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March 2016 Archive (8)

黃克歧·韓少功的農家大院

我們的車從汨羅市出發時,還下著毛毛雨,八景鄉是汨羅市最為偏遠的鄉鎮,據說還有一段路不好走,因此我們早早就動了身。

沿途我們不斷打聽,才知道作家韓少功的家在一所學校後面。我們從八景鄉九年制完全學校的大門進去,學校操場旁就看到了圍墻籬笆隔開了的他的家,從鐵門進去,是一條一米多寬的石板甫道,兩旁種了一些樹和竹子,路盡頭有一幢兩層高的小樓房……

韓少功中等身材,體格結實,沒有丁點文弱書生的樣子。他顯得很高興,滿臉是笑,熱情和藹平易近人,更沒有省文聯主席的架子,只是在他那雙閃亮的眼睛裏,我感覺到了一位作家、學者的智慧和沈著。我們在一張巨大的有著農家原始風情的桌子邊坐下,拉起了“家常話”。…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31, 2016 at 10:38am — No Comments

韓少功·強奸的學術

一日,一個男人在某公共場所——比方說一個旅遊區較為僻靜的角落吧,強奸一個女人,被遊客或保安人員當場抓住,扭送派出所。照理說,這狀案子有目共睹,證據確鑿,事實清楚,法辦就是了,沒有什麼可說的。簡單如我這樣的凡人,即便把事情想過來又想過去,即便有十個腦袋把天下的學問研過來又究過去,恐怕也覺得不會有別的什麼結論。

其實,這便是我等的無知。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理外也有理。理非理,非理理也。誰說強奸者就必定無理呢?誰說強奸者就不可能獲得一些同情和辯解的說辭呢?

如若不信,且往下看。

“動機免罪”法:…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27, 2016 at 9:31am — No Comments

韓少功·老狼阿毛

阿毛是一條白色的長毛狗,出身不明,年齡莫辨,自從幾年前的一個風雨夜被撿到這個家來以後,已經漸漸有了人的起居習慣,有時還能像人一樣高傲或者耍耍小性子。他是個勤奮稱職的門衛,一聽到桌子下面有動靜,就怒不可遏地沖上前去,在一個小黑影跳上桌子的剎那間,差點咬住了那家夥屁股後頭的一根肉繩。

"你狗拿耗子多管閑事!"老鼠在桌子上尖叫。

"誰叫你私闖民宅?"

"這是你的家麼?"

"當然啦。"

老鼠吱吱吱地冷笑。…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25, 2016 at 6:02pm — No Comments

韓少功·時間的作品

那一次艱難的夜行,山路泥濘,冷雨瓢潑,簡直讓人覺得已經在地獄裏死過一次。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夜行也許會在回憶中逐漸變得輕松、有趣、回味無窮、甚至成為自我誇耀的資本。事情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

一位混上了官職的庸才,到任之時讓人們驚訝和刺眼。但只要他把這個官一直當下去,若幹年以後就可能讓人們心平氣和,一旦責令他去職,有些人甚至反而會不習慣,甚至會為坐到臺下去的他感到委屈。在這一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8, 2016 at 11:21pm — No Comments

韓少功·性而上的迷失

有些事情如俗話說的:你越把它當回事它就越是回事。所謂“性”就是這樣。

性算不上人的專利,是一種遍及生物界的現象,一種使禽獸花草萬物生生不息的自然力。不,甚至不僅僅是一種生物現象,很可能也是一種物理現象,比如是電磁場中同性相排斥異性相吸引的常見景觀,沒有什麼奇怪。誰會對那些哆哆嗦嗦亂竄的小鐵屑賦予罪惡感或神聖感呢?誰會對它們痛心疾首或含淚歡呼呢?事情差不多就是這樣,一種類同於氨基丙苯的化學物質,其中包括新腎上腺素、多巴胺,尤其是苯乙胺,在情人的身體內燃燒,使他們兩頰緋紅,呼吸急促,眼睛發亮,生殖器官充血和勃動,面對自己的性對象暈頭暈腦地呆笑。他們這些激動得哆哆嗦嗦的小鐵屑在上帝微笑的眼裏一次次實現著自然的預謀。…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6, 2016 at 11:26am — No Comments

韓少功·歲末恒河

出訪印度之前,新德裏燒了一次機場,又爆發登格熱,幾天之內病死者已經過百,入院搶救的人則數以千計,當局不得不騰出一些學校和機關來當臨時的醫院。電視裏好幾次出現印度軍警緊急出動在市區噴灑藥物的鏡頭,有如臨大敵的氣氛。

我被這些鏡頭弄得有些緊張,急忙打聽對登什麼熱的預防辦法。好在我居住的海南島以前也流行過這種病,只到近十來年才差不多絕跡。但對這種病較有經驗的醫生還算不少。一位姓淩的醫生在電話裏告訴我,登格熱至今沒有疫苗,因此既不可能打預防針,也沒有什麼預防藥品可言。考慮到這種病主要是靠一種蚊蟲傳染的,那麼唯一的預防之法,就是長衣長褲長襪,另外多帶點防蚊油。…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3, 2016 at 9:33am — No Comments

韓少功·西望茅草地

茅草地,藍色的茅草地在哪裏?在那朵紫紅色的雲彩之下?

在地平線的那一邊?在層層的歲月層土之中?多少往事都被時光的流水沖洗,它卻一直在我記憶和思索的深處,像我的家鄉、母校和搖籃——廣闊的茅草地。

呵,他,那麼他就是我的家長、教師和保姆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1, 2016 at 9:58am — No Comments

韓少功·胡思亂想

有一種“尋根”的意向,但不好說什麼“派”。一談派就有點陣營感、運動感,而真正的文學有點像自言自語,與熱熱鬧鬧的事沒有多大關系。

贊成“尋根”的作家也是千差萬別的,合戴一頂帽子有點別扭。“尋根”也只是很多問題中的一個,我們談了根,也談了葉子,談了枝幹。是不是要有“葉子派”?“枝幹派”?…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4, 2016 at 10:1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