠,而且也反映了自己毫無負疚之心。但不知為什麼,越加小心越出漏子,越加精心護養苔絲就越顯出一副嬌弱無力的外國小姐模樣兒。挑食兒、拉稀,消化不良等還好說,怕的就是不間斷地傷風感冒。有一次,丈夫不知抽了哪股筋兒了,愣要親手為自己的寵物兒洗澡。苔絲小姐雖略顯不大情願,但一人大臉盆那可真稱得起:「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