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寶德《風情與文物》印度之行印象 1

一、全是烏鴉

早上在加爾各答的機場旅館裏醒來,晨曦透過不嚴密的窗帘,帶來幾聲沙啞的鳥啼。昨夜入關時,移民官員因禮物太少而表示的憤怒嘴臉仍然揮之不去,打開窗帘,三隻黑色的大鳥恰巧自我眼前飛過,落在前面一株不知名的闊葉樹上。我怵然而驚,這不會是烏鴉吧!那會帶來不祥的烏鴉,我只是在圖片上見過,怎會在一大早出現在我眼前呢?這不會是上蒼對我的警示吧!

那是烏鴉。當振翼而飛的時候,它永遠是一個黑影子。棲在枝上,卻有輕靈瀟灑的外形。那一只長長的「烏鴉嘴」,聲音沙啞得令人難以相信,老是忙著咬啄。它僅有的光采是深灰色的頸子上的輕微光澤。

 

很難以置信,烏鴉之於加爾各答如同鴿子之於羅馬。在大街上、公園裏、屋簷下,撲撲而展翼,都是這像徵黑暗的鳥群,不禁使人覺得,這一千萬里在白衣裏的膚色黝黑的加爾各答人,真正生活在現代文明的陰影之中吧!都市在紊亂與骯髒、貧窮與飢餓、老舊的汽車不停的鳴叫聲、街道上露宿的衣不蔽體的民眾所組成的聲音與畫面效果中,不折不扣的顯現出現代文明中的悲劇,正由一個逆來順受的民族所扮演著。

也許加爾各答人不知道烏鴉代表著不祥吧!如果他們不是那樣任憑烏鴉棲息飛翔,也許加爾各答的天空會減少些陰霾,露出活潑生動的曙光吧!我有一個衝動,想向他們提出清除晦氣的建議,讓烏鴉飛回地獄去。

我不知道印度是不是烏鴉的故鄉,但是在加爾各答之外的印度,似乎也是烏鴉的天下。在我看到的鄉間,成群的烏鴉棲在枯樹的枝枒上,好像是惡魔的使者,窺視著充滿災難的人間,只有等候著吃死牛的禿鷹群,在氣勢上可以與之比擬。

 

烏鴉使印度半島蒙上一層灰色。上帝好像喜歡在印度製造陰影,因此在繪製印度文化的時候,在調色板上多加了黑色與灰色。印度的宗教與信仰,在我們喜愛今世生活的中國人看來,簡直是一座深不可測的黑洞,他們的廟,是人手所砌成的黑洞,在沒有手電筒的時代,你要摸索、匍匐著走向神龕。而在最神聖的處所,你所崇拜的是一個男性生殖器的像徵。整個印度人幾千年來戰慄在這種破壞之神的像徵之前,生存在原始世界的無盡的黑暗中。即使是佛陀來到世間,印度人仍然拒絕開啟自己的慧眼,看到生命的光明世界,烏鴉似乎就是黑暗的化身。

黑色與灰色確實是印度世界的基調。印度人屬於來自歐洲的雅里安人,因此他們與世界其他的赤道地帶的深色民族不同,而很像以暗色化妝的白種人,他們喜歡的顏色也不同於其他原始民族,而永遠有一種深沉的灰色調。在印度文化影響下的南亞,女子的衣服的色調均是鮮艷中透出灰黯,因此與我們中國人所喜歡的正色比起來,要含蓄得多,染色的Batik,就是這一文化系統色彩感的代表,是憂鬱的、沉悶的,即使是描述著年輕女子的裸體,也無法令人產生歡樂的感受。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