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s Blog – October 2016 Archive (3)

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11)

在很長時間內,整個青春時代,柯希莫以打獵為生。還有釣魚,因為往水塘裏撒下鉤就可以坐收鱔魚和鱒魚。有時會讓人想到他的感覺和本能或許已經與我們不相同了。而他穿獸皮的那身打扮似乎證明他的本性已經發生了變化。當然,身體一直貼著樹皮生活,眼睛盯著羽毛、獸皮、魚鱗來回過往,看著大自然顯示出那種五彩斑斕的外表,還有那像另一個世界的血液似的在葉脈裏循環著的綠色流體。這些就像一棵樹,一只鶇,一條魚一樣,同人類如此殊異的生存方式,這些他如此之深地進入的野生生物的境地,可能已經塑造了他的心靈,使他失去了人的一切風貌。然而,無論他從同樹木的共處和與野獸的搏鬥中增長了多少才幹,我自始至終都清楚他的位置在這裏,在我們這一邊。…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October 25, 2016 at 10:06pm — No Comments

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10)

在很長時間內,整個青春時代,柯希莫以打獵為生。還有釣魚,因為往水塘裏撒下鉤就可以坐收鱔魚和鱒魚。有時會讓人想到他的感覺和本能或許已經與我們不相同了。而他穿獸皮的那身打扮似乎證明他的本性已經發生了變化。當然,身體一直貼著樹皮生活,眼睛盯著羽毛、獸皮、魚鱗來回過往,看著大自然顯示出那種五彩斑斕的外表,還有那像另一個世界的血液似的在葉脈裏循環著的綠色流體。這些就像一棵樹,一只鶇,一條魚一樣,同人類如此殊異的生存方式,這些他如此之深地進入的野生生物的境地,可能已經塑造了他的心靈,使他失去了人的一切風貌。然而,無論他從同樹木的共處和與野獸的搏鬥中增長了多少才幹,我自始至終都清楚他的位置在這裏,在我們這一邊。…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October 21, 2016 at 9:15am — No Comments

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9)

總之,柯希莫以他那遠近聞名的出走方式,生活在我們身邊,幾乎同以前一樣。他是一個不回避人的孤獨者。甚至可以說他心中只有眾人。他到農民翻地、撒糞、割草的地方的高處去,有禮貌地從上面向他們致以問候。農民們吃驚地擡起頭,他盡量讓他們馬上明白他在何處,因為過去我們一起上樹時經常學杜鵑咕咕叫,並同從樹下經過的人們開玩笑,他改掉了這個毛病。起初,農民看見他從樹枝上走了那麽遠的全部路程,大惑不解,不知道應當像對老爺們那樣向他脫帽致敬還是像對一個頑童那樣大聲呵斥。後來他們彼此熟悉起來,同他聊農事、天氣,還對他在上面的遊戲表示贊賞,認為這同他們看見的其他有錢人的許多娛樂相比既不好也不差。…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October 1, 2016 at 12:2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